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等待的小蓓蕾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1宝月一直有点郁闷,因为大学生活并非从前想象和期待中的那么美好和快乐。宿舍里的女孩子渐渐地恋爱了。宝月是有一点羡慕的。她偷偷藏面镜子在包里,趁无人时便拿出来迅速地照一照。每照一次,心里的沮丧便要多上几分。小时

1

宝月一直有点郁闷,因为大学生活并非从前想象和期待中的那么美好和快乐。

宿舍里的女孩子渐渐地恋爱了。宝月是有一点羡慕的。她偷偷藏面镜子在包里,趁无人时便拿出来迅速地照一照。每照一次,心里的沮丧便要多上几分。小时候看过的童话印象仍然深刻,她以为她也会像那只丑小鸭,来年便会变成美丽的白天鹅。陈扬名说过的,女孩子嘛,要么漂亮一点,要不然呢,就丑得特别一点,最怕你这样的普通啦。见过多少次也记不住。

宝月讨厌扬名,因为他说话总是那么一针见血。就算是扬名,所谓的老乡啊,也不知一块儿吃了多少餐饭,才勉强记住了她叫张宝月。

宝月惆怅了。这样下去不行啊,花样年华可是稍纵即逝的。她跑去校园论坛的杂谈版块发帖,大张旗鼓地宣扬,我的男朋友,第一,他要很爱很爱我;第二,他要有好看的眼睛;第三,他要高,要瘦;第四,他要乖,我要他往东,他不会往西;第五,他的字写得好,唱歌还很好听。

帖子好热啊,一天之内就有了近200个回复。当然内容千篇一律,楼主的要求这么高,想必是位美女吧,不如贴张照片来瞧瞧。当然也有人私下里留言,问Q号问MSN。于是,宝月的网友陡然间就多如牛毛了。

宝月有点得意。但是陈扬名很肯定地说,张宝月你疯了。是的是的,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可是谁规定了普通女孩不可以对爱情提要求,不可以幻想爱情?

宝月蹬着小黑靴子走掉了。已经8点10分了,有一个网友说好了要在实验楼前碰个面。宝月今天特意穿了非常漂亮的小短裙,希望那个男孩,会因为她漂亮的小腿而忽略了她平庸的面孔。

宝月小跑起来,第一次见面不应该迟到吧。她气喘吁吁地抵达实验楼前,非常礼貌地对男孩子说了声对不起。男孩有点吃惊地看着她,半晌才说,不要紧。

才聊了不到五分钟,他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来,说,嗯,好,我马上过来。然后转过头来对她说,不好意思哦,我有事要先走。

他就这样子走了。宝月怅惘地看着他的背影,他有两个条件都符合她的要求呢,只是他忘了问她,她姓什么叫什么。

宝月往回走,一脚踢飞了路边的小石子,自己的脚倒被硌着了。她蹲下身子,无声地哭了。

2

宝月后来知道了,那男孩叫顾北,是杂谈的版主。校园里的风云人物。那么,他至少有三个条件是符合她的要求了。

宝月立刻就原谅了他。这么优秀的一个男孩,是可以轻慢普通女孩的。但她数度在梦里见到他,那一夜他看到她时失望的表情。她深知那一个电话,一定是他事先和朋友约好的,假如见面不尽如意,他好趁机撤退。

偶尔他们在校园里碰上,他会礼貌地冲她点一点头,宝月便觉得很安慰了。心事渐渐地长在了心底,黄昏时她会散步到球场,看男生们打篮球,看顾北矫健的身影,漂亮得像只鹰。回过头她在原来的帖子上增加了第六条——他甚至打得一手漂亮的篮球!

立刻就有人八卦起来,矛头直指向顾北。连扬名也跑来问,我的天,你没搞错吧,人家顾北有女朋友啦。

绯闻越传越凶,开始有人恶作剧地把宝月和顾北扯在一起,要求宝月露相的呼声越来越高。突然有个叫顾北的ID上来进行了一番义正辞严的表白,说自己与楼主毫无关系,并话中有话地说了,楼主是根很不自量力的小草。

这个回帖把宝月打蒙了。她怎么也没想到顾北会这么直接地作出了回应。帖子再度热起来,有人站在宝月这一边,骂起了小白脸类男生,讽刺他们还没发育完全就自以为魅力无穷。站在顾北那一边的就立刻反击道,最怕丑女生作怪!扬名越往下看脸色越阴沉,他狠狠地瞪了宝月一眼,像是这一切完全是宝月咎由自取。

宝月既委屈又伤心。趴在桌子上哇地哭了。

事情还没完,不知道是谁,知道了宝月是发帖人,用手机远远偷拍了宝月的照片,上传到了网上。一时间,关于丑女多作怪的嘘声潮水般涌来。

宝月把自己关在宿舍里,不吃饭不上课。

晚上11点,扬名在楼下叫,张宝月,你出来!宝月闭着眼睛一动不动,扬名继续叫,张宝月张宝月!像是她不出去他今夜决不善罢甘休。

她只好趿着拖鞋下楼去,看到淡淡月光下的扬名,唇角乌青,鼻翼有隐约血迹。她吃惊地问,你怎么了。他恶狠狠地盯着她说,任何一个人都有喜欢别人的权利。你如果真的喜欢就站出来,大声说你喜欢。喜欢了还怕谁说!

