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在浅尝辄止等3则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美在浅尝辄止流沙城郊有一处房产,地处山谷之中,两边有百亩青山,凭栏处,满眼是绿。朋友喜欢极了,花50余万元购得一套。他还邀我去欣赏,先坐公交车到城郊,步行10余分钟到山下,有一长长的坡需要爬。房是好房,景色也可以,但

美在浅尝辄止

流沙

城郊有一处房产,地处山谷之中,两边有百亩青山,凭栏处,满眼是绿。

朋友喜欢极了,花50余万元购得一套。他还邀我去欣赏,先坐公交车到城郊,步行10余分钟到山下,有一长长的坡需要爬。房是好房,景色也可以,但我受不了那长长的山坡。

我委婉地提了出来。朋友说:“这坡好啊,在香港,凡是富豪都是住山上的,像太平山,那里的坡更长呢。”我无话可说。

朋友装修、入住,然后又马上唉声叹气。原因就是这条坡,居家是天天需要出入的,每天至少进出两趟,如此上上下下攀登,一两次倒也罢了,天天如此,谁能受得了?朋友举香港太平山豪居的例子,其实无对比性。他们出则以车代步,且不用自己驾车。妻儿出行,也有家佣驾车,怎会念及每日爬坡之苦。更有甚者,这些富豪的山间之居,只是周末度假之用,日常生活,是在城中的。

朋友眼中美好的房产,倒留下诸多遗憾。

记得以前有位女同事对我说,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希望能住在海边,有一幢临海的房子,每天可以听着海涛声入眠。

但是,我可以断言,如果让她真的住到海边,不消一个星期,她便会打消这个念头。海边的腥味能忍受吗?海边潮湿的空气能忍受吗?海边无穷无尽的大风能忍受吗?夜晚翻腾不止、喧嚣不已的海浪声能忍受吗?

海边小屋很浪漫,但它只适合住一晚——只住一晚,才是美妙的。

是的,我们每个人都会犯错。但许多错误都是追求美好时酿下的,也许是这个世界存在着太多美好的东西,但许多美好,往往经不起生活的一次次验证,它的美好,只容许我们浅尝辄止。

(陈健豪摘自2006年11月16日

《扬子晚报》)

槲鸡捕食

刘保安

在非洲大草原上有一种鸟,叫做槲鸡。这种似鸟又似鸡的动物奔跑速度非常快,它每秒钟可以跨出20步,时速达40公里,远远超出了我们平时骑自行车的速度。正是槲鸡的这种善于奔跑的能力,使它获得了“Roadrunner”的雅号,翻译成中文就是“马路奔跑者”或“跑路者”。连著名的NBA球队圣安东尼奥马刺队的前身——得克萨斯槲鸡队,也借助了槲鸡善于奔跑的美称。

槲鸡属杂食类动物,常常捕捉草原上的蚂蚱等小型昆虫为食,有时为了抢夺食物也与出没于草原上的蛇类争斗。在静静的草原上,经常可以见到槲鸡追赶野兔的场面,形成了“鸟兔赛跑”的奇特景象:灌木旁、草丛中,槲鸡在后奋力猛追,紧紧跟随;野兔在前,慌不择路,横冲直撞,惊醒和抖落了栖息在草叶和灌木上的昆虫,使它们四处飞散。槲鸡不时放慢追赶的脚步,去啄食飞来飞去的昆虫。原来,这是槲鸡获取食物的一种手段。虽然它经常追逐野兔,但从不伤害它们,只是借助它们逃窜的力量,惊起静态中的昆虫,完成自己的捕食。

(水云间摘自《知识窗》

2006年第12期)

你是别人的一棵树

佚名

有个人一生碌碌无为,穷困潦倒。这天夜里,他实在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就来到一处悬崖边,准备跳崖自尽。

自尽前,他号啕大哭,细数自己遭遇的种种失败挫折,崖边岩石缝里长着一株低矮的树,听到他的经历后,也忍不住流下了泪水,跟着“呜呜”地哭了起来。这个人见树也哭了,就问:“难道你也有不幸?”

小树说:“我是这个世界上最苦命的树,生在岩石的缝隙间,营养不足,环境恶劣,枝干不得伸展,形貌生得丑陋。我看似坚强无比,其实是生不如死呀!”

人说:“既然如此,为何还要苟活?”

树说:“死倒也容易,但你看到我头上这个鸟巢没有?此巢为两只喜鹊所筑,一直以来,它们在巢里栖息生活,繁衍后代。我要是不在了,那两只喜鹊咋办呢?”

人忽有所悟,马上从悬崖边退了回去。

其实,每个人都不只是为了自己活着,无论怎么渺小、卑微的人,也是一棵伟岸的树。

(李晓霜荐)

(作者:流 沙等 字数:1725)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