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悲伤的假面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1我化妆,并非常依赖,用朋友的话说,已经到了不化妆便没有勇气出门的地步。一开始,不是这样的。本人容貌娟秀,有天生的好皮肤,白皙细腻。小时候,被大人牵着手去公园,会经常有陌生人忍不住蹲下来摸我的小脸蛋,唤我安琪儿。多

1

我化妆,并非常依赖,用朋友的话说,已经到了不化妆便没有勇气出门的地步。

一开始,不是这样的。本人容貌娟秀,有天生的好皮肤,白皙细腻。小时候,被大人牵着手去公园,会经常有陌生人忍不住蹲下来摸我的小脸蛋,唤我安琪儿。

多年后我并未变得闭月羞花,但十七八岁,稍一打扮便会有极高的回头率。那时,自然是素面的,连头发都是清汤挂面式。

大二那年,在同学鼓动下,决定参加学校的风仪大赛。准备了一个月,练形体、练声音、练微笑、练表情……我充满自信。

比赛当天,一切准备就绪,忽然好友说,呀,忘记请一个化妆师来。我笑她多余,我不要那些虚假的颜色来遮盖天然的美。于是就那样上了台,在灯光底下,从容自信地展示着准备好的才艺。

表演结束,赢得满场掌声,微笑着退场,等待评委亮分。然后,我有些疑心自己看错了,除了一个分数高一些外,其他的都平平,还有一个评委,打了很低的分,低到足以挫伤我的自尊。

结果,我连决赛的资格都没有取得。好友不甘心,跑去替我问个究竟,得到的答复是,该选手气色不好,显得苍白没有活力。

我才知道,同样的面容在灯光和阳光底下,原来真的不一样。阳光下,一切生物会显现出真实的健康,而灯光下,红润也会显得苍白。我输给了素面朝天。那张素面成了我心底一处小小的自卑,从那以后,我开始尝试掩盖它。

2

第一次化妆,是借了别人的手,一家影楼的化妆师。因为那次挫败,我忽然无比渴望看看自己化妆后在灯光下的样子。同学说,去拍写真吧,你肯定会看到另外一个既真实又陌生的自己。

于是去了。第一步便是化妆,那个年轻男子,有着极其温和灵活的手,用一支支用途不同的笔,搭配着不同的色彩,在我眉毛、眼周、面颊、嘴唇上涂涂抹抹,一丝不苟地,将那些或艳或暗的色彩,铺展在我的脸上。整个过程,我闭着眼睛,感觉着那些物体在皮肤上轻轻擦过的清凉温度。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拍拍我的肩,可以了。我慢慢张开眼睛,就呆住了,镜子里,是完全陌生的一张面孔,眼睛被宝蓝的眼线涂抹得深邃神秘,眉端上扬,睫毛浓密卷曲,面颊是颓废的颜色,又衬了烈焰红唇。青春、妩媚、幽秘,带一点颓废和凌乱,瞬间颠覆了我20年的素净简约。

我微微张着唇,我为镜子里的女子着迷了。摄影师适时牵过我的手,镁光灯下,我在他的示意中做出我从不曾做过却丝毫不陌生的姿势。那一刻,我变成了飞翔在午夜的精灵。

从那以后,我开始学习化妆。

第一套化妆用品,什么眉笔、眼影、腮红、腮红刷、唇膏等,是省了一个月的早餐换来的。

因为是学生,最初的妆,化得很淡,但大家都说好看。许是看惯了曾经的素面,这样添一点儿色彩,无论如何,是生动一些的。

偶尔,也有机会放纵一下化个浓妆,比如周末学校的舞会,或者同学过生日去K歌,如果晚上去那种打着白色灯光的溜冰场,浓浓的夜精灵一般的妆,总会引来满场的口哨声。而以前,我从来不曾这样张扬过。

那两年的时间,只要有机会,我就以不同的面容在不同场合出现,也为此引来不同的男孩追逐。他们喜欢的,是不同面具下的我,而那面具,已经被我戴得炉火纯青,看不出究竟。

3

再也回不到素面朝天的年代了,不知不觉,我有了心理依赖,浓也好淡也好,如果每天不化妆,是断然不会出门的。我完全没有察觉,化妆,已经摧毁了我曾经真正的自信。

毕业后,聘到一家外企,每天早上三笔两笔,就可以涂抹出白领丽人的一张假面

那个周末,起来得迟了一些。惺忪着眼睛去洗手间,用湿毛巾擦了把脸让自己清醒过来,然后无意地朝镜子里看去,一下愣住了。镜中的女子,肤色暗淡,有点儿干裂,还缀着多而小的斑点……是我吗?愣怔之后,便是慌张,拿了毛巾来擦镜子,认定是镜子脏了的缘故。可是越擦,那样的面容便越清晰。

那以后,却开始偷偷地,频繁地去做皮肤护理。我骗不了自己,我的皮肤,被那些含着化学药物的化妆品弄坏了。美容师说,需要好好保养了。最好,不要化妆了。

曾有一天,我尝试着只涂了点儿唇彩去上班,结果每个认识的人都问我,是否身体不舒服,或者心情不好,怎么气色那么差?老了好几岁一样。

最后我落荒而逃。

4

半年后,我的脸上开始出现过敏症状,不停地起小红斑点,遮盖霜涂上去便会发痒,嘴唇需要不停地涂上润唇膏才不致干裂。

请假看医生,诊断的结果是,化妆品严重过敏,必须停用。

那天晚上,最后一次,我为自己化了浓浓的妆,约了几个朋友去唱歌,向我的化妆年代告别。

因为伤感吧,莫名其妙地喝了许多酒,走出门拦车时,醉意上来了,有点儿头重脚轻。

上了出租,告诉司机地点,便头晕晕地靠向车窗,却忽然听到一句让我酒醒大半的话,小姐,今天这么早就收工?

我一下就扭转了头,用烟火色的鬼魅的眼睛看着他,我说你说什么?他笑笑,是轻佻的笑吧,说,才11点,你们通常不都到凌晨才下班?

我在酒意中醒悟过来,他竟然将我当成了那样的女子。

你浑蛋,我从包里摸出工作证砸到他手上,大声喊了句,我现在打110告你诽谤。

他慌忙将车子停到路边,弯身捡起我的工作证看了一眼,立刻不好意思起来,不停道歉,对不起小姐,不,对不起姑娘,我以为……你看,你这样子,妆化得那么浓,衣服也……我还以为你是……他语无伦次,一边解释一边道歉,不停地恳请我原谅。

我终于开口,算了,走吧。

他如获大赦。半天我开了口,缓缓问他,是不是这样化妆不好?

他看了我一眼,确定我不再生气,才小心翼翼回答,反正,要是男人,不会让自己的女人这样化妆的,不过姑娘你喜欢你就化……

我苦笑,想起曾经喜欢过的一个男人问我,为什么非化妆呢?素面朝天有什么不好?当时,还笑说,你不懂,不化妆的女人是没有希望的。后来他娶了一个不化妆的女子,我怨了他许久,怨他不懂欣赏,却原来是我的错在先。

慢慢舒口气,我诚恳地说,师傅,谢谢你。

终于到家,他看我下车,如释重负地舒口气。想他永远不会知道,这一刻,我有着和他刚才同样的如释重负。这一次,我真的可以说再见了,和那些曾经让我快乐过、最后却都成为悲伤的假面

于是我小声说,再见,悲伤的假面,从现在起,我不再害怕素面朝天。

(张宁摘自《人生与伴侣》

2008年9月下半月刊)

(作者:阿 媚 字数:2837)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