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战辉:带着妹妹上大学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当苦难的余烟叹息着朝我扑来时,我依然执著地展开理想的翅膀,在辽阔的天空中写下:相信自己。我要用手指向那涌在天边的排浪,我要用手掌托起太阳、大海,我要用孩子的笔体写下:相信未来。——洪战辉洪战辉,湖南怀化学院的一名

当苦难的余烟叹息着朝我扑来时,我依然执著地展开理想的翅膀,在辽阔的天空中写下:相信自己。

我要用手指向那涌在天边的排浪,我要用手掌托起太阳、大海,我要用孩子的笔体写下:相信未来。

——洪战辉

洪战辉,湖南怀化学院的一名在读大学生,在12岁那年家庭突发重大变故:父亲疯了,亲妹妹死了,父亲又捡回一个遗弃女婴,母亲和弟弟后来也相继离家出走。洪战辉稚嫩的肩膀过早地压上了生活的重担。

从读高中时,洪战辉就把这个和自己并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带在身边,一边读书一边照顾年幼的妹妹,靠做点小生意和打零工来维持生活,并把妹妹带到自己上大学的异地他乡上学,如今已经整整12年!

13岁小男孩成了洪家的顶梁柱

1982年,洪战辉(小名洪全会)出生在河南省周口市西华县东夏镇洪庄村。在12岁之前,洪战辉和众多农村的男孩一样,有着一个天真烂漫的童年,父亲、母亲、弟弟、妹妹和他共同组成的家庭,尽管生活很艰苦,但也很幸福。

1994年8月底的一天,生活跟洪战辉开了个天大的玩笑,他的人生之路从此转弯。

那天中午,洪家发生了一件震惊全村的事儿——洪战辉的父亲洪心清突然发病,不但把家里的东西都砸坏了,还殴打自己的妻子。洪战辉的妈妈看到这种情况,赶紧去叫人帮忙把洪心清送 进医院。慌忙之中,她却把只有1岁的小女儿留在了屋内。等大家赶到时,女儿已经被洪心清摔在了地上,送到医院时已经没气了。洪心清得了间歇性精神病,女儿也永远离去了。

此时的洪战辉,正上小学五年级。这年的腊月二十三,疯疯癫癫的洪心清临近中午还没回家吃饭,洪战辉就和妈妈一起去找。在离村5里地的一棵树下,父亲不知从哪儿捡回一个被遗弃的女婴,眼光里透出一种父爱。

天快黑的时候,一家人无奈地把孩子抱回了家。洪战辉一抱上小女孩,小女孩就直往他怀里钻,他想起了妹妹。洪战辉给女婴起名叫洪趁趁。

1995年8月20日,吃过午饭后,母亲不停地忙着蒸馒头,直到馒头足以让一家人吃一周之后,她才停了下来。第二天,母亲不见了。她不堪家庭重负和疯丈夫的毒打,选择了逃离。

似乎一夜之间,13岁的洪战辉便突然长大了。他稚嫩的肩膀开始接过全家生活的重担:抚养幼小的洪趁趁,伺候病情不稳定的父亲,照顾年幼的弟弟,寻找出走的母亲。

此时,洪战辉已到西华县东夏镇中学读初中,学校离家有两三公里。每天上学的时候,怕患病的父亲伤害小妹妹,他就把小趁趁交给自己的大娘照看,放学回到家里,再忙着准备全家人的饭。没有东西喂养小趁趁,他只好抱着她向附近的产妇们讨奶吃。天天讨奶也不是办法,洪战辉开始学着卖鸡蛋、卖冰棍挣钱买奶粉喂养妹妹。

在读初中的3年中,洪战辉无论是在早上、中午还是下午、晚上,都要步行在学校和家之间,照顾全家人吃饭。

1997年7月,洪战辉初中毕业,成为东夏镇中学考上河南省重点高中西华一中的3个学生之一。

“我要挣钱读书,我要养家”

接到录取通知书时,洪战辉正收拾行李准备出去打工。他想,“我要去挣钱读书,我要养家。”

洪战辉怀揣50元钱,只身一人冒着炎炎烈日跑到周口、漯河等地。因为又瘦又小,3天3夜连刷盘子洗碗的活儿也找不到,只得返回西华县城。此时,洪战辉已身无分文。

洪战辉的执著精神博得了一个中年人的同情。软磨硬泡了两三天后,那位中年人在自己承建的工地上,给了洪战辉一份传递钉枪的工作。洪战辉拼命地干,一个暑假,他挣了700多元钱。

