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人的服务与领导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前些年流行一种说法:领导也是服务。这很对,很亲和,领导有义务为被领导者们创造条件,提供帮助,使他们能够更好地完成领导交给他们的任务,并乐于继续在领导人的领导下做事。但在《红楼梦》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另外一种情况,另

前些年流行一种说法:领导也是服务。这很对,很亲和,领导有义务为被领导者们创造条件,提供帮助,使他们能够更好地完成领导交给他们的任务,并乐于继续在领导人的领导下做事。

但在《红楼梦》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另外一种情况,另外一种人情事理,就是服务,特别是周到的、垄断型的服务有可能变成干预、管理和领导。

最突出的例子就是袭人。她是宝玉的首要服务总管,她尽心尽力地服侍宝玉,包括与宝玉初试云雨情;而宝玉与其他的奴婢也已经习惯了她的服务与总管,她一天不在,宝玉房里就陷入无序状态,就处处不得劲,乃至于就出乱子。而袭人的服务意识特强,并且从特强的服务意识发展到了管理意识、干预意识,干脆说变成了使命感。无所不在的服务使你离不了她,她就有权过问你的事情,帮助你进行选择,在助你排忧解难的同时使你走上一定的方向。

服务本身也有一个选择问题—服务是由活人进行的,而活人是有选择机会的。服务有一个方向问题—劲往哪里使,情往哪里用,撺掇什么、常规什么、应付什么、冷淡什么乃至干脆怠慢什么的问题。这是奴仆的选择,尤其是袭人这样的懂道理、有“原则”、一心当候补主子的“上层奴隶”的选择,虽然通常奴仆给人的印象似乎是没有什么选择。

历史上服务者变成了干预者直至管理者的事例不少,例如许多朝代的宦官,像刘瑾、魏忠贤、李莲英等。卑贱如宦官者,却因了他们能为皇帝贴身服务而成为宠臣弄臣,乃至掌握了大权,最后连皇帝都受他们指使,能不慎哉!

(白鲲摘自《不奴隶,毋宁死?》,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作者:王 蒙 字数:683)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