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花豆煮熟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小夜没有妈妈。小夜生下来没有多久,妈妈就回娘家去了。那是一个要翻过许多座大山、梅花非常好看的村子。不过,没有一个人—就连小夜的爸爸,也没有去过那里。“因为那是山姥的村子。”小夜的奶奶说,“你妈妈,是山姥的女儿啊。”所

小夜没有妈妈

小夜生下来没有多久,妈妈就回娘家去了。那是一个要翻过许多座大山、梅花非常好看的村子。不过,没有一个人—就连小夜的爸爸,也没有去过那里。

“因为那是山姥的村子。”小夜的奶奶说,“你妈妈,是山姥的女儿啊。”所谓的山姥,就是山之精。山之精与人,完全是两码事。可这完全是两码事的两个人,为什么会结合到了一起呢?

奶奶正在用一口大锅煮花豆。爸爸昨天就去北浦镇采购食品去了。而且,宝温泉没有一个客人。给雨一淋,大山深处的温泉旅馆就更加寂静了。奶奶打开锅盖,一边哗哗地往煮得软软的花豆里倒砂糖,一边说:“你要是想听你爸爸是怎么见到你妈妈的经过,奶奶可以讲给你听,不过那可就说来话长了。”

那是十多年以前的事了。山上还没有通公路,宝温泉也没有通巴士,只有奶奶和你年轻的爸爸两个人,经营着宝温泉。那时候,不管上什么地方,都要背着东西,吭哧吭哧地走羊肠小道。不过,小夜的爸爸浑身是劲,多重的东西一下就能背起来,健步如飞。嗬,翻过那三森岭,翻过蕨菜山,一直到北浦去买裙带菜、买鱼,回来时还背着满满一袋豆子呢!奶奶就像这样煮给客人吃。北浦的豆子,好吃啊。大豆也好,小豆也好,白色的菜豆也好,煮得软软的,可是一道美味啊。有的客人忘不了奶奶煮的豆子的味道,来住了一次又一次呢。

就因为这个缘故,你爸爸从北浦回来时,总是背着一个大大的、大大的背囊背囊太重了,有时就想歇一下,坐在蕨菜山当中的石头上,抽支烟,擦把汗,然后再走。可是有一回,你爸爸正坐在那里抽烟,听到有人三吉、三吉地叫他。三吉—小夜的爸爸,就应了一声。可想不到,起了风,枯叶哗哗掉了一地,三吉一看,枯叶上竟坐着一只狐狸,正在抽烟。三吉笑了,“噗”地吐了一口烟,站了起来。可想不到,那只狐狸也“噗”地吐了一口烟,站了起来:“能匀给我一点儿豆子吗?”

三吉假装没听见,背起了背囊。可他刚一迈步,狐狸就从后头跟了上来:“匀给我点儿豆子吧,匀给我点儿豆子吧。”

因为太吵,三吉回过头来,把脸一沉:“狐狸吃什么豆子呢?”

听他这么一问,狐狸说:“明天,是我的婚礼。”

“是吗?”三吉停住了脚步,然后,他回过头来问:“狐狸的婚礼也煮赤豆饭吗?”

狐狸点点头:“当然煮了,煮一大锅,给山里的狐狸吃。”

三吉突然变得快乐起来了。“多好啊!你要娶媳妇了?”

狐狸神气活现地问:“是啊。三吉还没娶媳妇吗?”

“嗯,我还早了。”

“那样的话,让我给你拜拜天吧,求你娶一个好媳妇!今天你给我们多少粒小豆,山里的狐狸就为你拜多少次。”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也就不能拒绝了。三吉把背囊从背上卸了下来,从里头掏出小豆的袋子,给了狐狸。狐狸喜出望外,恭恭敬敬地抱着小豆的袋子,消失在了枯树林里。

自从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三吉在蕨菜山一带,三天两头会被叫到名字了。

“三吉,三吉……”抬头一看,这回大枯树上落着一两百只伯劳,乱哄哄地嚷着:“匀给我们大豆!匀给我们大豆!”

“没有大豆!”三吉这样嚷了一嗓子,就跑了起来。可是想不到,伯劳一起飞了起来,像黑芝麻粒似的散到了天空中,“大豆!大豆”地嚷个不停。

想要三吉背囊里的东西的,还不只是狐狸和伯劳。采购来鱼干的时候,黄鼠狼就一直跟在后头,烦死人了。还有,就在正月之前,还被要黑豆的鬼怪追赶过。那次,也被叫了名字,扭头一看,一个巨大的鬼怪正死死地盯着他。三吉吓得快要跳起来了,刚要逃,可想不到那个鬼怪意外地用静静的声音说:“不要以为我白要啊,一盒黑豆换一盒银杏果吧!”

“……”

“要不,一盒黑豆换三盒银杏果!”

就这样,银杏果渐渐地多了起来。三吉强忍住笑,一直等银杏果到了五盒,这才大声地说:“好—吧,就用一盒黑豆换五盒银杏果吧!”

