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娃的诞生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2005年11月11日,2008北京奥运会吉祥物“中国福娃”正式公布,作为吉祥物修改创作组组长,韩美林讲述了“福娃”诞生的台前幕后。草稿装了七十四麻袋北京2008年奥运会吉祥物征集工作从2004年8月5日开始。到截稿时刻,3000多件来

2005年11月11日,2008北京奥运会吉祥物“中国福娃”正式公布,作为吉祥物修改创作组组长,韩美林讲述了“福娃”诞生的台前幕后。

草稿装了七十四麻袋

北京2008年奥运会吉祥物征集工作从2004年8月5日开始。到截稿时刻,3000多件来稿,不计其数的咨询电话,让负责征集的工作人员忙得不亦乐乎。

2004年12月15日,北京奥组委邀请陈逸飞、郑渊洁等24名在艺术、文化领域具有杰出成就的专家学者展开评审,56件作品脱颖而出。17日,经过著名艺术家靳尚谊、常沙娜等10名中外专家的审阅和评议,大熊猫、华南虎、龙、孙悟空、拨浪鼓以及阿福被选定为北京奥运会吉祥物的修改方向。随即,奥组委成立了由工艺美术大师韩美林领衔的吉祥物修改创作小组。

“尽管确定了修改方向,但能不能从这6件中最终产生吉祥物,我们当时心里也没有底。”2005年3月11日,由韩美林任组长的9人修改小组,集中到北京怀柔雁栖湖。“我们那时的任务就是尽快拿出6件作品的修改方案。”

“围绕着6件作品,我们翻来覆去地画出了很多图形。一个上午就能用光500张一包的A4复印纸。”他们翻阅了大量的参考资料,从不同角度对6件作品进行全面修改。“好玩的不好用,好用的又与以往雷同,怎么都觉得不合适。”

当初,推荐评委会非常看好拨浪鼓,觉得它很能够起到营造气氛的作用,也很好玩。可是,拨浪鼓没有脚,缺乏运动元素,在应用上也有很大障碍。

老虎的形象不错,但作为单个吉祥物,1988年汉城奥运会上已经用过;熊猫是中外赞誉的形象,但用得太多了,再创作的余地十分有限;孙悟空在中国家喻户晓,商业开发价值不大;中国龙的概念非常硬朗,亲和力相对较差,西方对龙的理解也存在着差异。

“我们还将6件作品做了组合,比如把熊猫、孙悟空和老虎放在一起,但形态和颜色搭配都不十分好看。”

“在吉祥物的制作过程中,我们还要考虑到它的造型动作。还需要体会孩子们的感觉,要有爱心。”韩美林说,“这套吉祥物要融动物与人的形象于一体,要让观众乐意把它抱起来。”

“那些日子,我们天天讨论,甚至发生过争吵,最终方案是在大伙交流、辩论与交锋中碰撞出来的。”韩美林说,“修改创作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确定了以一组五个形象代替原来的单一作品,来表达2008年奥运会的丰富内涵,而这个最核心的创意,就是看到一幅表达中国传统‘五行’思想的参赛作品后,在相互启发与碰撞、探索与创造的过程中,最后形成的共识。”

“从创意到内涵,从色彩到用笔,从图案到文字,哪怕是一个微末的细节,都经过了反复分析与研究。”韩美林感慨地说,“我们先后进行了六七十次的修改,重大修改至少有十多次。画了大约4000多幅底稿,光草稿纸绝对能装满七十四麻袋。”

封闭四周创作吉祥物

3月29日至6月9日,北京奥运会吉祥物的修改和创作进入到主攻阶段。为了便于工作和保密,创作修改组的工作地点搬迁到位于北京市通州区的韩美林工作室,具体由清华大学的吴冠英、陈楠和韩美林工作室的赵金鑫继续协助韩美林的工作。

“我们参与设计修改的所有人员都与北京奥组委签订了不提前透露吉祥物的保密承诺书。”

修改过程很重要的一个问题是,专家们都感觉到,单独的一件作品不足以满足设计上要求吉祥物具有综合含义的需要。修改工作陷入了困境。国内各地方由政府支持的“申吉”活动更让小组成员感到身上肩负的责任重大。

四川省以政府名义向北京奥组委提出申吉要求,请全国著名专家设计大熊猫形象;青海、新疆和西藏也以结盟形式联手推出藏羚羊;黑龙江、北京、福建也分别推出了丹顶鹤、麒麟、华南虎等……

