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的名字叫莫忘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1我回到这片繁华明艳的莫忘城的时候,又过了一个十年。以前侍候明火的老妪总是一边剪着大红色窗花,一边对着蜡烛将一个十年比喻成一次沧海桑田。当我来到城南的芙蓉池边,望着正在悄悄换上碧绿衣装的柳丝时,我又想起了明

1

我回到这片繁华明艳的莫忘城的时候,又过了一个十年。以前侍候明火的老妪总是一边剪着大红色窗花,一边对着蜡烛将一个十年比喻成一次沧海桑田。

当我来到城南的芙蓉池边,望着正在悄悄换上碧绿衣装的柳丝时,我又想起了明火,想起了白园,想起了坐在池边望着夜空中灿烂烟火的日子。身后是香尘弥漫的绿风街,我们三人曾经沿着这条长街,乘着赤红色的骏马,响亮地穿过城中闹市,穿过城外树林。

莫忘城在繁华明艳背后,永远是一片幽深不安的黑夜。远游停息在村口槐树下的流浪老人,望着在暮色里渐渐发光的古城感慨叹息,却没有人听到。

2

父亲在边疆的长年战乱征伐中,离莫忘城越来越远,最后远到连思念都无法到达。一个平常的日子,三五个官差带一包白银,脸色沉重地来到我的家里。过了不久我便听到母亲在屋子里悲痛欲绝地哭泣起来,我有点儿迟疑地从院子里跑到门口,望见了哭晕过去的母亲。那是我印象中家里最吵闹的一天。

一个星期后,操劳过度的母亲就死在那间暗淡破旧的屋子里。官差都曾经在战乱中受过父亲的恩,所以他们把母亲的丧事办得风风光光。莫忘城的明城主知道后,把我接到他的府宅里去住,并且当成女儿一样地抚养我。

因为你父亲曾经在征战中救了老爷一命,所以他要好好地照顾你。这是剪窗花的老妪替我梳头的时候告诉我的。

她帮我梳完头发后,在上面插上了一支蜻蜓玉簪。那是明火偷偷放在我的窗台上的,他看见我戴上了,笑得很开心。

3

莫忘城外,是狼烟四起的混战乱世。而莫忘城里,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桃花源。

明火带着我开始在花园里游赏亭台楼阁,流连假山荷塘。可是他从不按照他父亲的要求,叫我妹妹。他总是亲密地叫我的名字:夕颜。虽然他和我一样的年龄,但我总是叫他明火哥。

而白园则是轻声地叫他明火少爷。她也和我一样的年龄,虽然是婢女,但却有比我成熟许多的脸庞和娴雅许多的气质。我亲切地叫她白园姐。她微微地惊吓。胆怯地说:奴婢不敢,接着又垂下了头,我看见了那带着淡淡哀伤的弯曲睫毛。

我和明火在热闹的街市里玩得不亦乐乎。城里有来自各地的卖艺武夫,在街口空场上表演高超惊险的杂耍;有唱红梅戏的妖娆花旦,在竹林酒馆的二楼上唱着缥缈古曲;有红头发长胡子的西洋人带着一大堆古怪好奇的玩意儿任人把玩。我透过一枝长筒的竹子望望明火,看着几个脑袋的他,然后笑得咯咯作响。而白园很少和我们一样笑得疯癫忘形,她总是在一旁微笑地看着。

明火常常称赞白园姐细心周到,很会照顾别人。这个时候白园总是很害羞,清秀白净的脸透着淡淡粉红,像空中绽放的樱桃花瓣。

4

明火和我坐在山顶的望念寺外。望着熙来攘往车水马龙的莫忘城,他突然收起了纯净的微笑。

夕颜,你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吗?

喜欢呀,这样无忧无虑的生活谁不喜欢呀?我带着幸福的微笑,伸了一个大懒腰。

那如果我要带你离开这里,你会和我一起走吗?他突然转过头来,我开始有些慌乱。

你觉得我不能够照顾你?觉得我不能做一个保护妻子的丈夫?还是你不喜欢我?

我才记起了我和明火已经一起成长五年了。刚刚来到他家时我才十二岁,第一次见到明火,一个干净腼腆的孩子,但他忽然就从明伯父的身后走出来对着我说,我不要你做我的妹妹。明伯父被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惊呆了,他以为他的儿子不喜欢家里来一位陌生人。

明火后来问我,你知道我为什么一见面就不要你做我的妹妹吗?每一次到了这样的时候,我总是要用别的闲事来打破那样让人脸红紧张的安静。他最后也只是微笑着,提醒我欠他一个答案。这个答案一欠就是五年。

现在他要我一下子给他三个答案。而且是来自三个猝不及防的问题。

嗯。走吧。

5

明火的长大似乎从那一天开始的。他的稚气,他的微笑,他的开朗,似乎在长大的季节中无声无息地湮没在时光里。等到我察觉的时候,他已经从坚韧的丝茧里完全蜕变。

他终于问了我最后一次,是否愿意和他一起离开。他是认真的。我问他,为什么。

我要离开,那才是真正的生活。我要觉得自己是存在的。

那你父亲呢?

