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一棵倒长的树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在自然界里,鲑鱼是人们最熟悉的逆流动物。每年产卵,它都要千方百计地流向出生地。路上会遇到很多困难充满血腥,除了艰辛的逆流而上,还有等在河边饱餐的灰熊、数以万计的鱼雕。在路上,鲑鱼几乎要耗尽所有的能量和储备的脂

在自然界里,鲑鱼是人们最熟悉的逆流动物。每年产卵,它都要千方百计地流向出生地。路上会遇到很多困难充满血腥,除了艰辛的逆流而上,还有等在河边饱餐的灰熊、数以万计的鱼雕。在路上,鲑鱼几乎要耗尽所有的能量和储备的脂肪,然后它们将完成它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谈恋爱,结婚生子,最后安详地走向死亡。

南极的帝企鹅,每到交配季节,就会成群结队,在南十字星座的引导下,向自己的出生地准确无误地前进。

甚至,成千上万的王斑蝶每年飞3200公里,从美国和加拿大的繁殖地到墨西哥中部山区,而它们是前一年春天从墨西哥飞回的那群蝶的孙子!

这些动物,无疑都在讲述着一个古老的生命法则:生命的每一次新生,都是需要追溯的。而且这个追溯,除了辛苦,还隐含着态度与品质。天鹅可以在八九千米的天空中展翅十多个小时,比起普通鸟类的四五十米,如同奇迹。但当它落下时,却总是温和而谦卑地弯着头颈。

动物的故事,总是如此的简单朴素。它们保留了古老物种的生物本能,保留了人类正在遗忘和忽视的某种技巧。现在的草原牧民,也很少再年年迁徙,残留在人身上迁徙的本能,大多只是一些记忆的虚线了。如童话所言,孩子洒落一路的石子,找回密林中的家,我们则凭此虚线,回望走过的旅途。在回忆、反省、藏匿、负重等等心理状态上,动物的回家,为人类展示了通俗易懂,形象生动的画面。

好久以前,我曾对朋友感慨,人的一生可能12岁就过完了,以后延续的,不过是我们未解的疑问而已。后来看到比利时作家弗朗兹·海仑斯说的话:“人的童年提出了整个一生的问题,但找到问题的答案,却需要等到成年。”惊喜又感动,这样的话,和动物一次次回到出生地,是多么的异曲同工啊。

有个女朋友,电话里对我说,自己开始写回忆录了。“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童年的事情来。我相信现在的我,的确跟童年大有关系。”我开玩笑:“完了,你老了。”其实她一点也不老,只是生命中碰到了难题。

我理解她的变化,知道这份思考,必定是一次新生的需要。重温过去,学会反省,就包含着再生的希望和可能,它会使生命转化为更加隽永与纯粹的形式。

从这个角度讲,我喜欢将人生比喻成一棵倒长的树,虽然枝条很多,根却只有一个;虽然一切都在消失,记忆却在指明着来路;虽然一次千辛万苦的逆流之后,我们找到了某个问题的答案,上帝却又转眼将原来的谜底,变成了崭新的谜面。而最终回归内心的生活方式,正是人生这棵树隐秘生出的根须,它们暗自向上生长,充满了不可视的悬念。

(孙雷摘自大洋网,侯海波图)

(作者:夏 景 字数:1098)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