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俐:我对自己的人生特满意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1987年,《红高梁》开启了年仅22岁的巩俐漫长的银幕演艺生涯。光芒四射的20年过去了,时间将巩俐塑造得如此成熟,如此自信,这份成熟,这份自信,也许是今天巩俐身上最富魅力的地方。对于我喜欢的工作,我都会全力以赴记者:从去

1987年,《红高梁》开启了年仅22岁的巩俐漫长的银幕演艺生涯。光芒四射的20年过去了,时间将巩俐塑造得如此成熟,如此自信,这份成熟,这份自信,也许是今天巩俐身上最富魅力的地方。

对于我喜欢的工作,

我都会全力以赴

记者:从去年至今,你分别在《艺伎回忆录》、《迈阿密风云》、《沉默的羔羊前传——少年汉尼拔》、《满城尽带黄金甲》几部戏中塑造了差距极大的角色。这么短的时间里,角色变化如此之大,你喜欢挑战吗?

巩俐:对于我喜欢的工作,我都会全力以赴。接一个角色时,我一定要有比较长的准备,不会随便应付。拍《艺伎回忆录》时,为了了解日本文化,我花了一个半月体验生活,5个月拍摄,后来真的感觉自己变得有点疯狂;拍《迈阿密风云》,花了3个月体验生活。至于《黄金甲》,开机还有三四个月,皇后这个角色已经在我脑子里逐渐成型。如果等拍完《迈阿密风云》后才去了解人物,那肯定来不及。

我很“佩服”有些演员,今天接了剧本,下周就能演,演得还特别像。我觉得这很厉害,我不行。我一定要一点一点过戏,要问导演很多问题,弄明白来龙去脉,然后再回去琢磨,想完了还要跟导演再谈,翻来覆去好几次。

记者:与张艺谋合作,你扮演的很多角色都带有悲剧色彩,与一些国际导演合作,比如《艺伎回忆录》、《迈阿密风云》,你的角色也是悲剧性的。是因为你身上有悲情的影子,让这些导演找到了你,还是在你挑角色时,悲剧性的角色更打动你?

巩俐:我觉得不能有这样一个先见。我是一个演员,我没有说一定要演悲剧,或者一定要演喜剧。我只是觉得这个人物很丰富,是一个最丰富的、最多面的、最可以让演员去发挥的角色。如果你看《迈阿密风云》,你可以记住伊莎贝拉;如果你看《艺伎回忆录》,你可以记住初桃,是因为她们身上不只有女性共有的特质,还有很多自己的个性。不管是悲剧还是喜剧,一个角色的丰满是很重要的,一个白纸一样的角色,哪个演员都不会愿意去演。

记者:你说过“我可以用时间来等待,等待好的剧本”。一个女演员的艺术生命很有限,经得起等待吗?

巩俐:我也没有等待。我的个性就是这样,没有好东西我就不做,我不愿意浪费我的精力。再说这就是一个职业,你别看得那么重。就像你是一个记者,我是一个演员,除了工作内容不一样,什么东西都一样。一个专业演员,你不会想那么多,想太多的话,你就不是一个专业演员。

生在一个充满爱的家庭,

人会变得乐观和坚强

记者:听说这次你回北京,是因为妈妈身体不好?

巩俐:她82岁了,身体一直不好。我妈一直住在济宁一家医院,因为那个医院对所有病人都非常好。这3年拍戏比较多,有空就回济宁陪我妈。我都跟她住一块儿,住医院里边。

记者:父母在哪儿,哪儿就是家了。

巩俐:对对,我在医院里,就像在家里一样走来走去。我觉得不管怎么样,有父母是很幸福的。

记者:在外这么多年,还会想家,想妈妈吗?

巩俐:因为我妈身体不好,所以老惦记。如果不出国的话,我每天打一个电话;出国的话,因为有时差,可能会两三天打一个电话。我妈脑血栓3年了,身体不能动。我爸去世十几年了,妈妈一个人,老人很孤独,就我哥哥一直陪着……没法说了,一说就……(沉默,仰起头靠在椅子上)

我爸在的时候,我就一直拍戏。那时想我爸和我妈他们俩在一块儿呢,他们能互相照顾,而且哥哥们也在身边。突然我爸有病,走得很快……那时候我也没有感受到,因为年纪小,那是1993年……现在就不一样了,就觉得有时间一定回来,再不能让自己后悔了。

记者:很多东西,比如亲情,是名利不能替代的。

巩俐:对对。有时候,人会需要一些社会地位,希望跟这个社会有结合。但是你要因为这些忽略了亲人,最后,后悔都来不及。

记者:静下来的时候,会怀疑你为之奋斗的事业吗?

