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儒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1938年,中日战事正酣,浙江大学南迁至江西泰和。马一浮从杭州避寇亦来此地,浙大校长竺可桢遂设国学讲座,请马一浮讲学。马一浮何许人也?近代大潮激荡之下,儒家一脉最后溅起三朵浪花:梁漱溟、熊十力、马一浮。据说,梁以笃行

1938年,中日战事正酣,浙江大学南迁至江西泰和。马一浮从杭州避寇亦来此地,浙大校长竺可桢遂设国学讲座,请马一浮讲学。

马一浮何许人也?近代大潮激荡之下,儒家一脉最后溅起三朵浪花:梁漱溟、熊十力、马一浮。据说,梁以笃行胜,熊以思辨胜,马以学问见识胜。最闻名的桥段,要算梁与毛公当堂对阵,幽幽道出一句“匹夫不可夺志”。另两人遭际并不逊色,而知者寡。熊在上海见陈毅,当场大放悲声,“吾道不传啊”。彼时的文化政策之一就是要把遗老们养起来,等人死了,东西自然也就绝根了,连改造的力气都省了。

苏联领导人来访,不知从哪打听到马的名字,执意登门探访,问其每日做什么,答曰“读书而已”。当红卫兵把马一浮的字画书籍尽数毁抢,老人要求留下一方砚台写字用,当场被抽一记耳光,马只感慨“斯文扫地斯文扫地”。红卫兵当然不知道,中国的第一本德文原版《资本论》,就是挨抽这位老马从德国带回来的。

要论马一浮的博学,仅举一例—李叔同曾对他的学生丰子恺说:“假定有一个人,生出来就读书,而且每天读两本,而且读了就会背诵,读到马先生的年纪,所读的还不及马先生之多。”与那个年代杰出的中国知识人一样,线装书读得多已经不稀奇,马先生留学美日的经历自不待言,且英、法、日、德、拉丁文皆通。

不知浙大诸生是否曾暗自庆幸。要知道,蔡元培曾以北大文科学长相邀,马一浮回之以“古闻来学,未闻往教”,遂不行。马一浮在浙大的讲稿集成一册《泰和会语》刊布于世,被认为是中国文化哲学的代表作。

当是时,黑云摧城,马先生单拈出横渠四句教“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以赠浙大诸生。先生直言,“依此立志,方能堂堂的做一个人。须知人人有此责任,人人具此力量。切莫自己诿卸,自己菲薄”。真有地动天倾,赖以柱其间的气象。

国难当头,如今欲问“如何立国致用?”先生则告之曰:“汝且立身行己。”管他什么政治立场,强分什么左右派别,先要把人做好了,何愁民不生、族不存、国不立?

对比梁漱溟“吾曹不出苍生何”的自负,马自谦一介书生,难当大任。终生只做读书的隐士,发愿刻书,多刻一本,即是为中国文化多留一颗火种。

人生百年如白驹过隙,而人性互为渊薮,只敢求一消极自由,令人悲而不暇。或如马一浮遍览中西之后所悟:六艺该摄诸学,两学亦统于六艺。实因一切学术皆发于心,六艺实由吾心流出。初看惊其狂妄,而后渐觉其心,乃是人类中另外的一小撮,语默之间,目光遥迢。

天忽落雨,那先落的、后落的,俱入天地彀中。

(曹海静摘自《南风窗》

2008年第21期)

(作者:龙 坪 字数:1138)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