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的花朵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16岁的时候,我喜欢一个叫凌青的男孩儿。他是个英俊的男孩儿。他是老师和家长眼中的坏孩子,打架动刀子,野性十足,学习成绩总是排倒数。可我喜欢他,他的眼神那么动人。只要被他看一眼,女孩子们都会激动半天。那时,不只我一个

16岁的时候,我喜欢一个叫凌青的男孩儿。

他是个英俊的男孩儿。他是老师和家长眼中的坏孩子,打架动刀子,野性十足,学习成绩总是排倒数。可我喜欢他,他的眼神那么动人。只要被他看一眼,女孩子们都会激动半天。那时,不只我一个人喜欢他。也许女孩子天生喜欢坏男孩儿?

我的暗恋如一条长长的青藤,在16岁的花季里伸展着,缠缠绕绕着我的心。

他个子很高,人又瘦,走起路来如一阵风,他爱穿一件红色的衬衣,在足球场上跑的时候,长头发飘起来,我多喜欢他的长头发啊!

老师说他是痞子,这样的人只能是人渣。老师这么说他时我非常难过,我喜欢的男孩子怎么会是人渣?

那时他常和一个很漂亮的女生在一起。那个女生口碑很差,整天穿得妖艳无比。这让我很伤心,我想,凌青是不能和她在一起的,她配不上他。

他们的早恋很快让学校知道了。不久,凌青走了。

我是星期一上课时才发现凌青没有来的。我问同桌,他怎么会没来?

同桌说,你还不知道吗?凌青去了新疆,不是去油田就是去当兵了。

呆了好久,我才觉得眼睛酸酸的。我压抑着自己,不让眼泪流出来。那一堂是数学课,我一点也没有听进去,老师叫我回答问题时我说:啊?下课后,我跑到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放声大哭。凌青,就这样消失在我的视线里了。

三年后,我去北京上大学,开始了自己真正的初恋,爱得缠绵悱恻、轰轰烈烈。五年后,我结婚了,再过两年,有了自己的孩子。只是,我再也没见过凌青,甚至,我忘记了他长什么样子,有时想起,大脑中一片模糊,只记得那件火红的衬衣。

同学聚会时提到他,有人说他还在新疆,有人说他来了北京,还有人说他抢劫进了监狱。这时,我的心总会轻轻地跳,那种微疼的感觉无以诉说,没人知道我暗恋过凌青,甚至,我自己都怀疑:我真的爱过他吗?

直到那天我去街上买菜。乱哄哄的菜市场,小贩们努力地喊着。我对其中一人说,来一斤瘦肉。他给我的肉肥的很多,我说我要瘦一些的,你不能给我太多肥的。

你别太挑肥拣瘦了。他大声地嚷着。

我抬起头来,看到一张变了形的夸张的脸,胖、黑,但眉宇间还是那个凌青。

他穿着很油渍的背心,一条很大很脏的短裤,对过往的行人喊:买肉啦……

有人小声告诉我,别买他的肉,他的猪是没经过检验的。还有,他缺斤少两。我正呆呆地看着他,有点张口结舌。忽然有人说,快,城管来了。他推起车就跑,那半片猪肉在车上晃荡着。

我看着那车离我越来越远,忽然心头涌起一阵阵酸楚,从始至终,他没有看出来我是谁。

而当初那个英俊少年,被光阴雕刻成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市俗、刁蛮,能逃就逃,他没了当年的野性和霸气,多的是小市民的无奈和油滑。

我以为,光阴的花朵必定芬芳;我以为,再见凌青时我还会如少女一般羞涩心动;但此时我才明白,过去的时光,还有那份美好的感情只是印在照片上的青涩,再也不会伸展到今天了。

(罗英摘自《青年心理》2006年第1期)

(作者:佚名 字数:1328)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