会有很多人照顾他的。我要带着你一起走,一起离开。

我沉默了。眼前的明火已经不再是我脑海里的明火。脸庞有了硬朗英俊的棱角,眉目间有了锐利的寒气,他似乎对他的选择有一种强大的自信,所以语气显得坚定而执著。

离开的那一天,夕阳突然失去了以前的温柔和妩媚,在余热未散的傍晚变得昏沉仓皇。

明火告诉明伯父他要离开的时候,明伯父只是淡然地说,人长大了,就留不住了。他只是摇着头,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明火站在他的对面,脸孔冷峻。突然明伯父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嗽声像是干涸土地间的一道道裂痕,让人心痛。我轻柔地抚摸明伯父的后背,给他递上一杯茶水。明火则毫不动容地转身离开。

6

明伯父突然就生病了。生了一场重病。看着白园忙着煎药,忙着喂明伯父小心地喝药,而我却没什么能帮得上抚养和照顾我的明伯父,我很难受。明伯父叹着气说,白园你真是一个好丫头呀。明火一点儿也不会照顾好自己,要是你在他身边,我就放心了。

老爷你不用担心。明火少爷现在长大了,应该会照顾好自己的。我去劝劝他,让他不要冲动,留下来。白园姐轻声地说。

他不会留下来的。我懂得他的心情。那天我一时生气,就一个耳光打在他的脸上,出手太重,太重了。只怕将来我死的时候,他不会回来送我的终。说完明伯父哽咽地落起泪来。恍然之间,豪迈健硕的老将军突然变得苍老许多。

那晚明火就来找我,要我和他一起离开这里。我的明火呀,我没有立即回答不是因为我不爱你呀。我更希望的是,我会成为像白园那样一个能细心照顾你的人呀。很久很久以后我才点了点头,明火笑得很开心,就像看着我戴上那支蜻蜓玉簪一样。

7

明火,告诉我好吗?你为何这么想要离开?

我们在城门外的一间小客栈外,天已经完全地暗了下来。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沉郁和愤怒。

那是因为,父亲准备帮我决定婚事。

外面的声音一下子全部消失,我只听见了我慌乱的心跳。也许,我应该跟你一起离开,但是你需要的是一个能够照顾你的人,无论什么时候,你都要知道,明火,我是爱你的。

明火,我把那支蜻蜓玉簪忘了带来了。好像放在柜子上了。

不要了,我再送一支给你。

不行。那是你送我的第一件礼物,我一直带在身上的。我回去拿,你先到城门边等我。

那……你要快一点儿。

我没有回头,没有落泪,背对着明火艰难地离开。

夕颜,你不是跟明火……

白园姐,你跟明火一起走吧。他在路上需要你的照顾,那样的话,明伯父和我都会放心一点儿。

可是,他一定不肯的,他想要跟他一起走的,是你呀!他和老爷翻脸离家出走,为的也是你呀!

白园姐,爱一个人,是要告诉他的,如果你把爱情藏在心里,是没有人会明白的。而且,我对明火就像对自己的亲哥哥一样。如果他要回来找我,你就把这话告诉他。现在明伯父病得这么重,我不能就这样离开。

可是……

白园姐,请你,为我好好地照顾明火!

8

我一直在明伯父的身边服侍着,而明火则一直都没有回来过。我每天都会一个人到望念寺,看着莫忘城外的那条大道。直到晚霞又在绚烂地燃尽后开始一点点沉淀,我才下山回家。我望的那个身影一直没有出现过。

明火,你现在在哪儿?你可知道,这座城的名字叫莫忘。

到我二十七岁的时候,明火离开十年后,明伯父将我许配到离莫忘城很远的另一个城,城主和明伯父的年纪一样大。但他那座城是方圆千里最强盛的,就像当年的莫忘城。嫁给他是我自愿的,条件是守护莫忘城的安宁。

辚辚的马车和浩浩的军队,护送着我出城。望着越来越远的莫忘城,我在想,十年前离开的明火是不是和我现在的心情一样。

莫忘城埋葬了我的回忆,在凄迷的暮色里依旧沉默。

(赵赛摘自《花季雨季》

2008年第7期,马建刚图)

(作者:一 明 字数:3639)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