“有不少朋友或是通过我身边的人和朋友找到我,希望我考虑这个考虑那个,把这个或是那个放进去,这当中也有领导的压力。”为此,北京奥组委专门给修改设计小组驻地安排了三个安全保卫,严格控制着这里所有人的进出。

韩美林说:“那个时候不保密不行,奥运吉祥物设计方案当时处在转型时期,要是有人知道吉祥物设计方案以后,给你注了册,咱们就很被动了。”

冷水澡冲出中国福娃

韩美林做过有关北京奥运的三个“组长”:会徽设计组长;会标创作组长;吉祥物设计组长。“最痛苦的就是这次吉祥物的设计,”韩美林停顿了一下,“在几百种备选方案中,我们选出了大家熟知的六种形象,但反复考虑后,觉得上述哪个单个形象都不能完全代表中国的奥运形象。”

修改创作小组向北京奥组委汇报后,奥组委提出了可以突破6件作品的框框,大胆尝试重新设计。这一思路启发了修改组成员,他们又看了一遍入围作品,发现一件由5个动物组成的作品在概念上有可取之处。于是,围绕“五”,大家展开了畅想。奥运有五环,中国有五行,世界有五洲,方位有五位,“五福临门”、“五子登科”等等,一口气说了十几个与“五”相关的讲究。

也就是在这天——2005年3月22日,五个一组的吉祥物创作思路初定下来。中国福娃的雏形渐渐浮出了水面。

韩美林清楚地记得,“那天是龙抬头,我画了一个晚上,效果都不好,没有啥收获。后来有点坚持不住,就干脆冲了个冷水澡,凉水洒在我头上时,一个激灵让我想到了点子:给娃娃们戴上动物特征的帽子!就这样,五个福娃一气呵成出来了。”

韩美林回忆说:“中国的大头娃娃不是挺好的吗,帽子不也是挺好的?把帽子和吉祥物联系在一起,这样,既可以戴老虎帽,也可以戴熊猫帽。我们就在这方面做文章,勾了一个初稿。五个娃娃就出来了。它代表金、木、水、火、土五行,融入中国彩陶的水纹、青铜文化等,火用了敦煌壁画的图形。”

2005年3月25日,奥组委主席刘淇等审看之后,充分肯定了“中国娃”的创作方向。同时提出用藏羚羊形象代替孙悟空形象的具体建议。

“五一”期间,韩美林根据执委会精神和各界提出的修改意见,对“中国娃”方案做了进一步修改完善。考虑到龙的形象在东西方存有分歧,提出了以北京传统风筝“京燕”造型代替“龙”的修改方案。在表现手法上,将申奥会徽毛笔的笔触和奥运会会徽中国印的风格相结合,大胆地采用中国传统水墨画的手绘技法,重新勾画了五个娃娃的形象,突出了吉祥物生动活泼的性格特质,在整体形象的艺术表现方面也有了重大突破。随后,专家组对这些形象进行了立体、三维的系列试验,发现这套吉祥物的动作完成得很好。

6月9日,北京奥组委第54次执委会审议通过了修改后的吉祥物方案,并确定了总的名称:中国福娃。

国际奥委会协调委员会主席维尔布鲁根在8月18日向北京奥组委发出了吉祥物确认函。之后,北京奥组委在国内、国际陆续对吉祥物进行了知识产权注册登记。至此,吉祥物设计方案有了正式“户口”。

设计中留下些许遗憾

在吉祥物整个创作修改过程中,北京奥组委在保密的同时积极听取了各方意见。

绝大多数人对吉祥物候选方案予以肯定,认为该组作品创意新颖、构思巧妙、造型生动、与众不同,选择一组形象而非单一形象作为北京奥运会吉祥物的思路,满足了各界人士对北京奥运会的期待;候选方案有浓厚的中国文化韵味;在创意和造型上比较完整,体现了中国风、民族情、现代感,体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较往届奥运会有一定突破。也有极少数人觉得吉祥物候选方案好像少些什么。

“众口难调,不可能人人满意。”韩美林意犹未尽地说,“吉祥物设计方案虽然得到了大多数人的好评,但也留下了些许遗憾。比如说中国书法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却没能很好地展现在奥运吉祥物上。我们做过数千种尝试,效果都不理想。看来我们只能将这一遗憾融入到日后吉祥物的生产中去了。”

(马勤摘自《齐鲁周刊》2005年第45期)

(作者:马 军 字数:3459)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