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他为你擦车吧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我们驱车去一个朋友家玩。途中,朋友说,她自己轻易是不请人到家里做客的,除非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于是,我们就笑着回答说,那我们是贵客哦。她有些羞涩地说,其实也有我哥哥的原因,因为他自小就是一个哑巴,即便是长大了,心里

我们驱车去一个朋友家玩。途中,朋友说,她自己轻易是不请人到家里做客的,除非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于是,我们就笑着回答说,那我们是贵客哦。

她有些羞涩地说,其实也有我哥哥的原因,因为他自小就是一个哑巴,即便是长大了,心里也很单纯,所以接人待客多少有些不方便。

我们沉默了些许,表示理解,越发觉出朋友对我们的诚意。

她家住在东郊的一个旧居民小区里,房子依然是旧时的红墙瓦房,多少有些厚重的意味。我们去她家之前,她已经电话告诉父母了。于是,到我们出现的时候,家人早已迎了出来。

出来的人中,我看到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穿着一身干净洁白的衬衫,褶皱还未褪去,显然是刚穿上的,清秀的脸上被一种纯净的笑容堆满着。我猜他定然是朋友的哥哥了,但是心里又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英俊的小伙子,怎么会缺少一副响亮的嗓门呢?

接着,我们进屋坐下。刚落座,茶酒饭菜就已经端上来,看来她的父母是掐着时间做的,我看着这满桌热腾腾的饭菜,心里暖烘烘的。于是也立起身来,想请她的家人一起坐下。但她的母亲执意不肯,只留下她的父亲和她,陪我们一起吃饭。于是我们只好遵从主人的意思,安静地坐下来吃饭。但是我心间依然划过一个问号,此刻,她的哥哥在干什么呢?

饭吃到一半,我的手机忽然响了,于是我起身出门去接电话。刚踏到门边,我就呆立住了,因为我忽然看到在停车的空地上,一个穿白衬衫的年轻人正提了一桶水在给我们擦车,那人就是朋友的哥哥。我顿时手足无措起来,哪里有客人忙着吃饭而主人却忙着为客人擦车的道理呢?我立即摁掉刚接通的电话,迈步前去制止他。

可就在这时,我被人一把拉住,转头看时,正是我的朋友。她笑眯眯地把我往家里拉。我提醒她:“那是你哥啊!”

朋友笑着回答说:“是的,没关系,那是他自己去的。”

“这好像有点说不过去吧,怎么能让我们吃饭却让他去给我们擦车呢?”我心中顿时掠过一丝不快。

朋友显然知道我的秉性耿直,于是就笑着小声解释说:“你想我可能去委屈自己的哥哥吗?只是我每次留他在席间招待客人,他都十分尴尬。因为他无从交流,总是感觉自己没用。但是他也是个好客的人,于是就希望能为客人做点什么,比如帮客人打理一下行囊擦一下车什么的,表达自己的热情,也表明自己不是个负累了。所以,请你就让他为你擦次车吧。”

朋友的话音落下,我的心情豁然开朗起来,原来,朋友不让我去制止她哥哥为我们擦车,只是为了在饭桌之外给他一个待客的桌面平台而已。原来这不是一种沉默的遗弃,而恰恰是在巧妙地给他另一种尊重。

这种细心而特殊的安排,顿时让我感动得心潮翻滚。我不禁想到:即便是一个自小就身患残疾的人,只要生活在这个世界里,他也会有自己的思想,他也希望能够得到别人的认可和尊敬,当他不能正常和别人交流的时候,我们就应该给他另一个平台,让他尽情地表达。

吃完饭,我们闲坐了片刻,就迈出门去,准备回城了。这时,她的哥哥早已把我们的车擦得崭新亮洁,一个人微笑着站在车旁,那白色的衬衫早已被黄色的泥土染成一片又一片的淡黄,他看上去像一个贪玩的孩子。我竖起大拇指表扬他。他看着我那由衷的赞赏,心里高兴起来,脸顿时笑成了一朵灿烂的花。

回去的路上,明媚的阳光忽然穿云而出,我想着那张天真灿烂的如花一般盛开的笑脸,忽然又有些恍惚起来,仿佛自己坐上一辆可以返程的时光列车,正奔驰在温暖如春的大路上……

(郁爱萍摘自《辽宁青年》2006年第4期)

(作者:张 翔 字数:1505)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