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兵的圣诞礼物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去年圣诞节前夕,我和妻子及三个孩子游历法国。一次,从巴黎到尼斯去。一连五天事事不顺,下榻的旅店勒索敲诈,租来的汽车又出了毛病,令人懊丧。圣诞之夜,我们住进了一家又脏又暗的小旅店,心中早无欢度圣诞节的兴致。天气寒

去年圣诞节前夕,我和妻子及三个孩子游历法国。一次,从巴黎到尼斯去。一连五天事事不顺,下榻的旅店勒索敲诈,租来的汽车又出了毛病,令人懊丧。圣诞之夜,我们住进了一家又脏又暗的小旅店,心中早无欢度圣诞节的兴致。

天气寒冷,淫雨绵绵,我们出外就餐,走进一家装潢草率、毫无生气的小饭铺。铺内油腻味特别重,只有五张饭桌,一对德国夫妇,两家法国人,还有一个没带伙伴的美国水兵。角落里坐着一位钢琴手,无精打采地弹奏着一首圣诞乐曲。

我心灰意懒,情绪低落,实在不愿再上他处了。环顾四周,发现其他顾客也都沉默地吃着饭,只有那位美国水兵似乎心境特佳,他一边用餐,一边写信,脸上露出笑意。

妻子用法语订了饭菜,可端上来的却是另外的东西,我责备妻子,她抽抽搭搭地呜咽起来,孩子们站在妈妈一边护着她。我真是心乱极了。

坐在我左边的那一家法国人,做父亲的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动于打了小孩子,小孩开始嚎啕大哭;右面,德国女人训斥起她的丈夫来。

这时,一股毫无清新之意,令人生厌的冷空气涌进屋内,大家不约而同地抬起了头——正门走进一个上了年纪的法国卖花女,她身穿一件旧外衣;水淋淋的,一双破烂的鞋子也湿透了。她挎着一旦花,从一张饭桌挪向另一张饭桌。

“买花吗,先生?只要一法郎。”

众人无动于衷。卖花女疲惫地坐在美国水兵和我们之间的桌子旁,朝店员喊道:“来一碗汤!整个下午连一束花也没卖出去。”她又声音嘶哑地向钢琴手抱怨,“约瑟夫,圣诞前夕喝汤,你说是啥滋味?”

钢琴手指指空荡荡的钱匣子。

年轻的水兵用完了餐,起身准备离开。他穿好衣服,走到卖花女的桌旁。

“圣诞快乐!”他微笑着挑出两束胸花,“多少钱?”

“两法郎,先生。”

水兵将其中一束小巧的胸花压平,夹在写完的信中,然后交给卖花女一张20法郎的钞票。

“我没零钱,找不开,先生!”她说:“我跟店里的伙计先借一点儿。”

“不必了,夫人。”水兵俯身亲吻丁一下她那苍老的面容,“这是我赠送给您的圣诞礼物。”

接着,他直起身,将另一束胸花拿在胸前,来到我们桌旁,“先生!”他对我说,“我可以将这些花献给您漂亮的女儿吗?”

他迅速将花递给我的妻子,祝愿我们圣诞快乐后便离开了店铺。

在座的每一个人都中止了用餐,望着水兵,寂静无声。转眼间,圣诞节的气氛像爆竹一样在店内骤然作响。年老的卖花女跳起来,挥动20法郎,蹒跚地走到屋子中央,欢快起舞,并冲着钢琴手嚷嚷:“约瑟夫,我的圣诞礼物!另一半归你,你也可以痛痛快快吃一顿了!”

约瑟夫急速弹奏《开明国王温西斯丽思》,他的十指魔术般地按着琴键,脑袋伴随节奏晃动不止。

我妻子不失时机,随着音乐挥舞肭花。她热泪盈眶,容光焕发,仿佛年轻TZ0岁。她开始歌唱,三个孩儿也与妈妈一道,纵情高歌。

“妙;太妙了!”德国人大声叫喊,他们跳到椅子上,唱开?德国歌曲;店员搂抱着卖花女,摆动臂膀,用法语一展歌喉;动手揍孩子的那个法国人用餐叉敲击酒瓶打拍子,他的小孩骑在爸爸的膝上,咿咿呀呀;德国人为第一位顾客订了酒井亲自送上前来,与大家紧紧拥抱;另一家法国人要米香槟,逐桌敬酒,亲吻大家的双颊。店主开始高唱《第一个圣诞节》。我们都放开歌喉,一半人还哭了。

行人从街上拥入店内,许多人都无法入座。大家和着圣诞颂歌的节拍手舞足蹈,墙壁也随着振动。

在这个装饰简陋的饭铺内,一个原本让人沮丧的夜晚变成了最好的圣诞之夜。我们能拥有这样的轻历,完全是因为遇见一位心灵中圣诞情意不灭的年轻水兵;他把我们因恼怒和失望而压抑着的爱情与欢乐释放了出来。他赠予了我们这个圣诞节!

(陈建豪摘自《美文共赏》,吉林人民出版社)
(作者:[美]威廉·里德洛 字数:1640)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