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间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父亲在外做生意,从我懂事起,我们就聚少离多,只有节日才见上一次。每个周末我都会给父母打电话。可跟我聊的几乎总是母亲,偶尔父亲接到我电话,我们的通话也总是那几句。一般是我问,“爸,吃饭了?”父亲答,“吃过了,你呢?”“也

父亲在外做生意,从我懂事起,我们就聚少离多,只有节日才见上一次。

每个周末我都会给父母打电话。可跟我聊的几乎总是母亲,偶尔父亲接到我电话,我们的通话也总是那几句。一般是我问,“爸,吃饭了?”父亲答,“吃过了,你呢?”“也吃了!”即使没吃,我也不想他担心。

对话一般到此结束,然后沉默。大约过20秒父亲就会说,你等会儿,我叫你妈听。

和父亲通话超出三句的大约一年有一次,那就是父亲的生日那天。我打电话过去,父亲总会笑呵呵地让我过去喝茶、吃饭、吃蛋糕……

即使遇上母亲不在家,跟父亲唠完那两三句话,他就会说,等会儿再打过来,我找你妈去!

今年的父亲节,我决定和他单独长聊一次。于是不停地在手机中翻找父亲的号码,找了好几遍,就是没找到。这才想起这几年来,自己的手机已换了好几茬,准是换来换去把父亲的手机号弄丢了。暗想,也罢,这么长时间了,父亲的手机号说不定也换了好几次了!于是赶紧打电话向母亲“求救”。

母亲听说我要父亲的手机号,说:“傻孩子,你爸的号码还是原来的那个呀!”

我说:“我忘了,你再告诉我一次!”

母亲一阵沉默。

我忙问:“妈,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孩子,你爸的手机号6年来一直没换。他说,换来换去孩子难记,万一哪天有急事找不着我怎么办?”母亲的声音戛然而止,我清晰地听到话筒那头的哽咽声。

我的心紧揪了一下。

把父亲手机号记下的那一刻,我总觉得太熟悉,跟先前那个经常打来而不说话的号码太相似了。我忙翻找手机里的已接电话。这号码最后一次出现是上月母亲节那天,接通问哪位时,没人说话,连问了好几声,还是没人说话,想起以前也常有这种情况,我气得骂了句“神经病”就挂了!

这是父亲打来的电话!可我的那句“你是哪位”让父亲难以启齿……

合上手机那刻,我泪流满面。

(张强摘自《南方人物周刊》

2008年第20期)

(作者:何 燕 字数:884)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