宝月呆呆地看着他,老半晌,再次问,你怎么了。扬名伸手抹抹嘴角,说,我跟顾北打了一架。他不应该那样对你。

他说完就转身走了。

3

宝月重新开了张新帖,大大方方地把自己的照片上传了,坦白地讲了自己的心事,她说,请问同学,我这样的普通女生可不可以有梦想?可不可以期待爱情?

宝月一夜之间成了校园名人。众多回帖纷纷对宝月表示支持。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王子公主,更多的是像宝月一样的普通人。普通人当然也有悲欢,当然也该有幻想。许多人给宝月发站内信件,说,宝月,你是好样的!你是最漂亮的小草!有一个人,别出心裁,他说,不,你是尚未盛开的蓓蕾,春风吹起来的时候,你会成为一朵花。

宝月坐在电脑前,哗啦啦地落泪。她迷糊着泪眼给扬名发短信,兄弟,晚上我请你吃麻辣烫。

他们约好在湖边见面。宝月先到,她看到了顾北。他高高的身影站在傍晚的暮色里,还是很帅气。他身边的女生,始终板着脸,两人像是在激烈地争论着什么。宝月情不自禁地走近一点,听到女孩子说,你烦不烦啊,你别再来找我啦。

顾北的表情很忧伤,宝月突然替他难过了。她果断地走上前,挽住了顾北的胳膊,亮晶晶的眼睛注视着他,顾北,不是说好一起吃饭的吗,可以走了吗?

男女主角都愣住了。顾北眼神复杂地盯着宝月,女孩子重重地哼了一声,掉头就走。

顾北说,一块儿吃饭,可以走了吗?他目光含笑,语气轻松。

宝月怔住了。一瞥眼间,她看到扬名站在不远处,冲她做了个胜利的手势。扬名转身走掉了,湖边的风有点大,把他的头发吹得飞扬起来,宝月第一次发现,扬名的背影其实很好看。

他们去吃麻辣烫。顾北细心地询问她吃不吃得了辣,爱不爱吃鱼,喜欢白菜还是豆腐。

宝月悄悄把手捂在胸口,诧异了,为什么心跳没有加快?为什么筷子没有慌张地掉到地上?

顾北细心地问,怎么了,不舒服吗?他笑一笑,说,那个顾北,不是我。是我的一个朋友。我跟他提过你。不好意思,真对不起。

宝月嘘了口气,这个解释,如果再早一点,早一点出现在论坛上,一切便该不同了吧。如今到了不需要的时候,好像并无一丝意义了。

宝月突然间就明白了,一直以来,都是别人说她喜欢他,她也以为自己喜欢他。可是原来,并非如此啊。

她记起那一天,她看到扬名说,不,你是尚未盛开的蓓蕾,春风吹起来的时候,你会成为一朵花。扬名一直以为她应该不会知道吧,那个ID其实是他。他们一起去网吧,他就坐在她身边,注册一个新ID,到论坛上为她打气撑腰。她假装不知道。而他也真的以为,她不知道。

他好像一个条件也不符合她的要求呀。他也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男生,还喜欢跟她争争吵吵,如果叫他往东他一定要往西。可原来不知不觉,她记得的,全是他的好。

4

宝月跑到扬名的楼下,站在树下大声叫,陈扬名陈扬名。有门打开,有人走出来,有人低声说话。宝月还是叫,陈扬名陈扬名!

扬名趿着拖鞋跑下楼来,穿着背心大裤衩,形象好差。他瞪着眼睛,张宝月,你发什么神经啊!

宝月说,扬名你说,春风什么时候会吹来?

扬名怔了怔。

夜色温柔得像片湖水,缓缓地淌过心底。扬名说,傻瓜。

宝月皱皱眉,说,你长得不够高啊,又不够瘦,眼睛也不太好看,写字乱七八糟的,不会唱歌,不会打篮球。

扬名说,可是我会很爱很爱你呀。我很乖,你要我往东我就往东,你要我往西我就往西。

宝月温和地说,陈扬名,你真恶心。

于是这天夜里,春风拂过,小蓓蕾开成了美丽的花朵。

(司志政摘自《漂流瓶》2007年2月下半月刊,侯海波图)

(作者:童馨儿 字数:3620)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