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青春写下美丽词句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读到辛弃疾这句词的时候,麦琪心里有了说不出来的滋味。阳光隔着玻璃放肆地喧哗,青天白日下,一阵冷冷急急的水流声从耳边呼啸而过,就这样忽然回到了,某年某月某个清晨。那天麦琪迟到,校园里

蓦然回首,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读到辛弃疾这句词的时候,麦琪心里有了说不出来的滋味。阳光隔着玻璃放肆地喧哗,青天白日下,一阵冷冷急急的水流声从耳边呼啸而过,就这样忽然回到了,某年某月某个清晨。

那天麦琪迟到,校园里空空的,回荡着朗朗读书声。她索性不急,慢悠悠地啃一口面包,深深呼吸带着栀子清香的潮湿空气。忽然,有人轻轻拍拍她的肩,“同学,请问高一(3)班怎么走?”麦琪回头,一阵清凉的气息扑面而来,仿佛棉花糖似的云彩缓缓飘过。这个男生穿了粉红色T恤和米色棉布裤子,头发是有点浅浅的褐色,瞳孔也是,就是那种最柔软最安静最宽容的浅褐色。

麦琪忽然就满脸通红了,胡乱指了指花台后面的教学楼,就急急忙忙地说:“啊,我要迟到了,bye-bye。”然后像一只受惊的小鹿,轻盈地跑了开去。一口气跑进教学楼,她才气喘吁吁地停下来,微微地把脸往回转了45度。那个男生不知道为什么,站在原地没动,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是周围一片明亮,就像,他是立在清晨阳光的漩涡里。

“喂,麦琪,想什么呢?”同桌李纯纯拍拍她。“我在想,辛弃疾年轻的时候,是不是也像我一样傻。”麦琪乐呵呵地说。如果我是一个生在宋朝的才女就好了,麦琪继续傻笑,这样我也可以大笔一挥,就作出一首感人的词来,拿去送给喜欢的人,真是又浪漫又含蓄又高雅啊。

风乍起,

吹皱一池春水

原来这个新转学来隔壁班的男生叫何野。第二天,基本全年级的女生都认识这个人了。人帅自然有知名度啦。虽然现在她可以光明正大地和李纯纯分享关于何野的一切,可是有些事情,她宁愿只属于自己一个人,把它小心地存放在青春这个雕着玫瑰花瓣的、小小的铁盒里。

麦琪最喜欢的,是每天放学以后的那一段时光。因为她家和何野回家的方向是一致的。何野总是走在马路左边的人行道上,麦琪就走在右边的人行道上。在喧嚣的人群里,隔着川流不息的车阵,麦琪感到安全。她就像一颗渺小的尘埃,就算紧紧跟随何野,就算一次又一次勇敢地把目光投向他,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反正谁也不会发现,有一个不起眼的女生,隔着宽阔的马路,努力地和对面的男生保持一致的步伐。

麦琪回到家,心情总是特别好,饭量也大增。吃完饭和妈妈翻相册,找到一张妈妈高中时候的毕业照,麦琪这才惊觉,原来妈妈真的像自己一样年轻过。她笑嘻嘻地指着上面一个最帅的小伙子问妈妈:“你以前觉得这个人怎么样啊?”妈妈的脸,居然不易察觉地有点红。

那天晚上麦琪一直躲在被窝里偷笑。大概从古代开始就是一样吧,20岁以下的女生,视线范围是很有限的,只看得见那些一米七五以上,或者“英俊”或者“忧伤”的男生,都有着,同样固执而柔软的心情。

少年不识愁滋味,

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麦琪后来就不喜欢辛弃疾了,原因就是这句话。这句话很有“狗眼看人低”的意思。“奇怪了,难道辛弃疾像咱们这么大的时候没犯过愁,要不怎么能说这种没良心的话呢?”讨论了很久,李纯纯郁闷地提出了这个疑问。

麦琪没回答她的问题,因为她在思考一个更重大的问题。该怎么告诉何野,自己喜欢他呢?

痴痴呆呆地想了三天,她终于灵感突现,逃了下午第一节课,跑去一家快递公司,求人家把一缸金鱼送到何野手上。工作人员死活不干,说是活的东西不能快递,死磨硬缠了半天,最后还是一个极具浪漫细胞的阿姨答应了下来,对她说:“行,我让他们给你送,你让我想起了我小的时候。”

可是晚上睡觉的时候,麦琪又开始犯愁了,自己在快递上只填了高一(2)班,却没写名字,何野怎么会知道是自己送的呢?麦琪悔恨得恨不得咬自己一口。青春真是让人愁也愁不完啊。

