一辈子(外一则)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说说一个女人的一辈子。不是我说,是他说。他说:当年我和她是初中同学,我们的学校就在风景秀丽的西湖边。我数学特别好,她呢,每门功课都特别好,包括音乐、体育在内,演过《白毛女》里的喜儿。她常常来我家玩,我母亲非常喜欢她。

说说一个女人的一辈子。

不是我说,是他说。

他说:当年我和她是初中同学,我们的学校就在风景秀丽的西湖边。我数学特别好,她呢,每门功课都特别好,包括音乐、体育在内,演过《白毛女》里的喜儿。她常常来我家玩,我母亲非常喜欢她。

他说:初中毕业,我因家境贫寒当了学徒,而她上了杭州高级中学,又考取了北京大学外文系,与一高干子弟谈上恋爱。可是不久她被男朋友甩了,有些轻微的精神分裂,只得休学回家。

他说:她在家休养,我去看望她。她对我很好,可是拒绝我的求婚。当时是解放初,北大学生很了不起,街道专门派一个干部照料她,陪她去看病等等。我万没料到,她竟然怀上了那个干部的孩子。后来她病愈复学,那男的被开除公职,带着孩子下放农村。

他说:她的拒绝倒成了我的动力,我在工作之余发奋努力。也考上了大学,同样是外文专业。我想等我大学毕业了还要去找她。可是等我大学毕业后,她已经人介绍,嫁给了大西北的一个工程师。她结婚一年后,丈夫成了右派,她带着刚刚出生的孩子回到她母亲身边。我能不能去找她呢?不能,因为我也成了右派

他说:许多年后我回到杭州,得知她已嫁给一个远郊的农民。我去看她,她皮肤粗糙,身材臃肿,彻底的农妇模样。我离开时,她说要送送我,送出屋子,送出院子,送出村子。你猜送到哪?一直送到了我们一起读初中的西湖边上。有十多里路吧。

他说:再次见她是在精神病医院了,目光迟滞,表达含混。但当我要走的时候,她忽然跪下来,抱住我的腿,用非常清晰的声音喊着我的名字,“救救我!”

他说:最近我在一个非清明亦非冬至的日子去了她的墓地,我眼前呈现出来的,依然是花季少女的她—在苏堤上晨跑,在湖边休息时,她擦着额上的汗,美极了。

他说:我们连手都没有拉过。

他说了一个聪明美丽的女子不幸的一辈子。

这个不幸的女人,被一个男人牵挂了一辈子。

(作者:莫小米 字数:845)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