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下留人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雾淡。花盛。风轻。取一只青花瓷瓶,注满清水,你端坐在晨曦之中,插花。你有一双修长的手。干燥、干净、坚定。你神情专注,似在做一门功课。这门功课你每日必修。因为,你需要一双稳定的手。你是一名刽子手,如同烙饼补锅钉马掌一样,

雾淡。花盛。风轻。

取一只青花瓷瓶,注满清水,你端坐在晨曦之中,插花。

你有一双修长的手。干燥、干净、坚定。你神情专注,似在做一门功课。这门功课你每日必修。因为,你需要一双稳定的手。

你是一名刽子手,如同烙饼补锅钉马掌一样,杀人是你祖传的技艺,也是生计。十三岁,你出了第一趟红差。你砍了三刀。三刀未断其颈!

那一刻,你的心很痛。你牢记父训—刽子手的职责是解除生之苦痛。而你未能做到。于是,你闭门练刀。夜夜,你对空望月,只为心定。插花十载,方得手稳。以刀切水,只求刀快。初时,刀入水,激浪四溅;越十年,刀穿水而过,不生细纹。

今日,是你的第二趟红差。

深巷。青藤。细雨。

你缓步而行。卖花老者挑担路过,探手取一枝杏花递上,道一声:“先生,出红差去?”你颔首轻笑,答一声“嗯”。

你行杀人事,却颇受人尊敬。世人皆知,生之苦痛悬于你刀下时,你不以杀人为乐,只为超脱。

小巷深长且窄。行至转角,一素衣娇娘挡住去路。

“无刀先生?”

你双手笼于袍袖之中,颔首不语。

“受刑之人乃我夫君,先生可否一刀断之?妾有百金奉上。”

你含笑相望,将杏花递过,侧身而行。

法场。雨住。风停。

照例,监斩官问死囚,有所求否?死囚言,欲再饮杏花陈酿。陈酿难求,监斩官面露难色。素衣娇娘闻言,折身疾去。

你单手执刀,立于法场。日将中天,素衣娇娘仍未折回。

午时三刻。死囚长叹一声:“可怜我愿难偿矣!”

三声追魂炮响,监斩官令牌落地。你挥刀急斩。耳畔听得一声凄喊:“刀下留人—酒—”

素衣娇娘飞奔而来,尚在十丈之外。

你心念方动,刀光闪过。转身,行至监斩官案前,单膝跪地,禀:“行刑毕!”再回身时,娇娘已至,酒碗呈至死囚唇前。死囚张口,饮尽。含笑相望片时,颈处忽现一裂痕,继而断开,人头落地。

你一刀成名!

独院。月寒。水冷。

瓶中花已盛开,清芳满院。你执杯在手,对月饮茶。杀人,总是件难以令人愉快的事情。虽然你心定、刀快、手稳,然每解除一人苦痛,你便少了一分轻松。你无法化解这份沉重。你只有使自己的心更定,刀更快,手更稳!

又是春日。

深巷。烟雨。杏花。

这一趟红差,受刑之人乃一女匪。此女身怀绝技,刺杀高官无数,日前为一云游番僧所擒。时女匪已身怀六甲,临盆待产,按律不当斩。然番僧临行前封其穴道,言次日午时前必斩之,否则穴道一解,将无人能制。产婆探得产期正值午时前后,铜壶滴漏,声声催魂,已近午时,仍未见动静。

雨丝渐稠。你执刀在手,心生哀矜。三声追魂炮响,监斩官令牌落地,你略一思虑,挥刀。

刀,终未斩下。

监斩官拍案而起。

你趋步上前,单膝跪地,禀:“杀气挫,刀锋钝,已不能斩。”

“斩!”二道令牌掷下,监斩官面似铁板,不起半点儿波澜。

你退步,转身,刀交左手。

刀光闪过。只见你右臂齐肩而断!

一声响亮儿啼,撕碎寂静。法场正中,婴儿呱呱坠地。

你飞身上前,左手再次挥刀。女匪人头落地,仍含笑相望,泪珠滚落脸庞。

你长叹一声,怔立当场。你知道,你永远不能放下屠刀。然而,你已心中无刀。

(边静摘自《微型小说选刊》2008年5月A版,高兴奇图)

(作者:青 铜 字数:1532)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