笑渐不闻声渐消,

多情却被无情恼

第二天一走进教室,发现几乎全班女生都在窃窃私语。刚坐下来,李纯纯就鬼鬼祟祟地拉住她:“刚刚快递公司给何野送来了一缸金鱼耶!还说是我们班一个女生送的,大家都在猜是谁呢,你说呢?”“我怎么知道……”麦琪胡乱敷衍着,满脑子只想着何野收到金鱼时是什么反应。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麦琪走出教学楼,忽然眼睛一亮,原来何野正在操场打球。哇,原来他的球打得和他的人一样漂亮。麦琪躲在花台后面,全神贯注地看着何野在操场上奔跑跳跃的样子,看着天空从珍珠色变成了钴蓝,有安详的鸟儿轻轻飞过头顶,此时此地,在时间的博物馆里,凝结成丰美欲滴的琥珀。

等到天几乎完全黑下来,何野才背起书包,和其他人说说笑笑地走出校门。麦琪慢吞吞地从花台后面走出来,路过篮球架的时候,她猛然发现,那缸金鱼被何野忘那里了。也许,对他而言,这只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东西,连丢了也根本想不起来。红色的金鱼寂寞无辜地畅泳,玻璃缸闪着淡蓝色清幽的光。麦琪不知道她的眼泪是不是进了鱼缸,反正水面忽然荡起波纹,昏黄的路灯碎在里面,还听得见清脆的声音。

“亲爱的麦琪,你很聪明,你很勇敢……”日记本里,麦琪反复地写着这句话鼓励自己,可心还是像泡进了柠檬水里,又酸又涨。她翻遍了自己最喜欢的《唐诗三百首》和《全宋词》,并没有哪个句子能够形容她的心情。如果自己也能写诗写词,该写下些什么来纪念16岁呢?也许一生再不会有的,喜欢与哀愁,梦想与失落。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

那缸金鱼很快就被所有人忘记,而何野依然是女生们话题的中心。“喂,你看你看,何野又来我们班找许安妮了。”李纯纯一脸八卦地拍拍麦琪。麦琪抬起头,果然看见何野抱着手臂,斜斜地倚着门框,温柔地看着小鸟一样欢快地跑出去的许安妮。惨白的日光灯凉凉地照下来,人声嘈杂。有人走来走去,有人碰翻水杯,麦琪觉得有点冷。

现在放学,麦琪不会再跟着何野了,因为他改骑自行车了。而后座上,每次都坐着许安妮。许安妮真漂亮啊,瘦瘦高高的,穿着淑女屋连衣裙,真像一个公主。他们两个简直可以去演偶像剧了。就在这时,她遇见了邻居张晓伟。“嗨,麦琪,干什么呢?”麦琪努努嘴,用力地踢着脚下的石子。“何野真幸福啊,有许安妮这么好看的女生送金鱼给他……”“什么?!”麦琪大叫一声,恶狠狠地瞪着张晓伟。“你怎么知道是许安妮送的?!”“因为……”张晓伟吓了一大跳,怯生生地说:“何野觉得高一(2)班的女生里,就是许安妮最漂亮了,结果一问,许安妮果然承认了……”一瞬间天旋地转,麦琪顿时感觉她被全世界背叛了。

跌跌撞撞地回到家里,麦琪整晚都在思考,应该如何拆穿许安妮,如何告诉何野真相呢?就像电视剧里演的一样,最先和男主角好的肯定都是女配角,而女主角,总是要最后才会修成正果的。可是冷静下来,她又开始犹豫,这样做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不知道多年以后,长大以后的我会不会嘲笑今天的自己。麦琪小心地想,想了又想。

流光容易把人抛,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这个学期没结束,何野就转学走了。据说是父母认为他的成绩实在是太差了。后来女生们换了话题,渐渐忘记了这个人,就像他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是的,就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李纯纯都不知道麦琪曾经那样地喜欢过何野,那样幼稚而疯狂地送过一缸傻乎乎的金鱼。只有麦琪还是会常常想起他来,抬头愣愣地看着天空。

日子就这样缓缓地过去。

偶然会觉得疑惑。想起知道真相那晚,自己怎么也睡不着,就忍不住钻进了妈妈的被窝,把一切都告诉了她。“何野原来这么浅薄,看人只看外表……”妈妈抚摸着她的头发,温柔地问:“那么你喜欢何野什么呢?”麦琪一下子愣住了。自己喜欢的,不也正是那个清晨,站在阳光里,那个炫目漂亮的少年吗?可是自己又了解他多少呢?“年轻的时候,喜欢一个人总是盲目的。这会让你的坚持也显得有点盲目。这个道理,不是妈妈告诉你的。以后,会由其他的什么来告诉你。”

直到有一天,她读到这个叫蒋捷的南宋词人写的句子,眼泪就忽然掉下来了。电光火石间,她才明白,原来妈妈说的“其他的什么”是指时间。那延绵不绝的,最神秘的,最让人信服的,时间。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她庆幸那时自己终于什么也没有说。

而那些为青春写下美丽字句的,那些遥远时代的诗人、词人们,肯定,也是这样长大的吧。

(郭文亮摘自《少男少女》2007年第4期,邹晓萍图)

(作者:欧晓鸥 字数:3606)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