巩俐:没有。我觉得很开心,因为我喜欢这个工作。我觉得我的选择都是对的,没什么好后悔的,只是我一定要陪陪我的家人。我爸爸我就陪少了,我爸突然得肝腹水,走得挺突然。我爸爸一给我打电话就问我,“你什么时候回来,你不回来啊,不回来就不回来呗。”其实,他还是想让我回来。我爸去世的时候,我在戛纳,回不来。想起这些,很难受。

记者:你取得那么多成绩,家人都为你感到骄傲吧?

巩俐:我的家人无所谓。我妈妈只是很高兴,“巩俐你靠自己去奋斗,去工作,我们也帮不了什么忙。”哥哥们觉得,“她就是我们的妹妹,她有没有名,跟我们也没什么关系。”从来没有说我妹妹怎么样,从来没有表扬过我,我妈妈也没有表扬过我。

记者:你幸福吗?

巩俐:我挺幸福的。我不喜欢压力,也不喜欢去争什么。我很感谢爸妈给我这样一个性格。我爸妈都是大学老师,从小就对我们说,要爱护所有有生命的东西,所以我们家里人都喜欢动物。我们家那时候房子特别小,但我照样养过鸡,养过鱼、猫、狗,还养过兔子。生在一个充满爱的家庭,人会变得乐观和坚强。

记者:这样的道理,是你这些年才体会到的吗?

巩俐:年轻时也没想过,但是过了这些年,你注意到身边很多人的生生死死、打打闹闹。看了以后,就觉得有什么了不起的事就那么过不去呢?我觉得,人应该永远快快乐乐的。你自己快乐,也会给别人带来快乐。享受一切吧。

我对自己的人生特满意

记者:到现在为止,你满意自己的人生吗?

巩俐:特满意。没有什么不满意的,有快乐,有悲伤,把身体弄好一点儿。我没有什么特别的志向、理想什么的,那样会很累。你做一件事情,你就认真去做,做到最好,对得起自己,就行了,不需要去对得起别人。

记者:你觉得什么时候是女人最美好的时光?

巩俐:所有的时光。从生下来,女人就是很漂亮的,就是很美的,所有的女人都应该很自信。

记者:你一直很自信吗?

巩俐:我没有不自信过,什么叫不自信?

记者:你是大大咧咧的人?

巩俐:我的好朋友都这么认为。我一出国她们就会问什么时候回来,我也愿意跟我的朋友在一块儿聚,可能有磁场吧。我的朋友愿意跟我在一块儿,可能就是没有压力,挺轻松。

记者:你在家做饭吗?

巩俐:做呀。反正就是北方菜,拌凉菜,做汤。我觉得挺好吃的。我什么都会做,因为从小家里人就是谁回来早,谁准备饭菜。休闲的时间,我就在家里做做饭,看看书,看看片子。我不经常逛街。

记者:听说你字写得很好?

巩俐:对,从小家里教育就是这样。我喜欢那种老式的方法,我觉得你看一封手写的信,可能跟你看E-mail不太一样。除了那些字,你还可以画个东西在信上,纸质的东西是有感情在内的。

记者:现在的你,和刚出道时的你相比,有什么变化?

巩俐:人可能更加开阔了。那个时候还在上大学,现在在世界上走了这么一圈,工作过了,也接触过人了,可能想得更通了。什么东西是你要的,什么东西最重要,你更明确了。以前已经很明确,现在更明确了。

记者:你会设计未来吗?

巩俐:我觉得一个很聪明的人,不要去设计他的未来。如果我设计好一个目标,达到这个目标以后我怎么办?所以我的目标永远是无止境的,我没有目标。

记者:这样会快乐很多。

巩俐:我就很快乐。我的生活习惯也很正常。除了工作,这个行业跟我没有太多关系,我也没有什么夜生活,从来没有。

记者:你将自己的完整性保护得很好?

巩俐:我不会随便去耗费自己。比如说,偶尔我们会在一块儿吃饭聊天,顶多夜里十一二点就回去了。聊天也是聊一些比较有意思的话题。(我必须保证)在需要能量的时候—家里需要我的时候,或是妈妈需要我去医院陪床的时候,我可以有精力去做这些事情。什么戏都拍,什么场合都出席,什么事情都做的话,爆发力、新鲜感真的会逐渐削弱。所以我从来不出席这些场合。

(刘俊摘自《南方人物周刊》2007年第2期,本刊有删节)

(作者:易立竞 字数:3608)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