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2005年10月至2006年1月,《青年文摘》杂志社与新浪网携手举办博客短篇文学大赛,展示各路网络写手的最新佳作。从本期开始,我们将刊发其中的优秀作品,以飨读者。乔住七楼,桐桐住八楼,那年暑期末他家搬了来,桐桐拿着网球拍上

2005年10月至2006年1月,《青年文摘》杂志社与新浪网携手举办博客短篇文学大赛,展示各路网络写手的最新佳作。从本期开始,我们将刊发其中的优秀作品,以飨读者。

乔住七楼,桐桐住八楼,那年暑期末他家搬了来,桐桐拿着网球拍上楼,乔正好下去,他们定格在三四个楼级的距离,定格在十六岁的夏天。桐桐不敢抬眼望,只看见自己的白鞋白袜亮得耀眼,照得脸庞热辣辣的。

开学了,班主任站在教室门口和一个人到中年妖媚依旧的女人说话,那女人走过来,笑盈盈地对桐桐说:“你也在这个班啊?”少女桐桐有片刻的惊慌,她嚅动着嘴唇,答“是”,冲着那女人笑了笑,便一头钻进教室里去。后半晌才想起来,她是新搬来的邻居,乔的母亲,那一上午,桐桐都只看到她润黄的圆脸和两瓣鲜红的嘴唇在眼前晃动。

桐桐坐在第一排,所以除讲台之外,其他都是遥远而陌生的世界,犹如她在级里的排名,高高在上。可是这个学期她的名次保不住了,一匹“黑马”趾高气扬地挂在榜上。桐桐恨恨地低下头,却把那个名字滴滴见血地钉在了心上。那匹黑马名叫乔。

桐桐是才女,每到作文课,她的作业本总是满教室飞扬,桐桐常常是最后一个看到老师评语的人,她淡淡地合上本子,老师龙飞凤舞的红字才是最终的肯定,对她来说。

有一次老师布置的题目是无题,叫大家随心所欲地写点什么。桐桐想起昨晚的梦,写下《落雁惊魂》,她忐忑不安地等待老师的评价,她知道待她如关门弟子的语文老师是最不喜欢她这样感性泛滥的。快下课时,她等来了自己的作文本,不是从老师手里接过来的,而是乔从教室另一头绕了个大圈,双手恭恭敬敬地递到她手上的。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仙风云履地回到教室后排的座位,桐桐直直地坐在座位上,目不斜视,眼角的余光却一直跟着那个白色的身影走。她心里敲起小鼓,那一双完全不同于暑假他刚搬来时在楼梯上相遇时的明快俊朗的眼睛啊。

快大考了,桐桐心烦意乱,下晚自习了还不想回去。等点着蜡烛继续温书的同学们一个个都走光后,她无聊地关上抽屉,向教室外走去。快到后排时,她突然放慢了脚步,葱葱玉指轻轻地抚过一张又一张孪生兄弟般的课桌,究竟哪张课桌属于乔呢?

大一寒假聚会散后,桐桐将围巾甩到肩后,小跑追上大步流星走在前面的乔,他高了也壮实了,用对小妹妹的语气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她说话。那年冬夜有积雪,雪化的时候他们照例要启程了,桐桐回省城的学校,乔远一点,他的学校在北京。

樱花开的时候,桐桐打开乔几个月前按同学录上的地址寄来的圣诞卡,例行公事的问候语气,她凑近烛光,再细细看一次印在卡片下面的诗——

曾经那样丰润的青蓝与翠绿/都已变成枯黄和赭红/到那时你就会明白/一切我们爱过的和恨过的/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

那时席慕蓉的诗正风靡校园,特有的手绘飞天羽毛和长发飘起之下那双沉郁的眼睛,不可遏制地再一次深深粉碎她的心。夏天快来了,乔的信却永远不会再来。

五年后的春节,是桐桐结婚的日子,乔也刚好回来了。那天晚上,送亲的人们拥着花团锦簇的桐桐走向花车。走到七楼的楼梯口时,她心里忽地一动,乔家的大门少见地在深夜敞开着,没有开门厅的灯,从书房里漏出一线清冷的日光灯的颜色。桐桐吸了一口气,又是冬天了,但没有下雪。桐桐优雅地昂着脖子,她知道自己很美,做了新娘的她更是美得不可方物,可是这段楼梯怎么那么长,周围的人为什么那么烦。她举步维艰地踩着一地的花瓣,一步一步挣扎着走向一楼,她笑得雍容华贵,天鹅一样的脖子得体地转来转去,就是没有正眼看一次七楼门内那个长长的白色身影。

当一切声音停止,什么都看不见的时候,桐桐嘘了一口气,拉起婚纱下摆。她走了那么远,十六岁的夏天,那个俊秀的少年,还有一地的花瓣。(侯海波图)

(作者:刘燕妮 字数:1714)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