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过,我很乖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我自愿放弃治疗她一出生就不知亲生父母,她只有收养她的“爸爸”。1996年11月30日,那是当年农历10月20日,因为“爸爸”佘仕友在永兴镇沈家冲一座小桥旁的草丛中发现被冻得奄奄一息的这个新生婴儿时,发现她的胸口处插着一张

我自愿放弃治疗

她一出生就不知亲生父母,她只有收养她的“爸爸”。

1996年11月30日,那是当年农历10月20日,因为“爸爸”佘仕友在永兴镇沈家冲一座小桥旁的草丛中发现被冻得奄奄一息的这个新生婴儿时,发现她的胸口处插着一张小纸片,上面写着:“10月20日晚上12点”。

家住四川省双流县三星镇云崖村二组的佘仕友当时30岁,因为家里穷一直找不到对象,看着怀中小猫一样嘤嘤哭泣的婴儿,余仕友几次抱起又放下,最后咬咬牙,他再次抱起婴儿,叹了一口气:“我吃什么,你就跟我吃什么吧。”

佘仕友给孩子取名叫佘艳,单身汉买不起奶粉,就只好喂米汤。春去春又回,如同苦藤上的一朵小花,佘艳一天天长大了,出奇地聪明乖巧,乡邻都说捡来的娃娃智商高,都喜欢她。尽管从小就多病,在爸爸的担惊受怕中,佘艳慢慢地长大了。

命苦的孩子的确不一般,从5岁起,她就懂得帮爸爸分担家务,洗衣、煮饭、割草样样做得好,她知道自己跟别家的孩子不一样,别家的孩子有爸爸有妈妈,自己的家里只有她和爸爸,这个家得靠她和爸爸一起支撑。

上小学了,佘艳知道自己要好学上进要考第一名,不识字的爸爸在村里也会脸上有光,她从没让爸爸失望过。她给爸爸唱歌,把学校里发生的趣事一样一样讲给爸爸听,把获得的每一朵小红花仔仔细细贴在墙上,偶尔还会出道题目考倒爸爸……

2005年5月开始,她经常流鼻血。有一天早晨,佘艳正欲洗脸,突然发现一盆清水变得红红的,一看,是鼻血正向下滴,不管采用什么措施,都止不住。

实在没办法,佘仕友带她去乡卫生院打针,可小小的针眼也出血不止,腿上还出现大量“红点点”,医生说:“赶快到大医院去看!”来到成都大医院,等候时,她坐在长椅上按住鼻子,鼻血像两条线直往下掉,染红了地板。医生见状,连忙带孩子去检查。检查后,医生马上给他开了病危通知单。她得了“急性白血病”!

这种病的医疗费用一般需要30万元!佘仕友蒙了。看着病床上的女儿,他只有一个念头:救女儿!借遍了亲戚朋友,东拼西凑的钱不过杯水车薪,距离30万元实在太远,他决定卖掉家里唯一还能换钱的土坯房。可是因为房子太破旧,一时找不到买主。

看着父亲那双忧郁的眼睛和日渐消瘦的脸,佘艳总有一种酸楚的感觉。一次,佘艳拉着爸爸的手,话还未出口眼泪却冒了出来:“爸爸,我想死……”

父亲一双惊愕的眼睛看着她:“你才8岁,为啥要死?”

“我是捡来的娃娃,大家都说我命贱,害不起这病,让我出院吧……”

6月18日,8岁的佘艳代替不识字的爸爸,在自己的病历本上一笔一划地签字:“自愿放弃对佘艳的治疗”。

8岁女孩乖巧安排后事

当天回家后,从小到大没有跟爸爸提过任何要求的佘艳,这时向爸爸提出两个要求:她想穿一件新衣服,再照一张相片,她对爸爸解释说:“以后我不在了,如果你想我了,就可以看看照片上的我。”

第二天,爸爸叫上姑姑陪着佘艳来到镇上,花30元给佘艳买了两套新衣服。三人来到照相馆,佘艳穿着粉红色的新衣服,双手比着V字手势,努力地微笑,最后还是忍不住掉下泪来。

她已经不能上学了,她长时间背着书包站在村前的小路上,目光总是湿漉漉的。

《成都晚报》记者傅艳从医院方面得知了情况,写了一篇报道,详尽叙说佘艳的故事。旋即,故事在蓉城传开了,成都被感动了,互联网也被感动了,从成都到全国乃至全世界,所有爱心人士开始为这个弱小的生命捐款。短短10天时间,来自全球华人捐助的善款就已经超过56万元,手术费用足够了,小佘艳的生命之火被大家的爱心再次点燃!钱都到位了,医生也尽自己最大努力,一个接一个的治疗难关也如愿地一一闯过!大家沉着地微笑着等待成功的那一天!

