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下台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叶小凤、徐菩美、赵雅清……”月考分数结算出来,老师开始发成绩单。老师是按照成绩高低一个个喊名字,愈前头的成绩愈好,愈落后的,表示愈差,从一门,两门红字到三门红字,不用明讲,大家心里有数。“桂文亚!”老师喊我的名字,我跳

“叶小凤、徐菩美、赵雅清……”月考分数结算出来,老师开始发成绩单

老师是按照成绩高低一个个喊名字,愈前头的成绩愈好,愈落后的,表示愈差,从一门,两门红字到三门红字,不用明讲,大家心里有数。

“桂文亚!”老师喊我的名字,我跳了起来,匆匆跑向讲台,低着头,又匆匆回到座位上。

英文五十八、理化五十二、数学三十二!我难堪地盖住半张成绩单,尽管田文九十二、历史八十七;地理八十五,又有什么用?大家统统看得很清楚,每次月考发成绩单,班长是倒数第几名,总是紫红了脸。

下了课,我闷闷不乐地从书包里抽出向赵怡德借的《侠隐记》。还是看小说好,公爵说:“我活在世上做什么?别的做不了,只好把往事想想,聊以自慰,你能够看我一眼,我好似得了至宝,就将它收藏在我的心里……”

公爵爱恋着王后,正在说着情话,他的情话是多么甜蜜呀,甚至表白:“你若是爱我,我死了也甘心。”

但是我好像没有被这些伟大的甜言蜜语骗过,我并没有陶醉.我心里记挂的还是那张三门红宇的成绩单,要怎么拿回去盖章。妈妈忧虑加上生气的表情,好像乌云一样飘在窗外的蓝天上。爸爸在外地出差,每封家书总是千叮咛万叮咛,努力用功,加强英文,数学,要考上一所好高中,才有希望进大学……

数学,数学!要不是背中了一道例题,我恐怕只猜对五题是非选择。刚开始学几何,老师很有耐心地一讲再讲,他说不懂没关系,慢慢来。第一次小考下来,’班上有二十个同学不及格,还有几个人吃了鸭蛋的,我就是其中之一。“没关系。”老师拍拍我的头。第二次小考,不及格的人少多了,但是还有几个人吃鸭蛋,我考了二十分。“进步了!”老师鼓励我。只是第三次小考,唉!我又抱了鸭蛋。

陈培武老师真的很好,教学认真,也没有暴力倾向;顶多是在同学吵闹的时候猛拍黑板,发出连珠炮般的警告,不要讲话不要讲话不要讲话!他不像隔壁班的闹罗王,对学生又打又骂的,他也不会像某些老师专爱冷嘲热讽成绩不好的同学。可是,鸭蛋抱多了以后,老师大概太失望了,也就不再理会我了。我记得,他还没教我们班的时候;每回在操场上看见我,总是笑眯眯地招招手:“小班长,骑脚踏车要小心哟!”

功课好,就是好学生,功课坏,就是坏学生,“活在世上做什么?别的做不了,只好把往事想想!”痴情的公爵还有往事可想,我呢?功课不及格,活在世上有什么用?

成绩单藏在书包里已经有两天了.老师催交,我说忘了带。我不敢拿回家给妈妈看悬真的。上次月考只有数学不及格,这次居然多加两门!妈妈一定怪我小说看多了,《西游记》、《浮生六记》、《老残游记》、《双城记》、《基督山恩仇记》……还有,还有外加那几十大本武侠《黑旗令》。

其实和小说没有关系。我上数学、理化课时也很用心听讲,也好像听懂了。问题就出在考试,新题目一出,就不会了。爸爸叫我念英文,我也念了,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坐在院子里大声朗诵,虽然有点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但还不至于不及格。

也许我不应该开老师玩笑。那天班会即兴节目,我踮起脚尖,手里夹着一支粉笔,学英文老师一扭一扭地走进教室,轻轻那么一扔,半截粉笔刚好掉进黑板槽里,然后扯着嗓子娇娇细细地说:“Good morn-ing,everybody!”全班同学一阵爆笑,我也得意地扬眉咧嘴。

千不巧,万不巧,这伟大的杰作居然被正好经过教室的英文老师看见了.第二天一早,我就被导师喊了去教训一顿。

“李老师非常生气,认为你太没礼貌,而且,她还怀疑上个星期甩在她白裙子上的黑墨水也是你弄的。

“不是我,我抗辩道”

“还有,你是不是去看了《聚山伯与祝英台》?”

我点点头,老师怎么会知道我着电影的事?

“李老师说,你的英文练习本里夹了两张凌波和乐蒂的明里照片!”

“不是我说,你是班长,在班上应该起带头作用,凡事以身作则,怎么反而调皮捣蛋?马上就要升初三了,不用功,是考不上高中的,光是文科好没什么用。成绩单上三门主科不及格,怎么得了?你看善班、美班、沮班,哪一班的班长不足前三名?你啊!光顾着玩,上课偷看课外书,下课抢着打躲避球……”

老师的嘴巴像鱼缸里的金鱼,一张一合,镜片后面的眼睛突突的;凶巴巴的。老师继续说了一大堆一大堆,我都不记得了,只有“哪——班的班长不是考前三名”这句话好像针—样戳得我昼夜难安。

“我不要!我不要!’连着几晚,我都做了相同的噩梦,梦见同学在背后指指点点,他们说什么我没听见,脸上的表情却清清楚楚地写着:’三门主科不及格还当班长,差劲,差劲!”

又不是我自愿的,我哭了起来。一年级新生入学,老师问,谁在小学里当过班长?有几个同学指着我。老师说我有经验,就指派了我。我小学六年来的成绩虽然不在前三名,前十名还是保持的。可是,那是小学,现在是现在,而且,我并不知道当班长一定要功课好!

妈妈检查我的书包,终于发现了成绩单——还有《侠隐记》!

她气得先把成绩单丢在地上,然后把《侠隐记》用力一撕,撕成两半,丢进字纸篓。

和老师一样,妈妈没完没了地训个不停,我却在想,借来的书撕破了,该怎么还?

“把手伸出来!”这是家规,每回做错事不足罚跪,就是用裁衣服的尺子打手心。

打就打,我把手伸得直直的;一点也不服气。被打的滋味不好受,最后我又哭了。

学期结束,新的一学期又要开始了。选举班级干部,我以次高票当选副班长。

“我弃权!”鼓起勇气;举起手来坦白我的罪状,“应当让功课好的同学担任这个职位!”

教室突然间安静的连一根针落地都听得见似的,很多同学都瞪大眼睛望着我。我的胆子;也忽然间变小了,几乎是用一种自卑的;微弱的声音又重复了一次刚才的宣言。

老师礼貌了还是说了几句挽留的话,我只是一个劲地摇头。

我恢复了平民身份。

下课,赵怡德跑来找我:“想不想看《茶花女》?借你!”

万一又被撕破了?我说。对于刚才发生那件事,心里头还是觉得很乱。

“再用胶纸一页页粘好还我啊!”她笑嘻嘻的,对我在“大选”时的怪异言行一点也不感觉奇怪似的。
(作者:桂文亚 字数:2646)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