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猪亡命记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在英国时,我常因各种需要而外出,或采访、或购物、或会友。在街上行走,有时就能遇上一些新鲜事。比如有一次,我在英国政府机构最集中的白厅街办事时,就遇到两个老太太,正向每一个路过的行人递送宣传品。我走过时也得了一张,

在英国时,我常因各种需要而外出,或采访、或购物、或会友。在街上行走,有时就能遇上一些新鲜事。比如有一次,我在英国政府机构最集中的白厅街办事时,就遇到两个老太太,正向每一个路过的行人递送宣传品。我走过时也得了一张,仔细一瞧,才知道她们是一家动物保护协会的成员。因反对英国出口的牛羊猪等肉类动物被千里迢迢地贩运到别国屠宰而走到街头寻求支持。我于是就停下脚步问她们,出口的动物在英国也是宰,在别国也是宰,这又有什么区别呢?她们振振有词地说,在英国屠宰,这些动物可以少受很多罪。它们被关押在笼子里运到外国屠宰,旅途上要经受严寒酷暑和缺水少食的折磨,是无法忍受的残酷行为,应该予以制止。

或许是祖先在进行殖民扩张和掠夺时作的孽太多,以至于现在的英国人大都有副菩萨心肠,善良仁慈。他们不仅对人客气和善,连对动物也都善待保护。英国有许多保护动物的慈善机构,如“皇家防止虐待动物协会”、“反对狩猎体育联盟”和“保护野生动物基金会”等。许多人家里都饲养了狗或猫,并将它们视为自己家中的成员,给予无微不至的关怀。他们还经常为保护动物而对虐待狗或屠宰猪羊的人进行批评甚至斗争。

1996年春,中部城市伯明翰的一个食素团体为解救两头将遭屠宰的小猪,与屠宰场的工人以及警察发生了争吵并酿成一场混战。虽然多人受伤,结果食素者还是成功地解救了这两头小猪。1997年5月,工党领袖布莱尔在大选中一举击败保守党领袖梅杰,随即入主唐宁街10号首相府。首相府有一只由原来主妇饲养的、名叫汉姆弗雷的猫,当有报道说新主妇布莱尔夫人谢丽不喜欢此猫并将它逐出唐宁街时,立即引起无数的批评和抗议。结果谢丽不得不辟谣,邀请各大报纸和电视台记者到唐宁街来,看她是如何善待这只猫的。第二天各大报纸头版都刊登了第一夫人亲热地拥抱汉姆弗雷的大幅照片,英国人对待动物的热情,由此可见一斑。

但英国历史上最富有戏剧性的保护动物的故事则发生在1998年1月中旬——

1月15日下午,在英国威尔特群马尔梅斯伯利,一群警察正瞪着眼睛拨开草木作紧张的搜索,一大批电视、摄影和文字记者紧随其后,天空中直升机在轰鸣盘旋……如此紧张的场面不是为追捕杀人罪犯,也不是在捉拿国际间谍,而是在搜寻两头从屠宰场逃走的小公猪!

原来,1月8日上午,在威尔特郡马尔梅斯伯利的屠宰场里、屠夫纽曼先生像往日一样,正准备将刚用小卡车运来的3头塔姆沃斯种乳猪拖下来进行屠宰。或许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将尽,其中的两头在门打开的一刹那突然猛地蹿了出来,立即没命地向前奔跑。大概它们命不该绝,屠宰场的栅栏有个漏洞,使它们得以在屠夫的眼皮底下顺利逃出屠宰场,向远方的丛林奔去。

这两头才5个月大,只有50公斤重的黄毛小公猪从此开始了它们的逃亡历险生涯。它们在获得自由后,先穿越附近的街道和公园,然后涉水游过浩浩荡荡的埃文河,还来不及抖落身上的水珠,就一头朝北部郊区特德伯利山上的一大片灌木林扎去,消失在茫茫丛林之中。

猪逃走后,屠宰场立即派人进行搜寻追捕。一天、两天、三天,他们空手而归,于是只好求助于警察。警察还专门开设了一条“热线电话”,报告猪的行踪,提醒人们注意。于是记者知道了,接着更多的人知道了。当警察在热线电话中说小猪可能朝附近查尔斯王子的家奔突而去时,小猪更是赢得了公众广泛的同情,成了全国最著名的逃亡者。人们佩服它们的机智和勇敢,担心它们会不会饿死,关心它们被捉拿后的命运。有人给这两头猪取名叫“桑单斯”和“布奇”,还有人叫它们“弗雷德”和“黄毛”。

这片灌木林属于一个叫萨德莱的人所有。当他得知两头小乳猪在他的后院“寻求避难”时表现了宽容的绅士风度:“欢迎它们来此,它们愿呆多久都行。这是猪的理想居住地,我很高兴它们能用鼻子为这里的草地松土。灌木林里有苹果,它们不会饿死的。”

