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痛很肥沃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一个女友向我哭诉,她的公公,一个66岁的老男人多年来横行霸道,前些天又欺负了婆婆,致使她一个胳膊受伤。她丈夫不忿,便去算账,“请你以后对我妈尊重些”。不料父子二人竟扭作一团。女友看不下去,跑过去劝,在乱军中挨了几下

一个女友向我哭诉,她的公公,一个66岁的老男人多年来横行霸道,前些天又欺负了婆婆,致使她一个胳膊受伤。她丈夫不忿,便去算账,“请你以后对我妈尊重些”。不料父子二人竟扭作一团。女友看不下去,跑过去劝,在乱军中挨了几下又被公公用拳头教训。于是这位美女律师离家出走。

我吃惊于现代社会现代城市怎么还有这种家庭关系,却实在只能倾听与安慰。

继而又听到另一个更糟糕的故事,我童年朋友去年下半年大婚,去欧洲旅行两个月回来,新娘开始发烧,诊断为肝癌晚期,今天上午已宣布弥留。

不知怎么最近我就像一个诊所,又有好几个人分别对着我哭泣,寻求抚慰。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倒霉的事那么多呢?”一个20岁的小姑娘问我。

傻丫头,黑暗就是比光明多的呀。

珠峰新测量出来的高度是8848.44米,而马里亚纳海沟是-11034米,整个地球都是负数,差距是2100多米。更别说人类,或者幸福了。人类就生活在这种现实下,低头的时候看到的是浑浊的浪围绕席卷我们的身体,抬头却是一轮皓月,悬在天边永远够不着。

我安慰我那年轻妻子即将离开的朋友:“这个世界上一定有人比你更惨。”是的,在苦难面前我们谁都没有触底,人类从来没有能够试得出悲惨的深度。那些经历了流年不利的人们最爱说的话就是,我总该触底反弹了吧,而事实上,还有很多糟糕的问题,事情叠着事情。

我告诉我的朋友,在黑暗的深处,不是不能活的,那里有生物,仍然有鱼儿在游泳。在海底还生活着一种杀手,叫做霸王章,它是抹香鲸的天敌,身体上扛着几百个大气压力,还能进行血腥的杀戮。

这不是天方夜谭。在黑暗中,它们是了不起的生灵。比如在7000多米水下的小鱼,看起来十分柔弱,实际上它要承受700多个大气压力。也就是说,这条小鱼在我们人手指甲那么大小的面积上,时时刻刻都承受着700公斤的压力。这个压力,可以把钢制的坦克压扁。而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深海小鱼竟照样游动自如。

没有不能承受的伤痛。在伤痛下仍然有人苦苦求生,就像深海底部的鱼类。它们虽然终年不见阳光,看不到别的生物热爱的太阳月亮,却活着,而且有滋有味地享受黑暗。即使如此,人类尚且不能证明它们是否触到了马里亚纳海沟的沟底。

我很想告诉我的好朋友,更多的人都活在痛苦和黑暗里,他们在不顺、凄凉、苦楚中挣扎,但依然活得有尊严。

深海鱼类为了适应环境,它身体的生理机能与浅海或陆地动物有很大的差异—骨骼在水压下变得非常薄,而且容易弯曲;肌肉则变得特别柔韧,纤维组织变得出奇地细密。更有趣的是,鱼皮则变得仅仅是一层非常薄的层膜,它能使鱼体内的生理组织充满水分,保持体内外压力的平衡。只有不可想象的环境、际遇,才能给人不可想象的抗打击能力和内心平复的力量。

作为凡人,我们也会遇到最绝望的时候,丧失了理想和希望,但我们还是要坚持着活下去,学会在黑暗中忍耐,等待命运的下一次召唤。

悲惨是大多数,而这最适宜人类生存。就像我在文章开始提到的女友的婆婆,虽然一生被丈夫打骂羞辱,但她从未停止反抗从不真正放弃。

我对向我哭泣的朋友说,苦难就是加了大量大粪的土地,虽然我们都想远离它,但最终还要掉进去,日子在臭烘烘的环境下,却活泼泼地生发下去了。伤痛很肥沃,很适宜人类生存。

(刘筱晨摘自新浪博客,李树仁图)

(作者:林建达 字数:1451)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