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瑞为什么不得过敏病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我们年年都等着翰瑞得过敏病。美国的过敏病不是大病,却有铺天盖地的气势。有人春季发,有人秋季发,篮球健将、网球高手都未能幸免。若问美国人什么是过敏病,他们擤着鼻涕,抹着眼泪,使劲儿地摇头,半响才说:“就是不为什么原

我们年年都等着翰瑞得过敏病。

美国的过敏病不是大病,却有铺天盖地的气势。有人春季发,有人秋季发,篮球健将、网球高手都未能幸免。若问美国人什么是过敏病,他们擤着鼻涕,抹着眼泪,使劲儿地摇头,半响才说:“就是不为什么原因地难受。”他们觉也睡足了,饭也吃得不饥不饱,各种锻炼都如期进行,可是还是生病。要说“不为什么原因”,并不是那么回事。美丽的花朵、飞扬的小绒毛都可能是直接的原因。那些小东西一高兴起来一开放、一飘扬,就会让不少人声泪俱下打喷嚏、流眼泪,一浪接一浪,令人生气却又不由自主。

移民们,尤其是来自第三世界的移民们,由于在本土已经身经百战,与各类流感,传染病有小半辈子的较量,所以来美的头几年,都是刀枪不入,无比坚强。就是那些过去一年至少感冒发烧4次,兜里时刻少不了咽喉片,咳嗽糖的人们,现在和患流感的老美鼻子对鼻子地争论,第二天还是眼不眨,鼻不痒地来上班了。

但是这种情形,很快成了“好花不常开”,移民们在美国待上5年,就是接近“大限”。流感可能会逃得过去,过敏病却不一定逃得过去。这过敏病不大痛不甚痒,不死不活地年年造访,让人又恼又气。药房商店的药品倒是琳琅满目,但是没有一个可以彻底解决问题。

但若没有被过敏病整得半死,若对它并不深恶痛绝。谁也不愿意接受药物治疗那套烦琐而未必见效的折磨。难怪现在有那么一大批同病相怜的过敏病病人,他们年年抱怨,却又年年‘‘如既往地擤鼻涕抹眼泪。

来自印度的翰瑞,别的方面没话说,就是有点儿不讲卫生。时间久了,女士们自觉地不去观望他的皮鞋,男士们也懒得提醒他用厕完毕搓洗手指。好几问同事们一起吃中饭,翰瑞的饭粒莱屑掉在凳子上,只见他用手指一抹,毫不犹豫地往嘴里送去。

所以,翰瑞的5年期限一到,大伙儿都胸有成竹地等着看他如何应付过敏病。可是春天走厂,秋天来了,他一个喷嚏也没打过。第六年,第七年……他午年安然无恙。

翰瑞为什么不得过敏病?

有一天,翰瑞兴冲冲地捧了一本书,对着我们大叫:“总算有了理论根据厂

我们好奇,围上去探望,原来是新出的畅销书,著名科普作家麦特写的《基因》。书里有一段专讲哮喘病。哮喘病类似于过敏病,花香鸟语、木屑颜料、烟雾冷气,样样都能诱发哮喘,甚至诱发的因素可能只有睡眠这一条。科学家们发现,此病大批发生在相对比较卫生的城市地区。而且洗手频繁的孩子,得哮喘的儿率更高。有一种理论足,人体免疫系统靠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来源于大地的环境,一部分来源于人造疫苗。免疫系统是为了和病毒作斗争而存在的。过去几千年来,它忙着和那些致人死命的病毒搏斗,如今那些病毒都不见了,你猜会怎么样?它闲着没事儿千,就忙着找些不重要的东西来继续它的使命。那些东西,可能是漂浮在一束光线里的尘埃,可能是沾粘在被单上的小绒绒,也可能是落在地毯上的细猫毛……过敏病于足就应运而生了。

同事们惊呼,原来太干净了也不行啊!

看翰瑞这时候有点儿得意忘形,一个同事提醒他:“注意,只是不能‘太’干净了,并不是说不卫生是可以鼓励效仿的。另外,书中的那些话,只是假设性的理论,并不足天衣无缝的科学发现。”翰瑞忙点头:“那是,那是。不然我怎么会只捡凳子上的饭粒,不拾鞋底下的花生呢!”

大伙儿一阵哄笑之后,另一个同事说:“要是天下只留下榔头,榔头就会把所有的东西都当成钉子。”我忙问这是不是他自己的话,他说,那是高级不到成语,粗俗不到俚语的美国俗语。他又问:“你们中文里有没有对应的话啊?”我马上想到:“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翻译给大伙儿听:水大干净,池塘里就没有鱼了:人要是过分精明了,就没有伙伴了。他们听罢叹道:“什么事到了你们中国人那儿,都成了哲学问题。”

我一想,还真是哲学问题呢。天下万物生机,怎么能只留下榔头和钉子?凡事不能太顶真较劲走极端。手不必洗得太净太勤,人不必太清高,孩子不必太闭塞,交友也不必太严格……阳光里的尘埃,被单上的绒绒,留在那里本来是无伤大雅的啊!

第二天,我去图书馆借了《基因》这本科普读物。见到翰瑞,我把书递上去:“告诉我你那个故事在第几章?”他狡黠一笑:“你把全书看完了,自然就知道了。”我憋着气,果真不几天就把三百多页的一本书看完了。那还真是一部读来饶有兴味的书呢。

(穆乃堂摘自《现代家庭》2001年5月上半月版)
(作者:梦 苑 字数:1853)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