惯于炒作新闻的英国传媒正愁平淡的日子里没有耸人听闻的卖点,于是立即对这两头猪的命运表示了极大的兴趣。上百名记者尾随警察参加了现场捕捉行动,其中仅《每日邮报》就派出了十余名记者跟踪采访,而独立电视台还动用了直升机采拍摄捕捉过程。英国各大报均用大量篇幅报道了猪的命运与行踪。《泰晤士报》还为此写了一篇社论。甚至美国、法国和德国的传媒也给予了非同寻常的关注——美国CNN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电视台都专门作了报道,《芝加哥论坛报》在头版报道了猪的消息。英国《独立报》的一位诗人还给这些猪写了歌词并刊登在报纸上,他还准备请人为它谱曲,以赞美小猪“奔向自由的决心和勇气”。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大家的关心程度也越来越高。1月15日下午,一位叫克拉克的60岁老人在他家后院发现了这两头猪的行踪,于是就通知了警察。追捕人员和大批记者立即赶到他家,经过认真搜索终于发现了桑单斯和布奇。包括警察在内的捕捉人员用绳索、大网和聚光灯等设备进行围堵,终于在晚上将布奇逼到花园的角落。并将它“缉拿归案”;但机智过人的桑单斯却狡猾地与人们周旋并成功地摆脱了追捕,将人们折腾得疲惫不堪,叫苦连天。克拉克家花园的草坪也被众人践踏得一塌糊涂,让这位善良老人伤心了半天。他们后来甚至动用一头母种猪来诱惑桑单斯,但它经受住了诱惑,拒绝现身。

16日,“皇家防止虐待动物协会”的督导官兼麻醉枪射击专家哈雷先生亲自出马。他把大批记者拦在警戒线之外,在3名警察和一名兽医的陪同下进入灌木林。他们先用两只猎犬追踪,在发现了桑单斯的踪迹后,将它赶到丛林较稀的地方,然后哈雷用麻醉枪射击,前两枪都因猪皮太厚没有射中,第三枪终于穿透它的皮,将它麻翻在地,逃窜8天的桑单斯终于俯首就擒。随同的兽医立即给它注射了解麻醉的药。一位警方发言人对焦急等待的记者说,桑单斯没有受伤,身体很好,望大家勿念。但因注射了麻醉剂,它要休息两天才能恢复正常。至此,引起无数人关心的捕猪事件终于告一段落。

在猪逃亡的过程中,好几家动物保护组织都表示要收留这两头猪。西尔塞动物庇护所的弗朗西斯说:“最近几天来,不少人给我们打电话,要求我们收留它们,有些人还要捐钱给我们。这两头亡命猪的命运竟然引起了如此众多人的关注,真是难以置信。”“生而自由动物保护基金会”的发言人说,这两头猪如此聪明,应该给它们一个再生的机会。一位名叫斯诺的专门捕捉流窜动物的警察也动了恻隐之心。他对记者说:“大多数人都希望这两头猪能有好运气。希望我下次再见到它们时,它们是在理想的环境中生活,我能对它们挥手,祝它们未来幸福。”连一向杀猪不眨眼的屠夫组曼也称赞这两头猪勇敢聪明,非常难得。他祝它们好运,不要再回到他的屠宰场来。他还说:“自从猪逃走后,有无数的人从全国各地给我来电话,希望收留这两头猪,其中包括伦敦一所女子寄宿学校的学生。可惜这些猪不是我的,否则她们倒可以收养。”不过他对女子学校能否养猪表示怀疑。有人甚至还要求将这两头猪当“宠物”收养。

最高兴的是两头猪的主人迪久里奥。他原以为晚上会吃到他饲养的乳猪的肉,不料猪成了英雄,他也随之出了名。打电话到他家要求收买桑单斯和布奇的电话络绎不绝,令他应接不暇。他说,只要给钱,谁买都可以,他愿意出售,而不会在捉到后再送交屠宰场。连迪久里奥居住的小镇的镇长希克逊女士都出面为这两头勇敢的小猪求情,希望他顺应民意,不要再送它们到屠宰场一杀了之。英国的几家报纸都愿出高价购买原来每头只值50英镑的猪并为它们寻找一个舒适的家。最后《每日邮报》用1.5万英镑从迪久里奥手中买了这两头猪的生杀权和后续独家报道权,并将它们交给威尔特的一家动物庇护所收养,使之在那里安度余生。两头小猪的主人原是清洁工的迪久里奥因在后院养猪而发了一大笔意外之财,真让他高兴得好几天都合不拢嘴。

小猪是活下来了,但事情并没有完。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用了一个专版来写猪,谈猪的历史和猪的好处,介绍关于猪的著述,以及评论猪与人的相同之处等,几乎要掀起“爱猪热”。具有商业头脑的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发财的机会。印有猪形象的T恤衫和水杯等不久就出现在市面上。英国最大的玩具公司巴西尔登也将两头猪的可爱形象制成玩具猪出售,希望能捞上一把。自从两头猪出逃后,申请加入热爱和保护动物协会的人大增,而且每天都有一百多人打电话到食素者协会进行素食咨询,说他们再也无法继续食用肉类了。马尔梅斯伯利的肉食商店估计“民愤”一时平息不下来,于是纷纷用“跳楼价”将猪肉香肠卖掉,以免过期扔进垃圾桶。

顺便说一句,没逃跑的第三头猪可没那么好的运气,它没有引起关注,自然就被屠夫纽曼“按正常的程序处理掉了”。

(郑士良摘自《跟女王聊天》,中国社会出版社)
(作者:江亚平 字数:3588)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