然后,他把背囊卸了下来,用双手捧出平平的一把、恰好一盒左右的黑豆,倒进了鬼怪挎在肩上的皮包里。于是,鬼怪也从包里用巨大的双手捧出一大把、恰好五盒左右的银杏果,倒进了三吉的背囊里。然后,鬼怪的大眼睛闪烁着光芒,说:“太好啦。这下正月的准备就全都完成了。”

三吉一边扎背囊的口,一边问:“鬼怪家正月也煮黑豆吗?”

“不久前才娶的媳妇,可会煮黑豆了。”说完,鬼怪就晃晃悠悠地摇晃着那个包,走下山了。目送着鬼怪的背影,三吉心里别提有多羡慕了。于是,他想起上回那只狐狸说的话来。

过了一些日子,当宝温泉的梅花开了的时候,又有人在山道上叫三吉了。与往日不同,这回是一个温柔的女子的声音。他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红色和服的姑娘,站在那里。见三吉吃了一惊,姑娘笑着说:“请匀给我一点儿花豆。”

三吉用双手掬起大粒的花豆,朝姑娘递去。姑娘看着花豆说:“请倒进我的袖兜里。”

三吉把花豆轻轻地倒进了姑娘的袖兜里。可想不到,那姑娘捂住袖兜,竟哗啦哗啦地甩了起来。“你看我的袖兜里—”

三吉战战兢兢地朝袖兜里看去,里面是一片小小的、小小的花豆田,开满了淡紫色的花。豆花那薄绸一样的花瓣,在风中摇晃。

“这、这……”

三吉大吃一惊。姑娘在他耳边悄声说:“一起来种这豆田吧!”

然后,她捂住袖口一甩袖兜,袖兜里又哗啦哗啦地响起了豆子的声音,再一打开,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又变成了花豆。姑娘孩子似的往起一跳,说了声“谢谢”,然后就跑了起来。一边在枯树林里的路上轻盈地跑,一边喊:“我妈妈会高兴的啊!”

这就是小夜的爸爸和小夜的妈妈见面时的故事。故事还没有完,小夜的奶奶站了起来,打开锅盖,看看花豆煮得怎么样了。她夹起一粒尝了尝,把砂糖倒了进去,然后又坐到了小夜的面前。小夜大声地问:“妈妈的妈妈,吃了爸爸匀的花豆呢?”

“小夜妈妈的妈妈,是一个特别喜欢花豆的山姥。一吃花豆就高兴,给什么都行。所以,那一年的春天,给我们送来了好多冬花茎、土当归什么的。‘收人家这么多东西,行吗?’奶奶问。三吉笑了说:‘那再多送去点儿花豆不就行了嘛!’那倒也是,奶奶就从仓房里拿出一口大锅,煮了满满一锅花豆,交给了三吉。”

“山姥高兴了吗?”

“当然高兴了。因为高兴过头了,作为谢礼,这回把宝贝女儿都给送了过来。”

“啊呀,那不就是妈妈吗?”

“就这样,一个漂亮的、漂亮的媳妇,来到了这个家里。媳妇是个劳动者,不管是旅馆的活儿,还是家里的活儿,都干得非常出色,还在后院开了一片花豆田。媳妇种的豆田,开出了紫色的花,然后就收获了好多鼓鼓的豆子。一粒粒比北浦的豆子大多了,又光亮,又好吃。一句话,是宝温泉的宝贝疙瘩一样的豆子。而且没多久,媳妇又为宝温泉添了另外一个宝贝疙瘩。生了一个可爱的、可爱的小宝宝,那就是小夜。”

小夜使劲儿地点了点头。

“小夜出生的时候,大家不知有多么高兴啦。山姥送来的是用通草编的摇篮和刚刚舂好的年糕。那年糕实在太好吃了,三吉一次就吃了七个。可小夜的妈妈从吃了年糕那天起,突然就不说话了,也不干活了,整天只是呆呆地眺望着遥远的大山。从山姥家嫁到宝温泉,都已经三年了,你妈妈还没有回过一次娘家呢……‘去看看山姥吧!’奶奶说。你妈妈高兴地点了点头,可还是默不作声地吃着山姥的年糕。到了黄昏,你妈妈忽地就不见了。后来听别人说,在那天的黄昏,有人看见一个女人张开双臂,像风一样地冲过了吊桥。”

“后来……妈妈就真的变成了风吗……”

“嗯,吃了山姥年糕的小夜妈妈确实变成了风。这样,她才能用最快的速度去看她想念的山姥,又能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我们家。她也没办法呀,因为她爱着两边的所有人呐。”

小夜点点头,朝外面看去。雾一样的雨,还在无休无止地下个不停,远山笼罩在一片紫色的雾气之中。

“好啦,花豆煮熟了。”奶奶直起身,把锅从火上搬了下来,打开锅盖,轻轻地夹起豆子尝了尝。然后,给小夜盛了一小盘。

一边吃着煮熟了的花豆,小夜一边久久地想着山那边变成了风的妈妈的事。她觉得风在抚摸她的脸庞,这种感觉比花豆还要甜美哩。

(马瑞摘自《直到花豆煮熟》,

接力出版社,季平图)

(作者:[日]安房直子 字数:3510)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