6月21日,放弃治疗回家等待死神的佘艳被重新接到成都,住进了市儿童医院。钱有了,卑微的生命有了延续下去的希望和理由。佘艳接受了难以忍受的化疗。小女孩的坚强令所有人吃惊。她的主治医生徐鸣介绍,化疗阶段胃肠道反应强烈,佘艳刚开始时经常一吐就是大半盆,可她“连吭都没吭一声”。刚入院时做骨髓穿刺检查,针头从胸骨刺入,她“没哭,没叫,眼泪都没流,动都不动一下”。

佘艳从出生到死亡,没有得到一丝母爱的关照。当徐鸣医生提出:“佘艳,给我当女儿吧!”佘艳眼睛一闪,泪珠儿一下就涌了出来。第二天,当徐鸣医生来到她床前的时候,佘艳竟羞羞答答地叫了一声:“徐妈妈。”徐鸣开始一愣,继而笑逐颜开,甜甜地回了一声:“女儿乖。”

两个月化疗,佘艳陆续闯过了9次“鬼门关”,感染性休克、败血症、溶血、消化道大出血……每次都逢凶化吉。由省内甚至国内权威儿童血液病专家共同会诊确定的化疗方案,效果很好,“白血病”本身已经被完全控制了!所有人都在企盼着佘艳康复的好消息。

但是,化疗药物使用后可能引起的并发症非常可怕。与别的很多白血病孩子比较,佘艳的体质差很多,经此手术后她的体质更差了。

8月20日清晨,她问记者傅艳:“阿姨,你告诉我,他们为什么要给我捐款?”

“因为,他们都是善良人。”

“阿姨,我也做善良人。”

“你自然是善良人。善良的人要相互帮助,就会变得更加善良。”

佘艳从枕头下摸出一个数学作业本,递给傅艳:“阿姨,这是我的遗书……”

傅艳大惊,打开一看,果然是小佘艳安排的后事。这是一个年仅8岁的垂危孩子,趴在病床上用铅笔写了三页纸的“遗书”。孩子太小,有些字还不会写,有个别错别字。看得出整篇文章并不是一气呵成写完的,分成六段。整篇文章“傅艳阿姨”或“傅阿姨”共出现7次,还有9次简称记者为“阿姨”,这16个称呼后面,全部是关于她离世后的“拜托”,以及她想通过记者向全社会关心她的人表达“感谢”与“再见”。

“阿姨再见,我们在梦中见。傅艳阿姨,我爸爸房子要垮了。爸爸不要生气,不要跳楼。傅阿姨你要看好我爸爸。阿姨,医我的钱给我们学校一点点,多谢阿姨给红十字会会长说。我死后,把剩下的钱给那些和我一样病的人,让他们的病好起来……”

这封遗书,让傅艳看得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我来过,我很乖

8月22日,由于消化道出血,几乎一个月不能吃东西而靠输液支撑的佘艳,第一次“偷吃东西”,她掰了一块方便面塞进嘴里。很快消化道出血加重,医生护士紧急给她输血、输液……看着佘艳腹痛难忍、痛苦不堪的样子,医生护士都哭了,大家都愿意帮她分担痛苦,可是,想尽各种办法还是无济于事。

8岁的小佘艳终于远离病魔的摧残,安详离去。

所有人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那个美丽如诗、纯净如水的“小仙女”真的去了另一个世界吗?记者傅艳抚摸着佘艳渐渐冰冷的小脸,泣不成声,再也不能叫她阿姨了,再也不能笑出声来了……

四川在线、网易等网站沉浸在泪海里,互联网被泪水打湿透了。每个网站的消息帖子下面都有上万条跟帖——一位中年男子喃喃低语:“孩子,你本来就是天上的小天使,张开小翅膀,乖乖地飞吧……”

2005年8月26日,佘艳的葬礼在小雨中举行,成都市东郊殡仪馆火化大厅内外站满了热泪盈眶的市民。他们都是8岁女孩佘艳素不相识的“爸爸妈妈”,他们默默地为小佘艳送行。

墓地有佘艳一张笑吟吟的照片,碑文上写着:我来过,我很乖(1996.11.30~2005.8.22)。后面刻着关于佘艳身世的简单介绍,最后两句是:在她有生之年,感受到了人世的温暖。小姑娘请安息,天堂有你更美丽。

遵照佘艳的遗愿,剩下的54万元医疗费留给了其他患白血病的孩子。这七个可怜的孩子,最大的19岁,最小的只有两岁,都是家境非常困难、挣扎在死亡线上的贫困子弟。

2005年9月24日,第一个接受佘艳生命馈赠的女孩徐黎在华西医大成功进行手术后,苍白的脸上挂上了一丝微笑:“我接受了你生命的赠与,谢谢佘艳妹妹,你一定在天堂看着我们。请你放心,以后我们的墓碑上照样刻着:我来过,我很乖……”

(金卫东摘自2005年12月27日《家庭主妇报》)

(作者:姜 峰 字数:3600)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