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流言的花样年华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嗯,奇怪的台风进入台风季节以来,陈小橘的身体变得紧绷绷的,好像花苞正在努力绽放。一觉醒来衣服又紧一些,好生别扭。更要命的是,她开始害怕和男生说话,害怕听到他们那鸭子般的声音,嘎嘎嘎,真烦人。好朋友们也不再像以往

嗯,奇怪的台风

进入台风季节以来,陈小橘的身体变得紧绷绷的,好像花苞正在努力绽放。一觉醒来衣服又紧一些,好生别扭。

更要命的是,她开始害怕和男生说话,害怕听到他们那鸭子般的声音,嘎嘎嘎,真烦人。好朋友们也不再像以往咋咋呼呼,她们都有了一个带锁的笔记本。陈小橘想,有什么天大的秘密不能说出来啊,真小气。

不光是陈小橘,五张桌子外的男生张驰也感到不对劲儿。他老忍不住想朝五张桌子外的那个位置看,那根本就是一个黄毛丫头嘛,连话都没怎么说过的,可他现在真的很想很想找她说话,随便说什么都可以。

他还怀疑身体里有一粒种子在拱,它会发芽了,会长出树干和枝叶,会撑破他的身体。台风过了,树没长出来,但他长高了10厘米,长重了6千克,声音变得比老山羊还难听。他更不敢找陈小橘说话了。同时他发现,那些成天打打闹闹的男同学也装起深沉来。他暗想,台风难道是妖怪吗?唉,管它呢,我还是继续踢我的球吧。

嗯,奇怪的台风。

唉,该死的黄昏

那个黄昏,张驰蹩脚的足球砸在了陈小橘的爆米花上,“嘭”,爆米花开了一地。张驰赶紧跑过来,还带着一股咸咸湿湿的热气。陈小橘望着他,心里也冒出一股咸咸湿湿的热气来。

张驰本来要开口道歉的,可他闻到了一阵青苹果味儿,是陈小橘身上发出的。他恍然明白了,他身体里随时可能长出来的那棵树是苹果树。

陈小橘总觉得那个咸咸湿湿的家伙在盯着自己看,他的目光扫过来,像一朵花开在自己的背脊骨上,痒痒的,但她不敢回头。其实张驰才不敢那么大胆呢。他把书竖起来,目光越过书顶看过去,就像在看书那样。他还在书包里放了一只青苹果,苹果味儿不时透出来,他觉得舒心。

日子一天又一天,陈小橘也弄了一本淡绿色带锁的日记本。她总是晚上躲在被子里打着小手电写,她依旧梦见自己在草地上或者花园里奔跑,但花啊草啊的气味全是咸咸湿湿的。

唉,该死的黄昏。

喔,双猫记

张驰把青苹果一只只吃掉了,连皮带核。他希望又担心着,身体里真的要长出一棵苹果树了,那怎么得了?

他去买了两张电影票,是《加菲猫之双猫记》,周末场。他写了个纸条:陈小橘,我想请你看电影。你能答应吗?我在电影院门口等你。张驰。

陈小橘在语文书里发现电影票和纸条,她赶紧收起来塞进书包。回到房间躲进被子了,她才拿出来仔细看,她把这27个字全吃进了肚子里。

她去了,还穿了印着樱桃的连衣裙。张驰抱着一大包爆米花傻傻地等在门口。她走到他面前,轻声说:“咱们进去吧。”就低着头往里走。张驰点点头,跟班一样跟在后面。

座位并排在一起,青苹果味儿、咸咸湿湿味儿在空调里显得格外清晰。电影不知道演的什么,爆米花也食不知味。两人没说一句话,却都冒了一身汗。有几次,胳膊还碰到了胳膊。

散场出来,星星也出来了。张驰提议,咱们走走吧。说完就推着车闷头往前走,陈小橘跟在后面像个跟班。从草坪路到梧桐树路,再到喷水池,不知不觉又绕回电影院,下一场电影要开演了,竟有几个同学迎面走来。谁是谁他们都看不清了,只看到他们惊愕的嘴巴。这是一个不眠之夜。陈小橘和张驰什么梦也没有做。欢喜着,担心着,忐忑着,微笑着。

