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妨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饱读诗书的黄兄,一天闲来无事,翻《全宋词》,指出一首赵长卿的作品,录了下来,传真给倪匡兄。词曰:“居士年来病酒,肉食百不宜口。蒲合与波,更着茼蒿葱韭。亲手,亲手。分送卧龙诗友。”黄在传真上自添“打油词”,请倪匡兄指正,黄说

饱读诗书的黄兄,一天闲来无事,翻《全宋词》,指出一首赵长卿的作品,录了下来,传真给倪匡兄。词曰:“居士年来病酒,肉食百不宜口。蒲合与波,更着茼蒿葱韭。亲手,亲手。分送卧龙诗友。”

黄在传真上自添“打油词”,请倪匡兄指正,黄说:“诗固打油,词亦打油。”

其打油词曰:“大家一齐戒酒,肉食百不宜口。鲍甫与虾球,望实依开个口。修,修!分送隔离亲友。”

倪匡兄接到黄兄的传真,正是三藩市的半夜,他说梦中读之,睡意大消,一乐也。诵读打油词,又笑又感叹,不妨大家打其油,作一老人吟,打油如梦令。

词曰:“年来有病无酒,乜病都要感受。腰酸与背痛,更着不能起头。戆尻戆尻!可知配额已够。”最后写上哈哈二字。

两位老友的文通,由黄兄写下给我分享。传真上说:“澜兄,传上匡仔打油词,凄凉!笑中有泪,泪中有笑也,哈哈。”

两位仁兄已不喝酒,哥患痛风,虾蟹更不能碰,他说倪匡最近也添了痛风病,和他一样。

唉,生老病死事,必经也。两位仁兄也不必过于感叹。

很多人兢兢战战地,什么都不敢吃,也患同病,倪匡兄和黄却曾经大鱼大肉,不枉此生。

人生学识,皆由老人和前辈处传来,既然知道结局,不如放怀畅饮,管他什么胆固醇,什么叶绿素,庆幸至今无大病痛,大叫:烈酒又何妨!猪油又何妨!

(李乐山摘自《蔡澜谈倪匡》,山东画报出版社)

(作者:蔡 澜 字数:638)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