这年9月1日,洪战辉终于按时到西华一中报到了。而且,通过竞选,他当上了班长。

在学校逐渐安定下来后,洪战辉就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子,从家里把小趁趁接到了身边。他又开始像上初中时一样,每天奔波在学校与住处之间。一早,他要让小妹妹吃早点,再叮嘱她不要外出,然后上学。中午和晚上,他从学校打了饭,带回住处和小趁趁一起吃。

来到县城读书后,一切开支都大了起来,高中的学习压力也是初中所无法比的。但是洪战辉知道,如果失去了经济来源,父亲的病情好转、弟弟和妹妹的生活以及自己美好的理想都是空谈,打工挣钱成了洪战辉繁重学业之外最大的任务。

“没办法,我要读书,我要养家,就必须想办法挣钱!”从此,洪战辉在校园里,利用课余时间卖起了圆珠笔芯、书籍资料、英语磁带等,用微薄的收入维持着全家的生活。只要学校张贴停电通知,他就赶紧跑出去批发蜡烛,然后一个班一个班去零售;他卖的圆珠笔芯油多笔头小,价格又便宜,自己用着感觉不好时还主动包退包换。“其实,做再小的事,挣再少的钱,只要是努力得来的,一分一毫都值得自豪!”洪战辉说。

洪战辉边挣钱边学习和照顾小趁趁,还得定时给父亲送药。这种日子持续了一年多,在洪战辉上高二的时候,父亲的精神病又犯了。父亲住院需要照顾、花钱,为了借钱,洪战辉跑了周围几个村子,求了几乎所有的亲朋好友,但跑了两天才借来40多元钱。生活的压力、家庭的现状,逼迫洪战辉不得不辍学,洪战辉挥泪告别了难舍的校园。

回到农村老家后,他收拾农田,照顾父亲,教妹妹识字,并在农闲的时候做点小生意,挣钱补贴家用,一年挣了六七千元。

到了2000年的时候,小趁趁已经6岁了,父亲的病情也控制了下来。“不读书不学习没有知识是不行的!”洪战辉渴望再次回到校园读书。

刚好,洪战辉在西华一中的老师李永贵和秦鸿礼调到了西华二中。两位老师一直关心着洪战辉,他们让人给洪战辉捎信:希望洪战辉能重回高中学习。由于二中的高中部是新建的,洪战辉成了西华二中的一名高一新生。

洪战辉又把小趁趁带在身边,她也到了上学年龄,秦老师帮助她在附近找了所小学,小趁趁也开始上学了。

“我不能倒下,我要考上大学,改变自己的命运”

新的高中生活又开始了。和以往不同,在边挣钱边学习边照顾小趁趁的同时,洪战辉还多了一个工作——辅导小妹妹学习。

读高二时,洪战辉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包子店干活,每月老板支付30元工钱,早上可以免费吃包子,他就多吃,午饭和晚饭就可以省下了。

生活在平淡中继续。2002年10月,父亲的精神病第三次发作。他把父亲送到了一家精神病医院,可是交不起住院费。10月底的一天,扶沟县一家乡镇精神病院被洪战辉的孝心所感动,答应免去住院费只收治疗费。洪战辉赶紧回家取住院用的东西,到家后又连夜骑上自行车赶往医院。家到医院有近50公里路,夜已经很深了,连续奔波3天的洪战辉极度疲惫,骑着骑着,眼睛就睁不开了,结果连人带车栽倒在路旁的沟里……等他醒来时,自行车压在身上,开水瓶的碎片散落一地。

不知躺了多久,洪战辉想起了妹妹和父亲。他咬着牙对自己说:“我不能倒下,我倒下了父亲的病就没人管了,妹妹就没人管了……我一定要考上大学,改变自己的命运!”

洪战辉看到学生对复习资料的需求量很大,就利用星期天的时间,坐车到郑州批发图书回学校来卖。为了节省成本,从郑州汽车南站到西郊的郑州图书城,他有时步行几个小时,脚都磨出了血。就在那段时间里,洪战辉卖一本文言文翻译的资料,一下子卖了5000多册,赚了两万多元。这些钱,他除了补贴家里,不少都用来资助了周围贫困生。

洪战辉的情况同学们都了解,再加上他诚信经营,生意很红火,甚至外校的学生也来他这里买书,这些却招来了一些做图书生意的人的忌恨。一天晚自习后,洪战辉准备回租住的小屋,突然从身后窜出来几个人,对他一顿暴打,鼻子流血了,眼睛也被打得看不见东西。洪战辉没有报警,甚至老师、同学都不知道,他怕更大的报复,可严重的眼疾落了下来,至今左眼还看不清东西。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