喔,双猫记。

对,成熟男人

《加菲猫之双猫记》后,陈小橘和张驰的名字不断被同学们连在一起说出来,他们窃窃私语或者公开谈论。有男生直截了当问张驰:“哥们儿,你和小美女陈小橘在谈恋爱?你可真行啊。”好朋友拉过陈小橘:“你和张驰那家伙好上啦?你真有魅力!这下肯定有女生伤心咯!”

陈小橘和张驰的反应都一样,他们都眼睛瞪了老大,浑身一颤,傻傻地“啊”了一声,然后不说话了。面对自己的朋友,一方面难为情,一方面却觉得应该说实话。但实话究竟是什么样的?自己有没有啊?没有写过情书,纸条算不算?没拉过手,胳膊碰到胳膊闪电般躲开算不算?约会嘛,看电影算不算?好晕。真想问问对方,我们有没有谈恋爱,可当然不敢。

他们只好刻意回避对方,不再说一句话。其实本来也没说过几句,谣言就会随风飘散吧,以前不是也有别的同学的谣言吗?然后,该怎样就怎样吧。

可谣言却变得越加鲜活生猛起来,到最后,已经有了跌宕起伏的情节和耸人听闻的细节。陈小橘上厕所时,听见一个女生说,二班那个像洋娃娃的陈小橘和那个很酷的张驰好上了,两人手拉手去看电影,张驰还喂爆米花给她吃!可亲密了!

后来还有,他们在足球场约会,张驰为此和以前的女朋友分手,那女孩差点自杀;陈小橘的妈妈气愤地拿着菜刀去找张驰妈妈,要她儿子不要再纠缠自己的女儿以免影响学习,诸如此类等等。它们或快或慢地在同学中流传,几经改版到了陈小橘耳朵里,早已超出了她的承受力了。她撕了日记本,烧掉小纸条。她还想,妈妈知道了怎么办?老师知道了怎么办?他们会失望,会以为她就是这样一个坏女孩。她只好躲在被子里哭。

张驰先是笑,然后是生气,再然后是愤怒,再再然后对几个男生大打出手。但最后,他像个成熟的男人那样冷静下来了。他清楚地知道,无论他吞掉多少苹果籽,他身体里也绝不会长出苹果树来。他也明白了,谣言事件以及他真正喜欢陈小橘这件事,都要学着成熟处理。

对,像个成熟男人。

好,一起划船

那天早自习,张驰沉静地走上讲台,开始了他的演讲。

他说,这段时间,关于我和陈小橘的谣言闹得很凶,我没有兴趣去澄清。我只想说两点:一、那些谣言带来的伤害,我想没有人承受得了,换作是你们自己也一样,设身处地想一想吧。二、我承认我喜欢陈小橘还请她看过电影,可这个年龄,你们也有暗暗喜欢的人吧,看场电影散散步有什么大不了?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个人心里自有分寸。现在的我们都在同一条船上,渡着同一条叫青春的河。河里有风浪有暗流,也有令人炫目的海市蜃楼,我们可能迷失也可能在河心里打转,但我们誓不回头且终将靠岸。把一段成长抛在身后,抵达另一段成长,这才是我们真正的目标。

说完了,他从容不迫地走到陈小橘面前,说:“我们一起划船吧,等到了河对岸,一切就让它顺其自然。”

等全班同学的掌声响起时,陈小橘这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她转过头,朝张驰笑着说:“好,一起划船。”

(陈子仪摘自《少男少女》2006年12月B刊,邹晓萍图)

(作者:蒹葭苍苍 字数:2773)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