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环境的囚徒等3则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不做环境的囚徒1997年1月13日,在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冒险家史蒂夫·福斯特爬进一个热气球的座舱,升上了高空,他矢志成为第一位单人乘气球环游地球的人。主风劲吹,将他径直送往利比亚。但问题是,利比亚拒绝福斯特进入领空

不做环境的囚徒

1997年1月13日,在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冒险家史蒂夫·福斯特爬进一个热气球的座舱,升上了高空,他矢志成为第一位单人乘气球环游地球的人。

主风劲吹,将他径直送往利比亚。但问题是,利比亚拒绝福斯特进入领空,这就意味着他可能被击落。当然,热气球是不能折返的。需要改变方向时,气球驾驶者只能改变高度。通过升高或降低飞行高度,驾驶者通常可以找到风向不同的侧风。

福斯特放出氦气,气球下降了6300英尺,开始受一股东南方向气流的控制。福斯特安全绕过了利比亚南部,接着他又将热气球升高了大约10000英尺,捕捉到一股东风,这股风将他带回了原来的航线。尽管福斯特最远只到了印度,但他的这次飞行却创造了热气球飞行航程最远、留空时间最长的双重纪录。

在气球里,人是风的囚徒,你只能顺着风向飞行。生活中,人们觉得自己是环境的囚徒,但你也可以像在气球里一样改变高度,改换心态,逐步地去实现自己的目标。

(李保健摘自2008年9月12日

《现代女报》)

两棵树

第一棵树在庐山植物园,是一棵柳杉。日本人攻打庐山的时候,一颗炮弹将它拦腰炸断。它变得比别的树矮,那是一片茂密的树林,其他树的枝叶遮蔽了它,它接受不到生长所必需的阳光。如果它依然按照常规的方式生长,必死无疑。然而,它却在树干的断裂处另抽一枝,快速上蹿,以非常规的速度长到和其他的树一样的高,先接受到阳光再说,然后再慢慢疗伤。透过茂密的树叶,你现在看它的树干,非常奇特,就像一支笔插在笔筒里一样。

第二棵树在安徽芜湖附近一座叫马仁山的山上,是一棵槠树,导游给它取了一个浪漫的名字,叫“恋石树”。我听了后,摇头苦笑。我想,如果这棵树能开口说话,它一定会大声抗议,因为这掩盖了它曾经受到的灾难和成长的艰辛。那么,它经受了怎样的灾难呢?那就是一块巨石滚落到它身边,死死地抵住了它,它一半根须再也没法在柔软的土地里延伸了,它只能将它们一点一点地伸进坚硬的石头里。

知道了世间有这样的两棵树后,我们或许该反省一下,或许不该随随便便地就垮掉。

(宋鹏摘自2008年9月9日

《扬子晚报》)

最高境界

在非洲原野上,有一种十分凶残而好斗的小动物叫做蜜獾。它最爱钻进蜂巢的深处,寻找美味的蜂蜜,但是蜜獾发现蜂巢的本领相当拙劣。

当地有一种极受居民欢迎的灰色小鸟,它比麻雀稍微大一些,非常善于发现蜂巢,被称为向蜜鸟。向蜜鸟最感兴趣的食物是蜂蜡和野蜂幼虫,但是它的力气非常小,根本不可能将蜂巢弄碎。

基于各自的需要,向蜜鸟与蜜獾这一对飞禽走兽便取长补短,相互依赖起来。每当一只向蜜鸟发现一个蜂巢时,它便发出刺耳的尖叫,同时在林间穿飞。一旦飞行中的向蜜鸟发现蜜獾,它就落下去啄蜜獾的头,于是蜜獾开始追赶向蜜鸟。就这样,向蜜鸟把蜜獾引到蜂巢前,它栖在树枝上静观蜜獾捣毁蜂巢。很快,蜜獾喝足了蜂蜜,吃够了蜂卵扬长而去,向蜜鸟就不慌不忙地享用被蜜獾咬碎的蜂房蜡和野蜂幼虫。

无独有偶,牧蚁和蚜虫也是这样的一对相互合作、生死相依的组合。因为蚜虫的排泄物(称为蜜露)中含有氨基酸和糖分,这种成分能够刺激牧蚁的味蕾。每当牧蚁饿了的时候,它就会用触角去拍打蚜虫的背部,促使蚜虫分泌蜜露。

有时,牧蚁还会用树叶和小树枝精心地为蚜虫搭一个漂亮的小巢,每晚将蚜虫集中在小巢内,甚至在迁移之时,牧蚁也会带上蚜虫一起启程。牧蚁常常还扮演蚜虫的保护神,一旦发现有其他昆虫侵犯蚜虫,牧蚁就会对来犯者群起而攻之。玉米地里的牧蚁甚至还会在秋天到来的时候,将玉米上的蚜虫卵收集起来,藏在地下的蚁穴中,使之冬天不被寒冷的天气冻死。当来年春回大地时,牧蚁就会将蚜虫卵取出让其孵化。

合作是竞争的最高境界,结局是美妙的双赢。

(张炜摘自《当代文萃》

2008年第9期)

(作者:胡 英等 字数:1706)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