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蜗牛爱情壳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清菱暗想,他原也比我大不了几岁,怎么就这么成熟老到了呢。想来和这样的人交往是可靠的吧。清菱如小家碧玉安然长大,读了中专,学的服装设计,虽然设计不出什么衣服,可不妨碍她对衣服有独到的理解,也因此在一家女装公司找

清菱暗想,他原也比我大不了几岁,怎么就这么成熟老到了呢。想来和这样的人交往是可靠的吧。

清菱如小家碧玉安然长大,读了中专,学的服装设计,虽然设计不出什么衣服,可不妨碍她对衣服有独到的理解,也因此在一家女装公司找到一份营业员的工作。第一天上班,就发现整个商场都是不到25岁的女孩子,如各色花卉争奇斗妍地开放着。大有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的架势。清菱当然是不示弱的,最是少女时节,怎么打扮都无可挑剔,每天早上,清菱总是在自己可支配的有限金钱中,尽力用好每一分钱,让自己以最佳的状态去工作,去挑战那些女孩子。

清菱每天看着那些女子来来往往,以各色的表情,各式的衣着,异样的神情,在商场里流转。清菱喜欢猜测她们的年龄,她们的职业,她们的心情,她们可支配的购衣金钱。

班上的小姐妹们常说哪个牌子的哪个女孩子,找了一个什么样的男朋友,都为她买了什么,多少多少钱,她也不比我们长得出众,何就找了个好的。我们原就不行?!清菱每每听着,并不插言,一来自己还是新人,二来不搬弄是非,才防自己有一遭打嘴现世。心下想,能找个有钱的,当然好,不但自己日子舒服,也能帮衬着家里,可是哪有那么多有钱的人家等着咱呢?可是小姐妹们有一句话说得对,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还是先把自己打点得山清水秀的才好出去闯世界。

公司的上货部来了个小伙子,长得有点像道明寺,小姐妹们都说,可惜了了,这么副好皮囊,终是个穷货。可是清菱喜欢他的帅气,那么干净的一张脸,笑起来,像寒夜里一杯温暖的茶。他叫陈一男,每次来她们店上货清点时,清菱只要不是特别忙,总是给他搭把手。陈一男,也温暖一笑,并不多言,忙完了,会请店里的小姐妹们吃冰淇淋,问问店里的销售便回去了。大家笑话清菱,你个小蹄子,他一来你就卖手卖脚的,看上他了不成。小心,他比你还穷,这日子你能过?清菱淡然一笑,不过搭把手抬个货,这原该我们做的,你们懒还说别人。再说,天天钱啊钱的,好像你们脑子里除了找男朋友就没别的事了似的。

每到月底,清菱都要回总店报数清点库存,便能见到陈一男。一个月没见,他好像更沉默更瘦了,清菱用眼睛和他打招呼,他便悉数接下,给她发短信,“忙完一起去吃饭?”清菱心里怦怦乱跳,想了一下,回了个“嗯”。干活的时候,查了几次数都不对,盘翻碟的。陈一男用眼角余光看她,害得清菱涨红了脸,没处藏头没处藏脸的。挨到下班,陈一男出了店,清菱在后面远远地跟着。正是九月天气,淡紫色的衬衫,溻在前胸后背。清菱当时懊悔死了,第一次约会就这样灰头土脸的。

陈一男领着清菱到了一家叫灰姑娘的西餐厅,清幽雅静,提供简餐。陈一男点了一份情侣套餐,对清菱说:“这种套餐最优惠,还很好吃,我们来一份吧?”清菱一笑,点点头。每人喝了一小杯红酒。陈一男仔细问了清菱家里的情况,清菱便悉数如实相告。陈一男便说,怪不得你生得这般秀气,原来不沾尘长大的。陈一男不是本地人,来自边县,在这读了自考的大专,不愿回家乡,所学专业会计他又不愿干,便来到这家公司从上货员干起。只来了半年,因为做事勤俭,提为上货部组长。陈一男对清菱说:“这原没什么难的,你以后在店里有什么难事,和我说,说不定我能帮你呢。”又说了些店里的人事纷争,陈一男说:“别学她们瞎争,有些事不值得争,值得争的事,都放不到桌面上来说。”清菱笑着说:“谢谢。你人真好。”暗暗想,他原也比我大不了几岁,怎么就这么成熟老到了呢。想来和这样的人交往是可靠的吧。

陈一男送清菱回家,整颗心落进了蜜罐里。清菱想,这就是追求我吧,只是他不好意思说,我们又在一个单位,我要暗中帮衬他才是。也不要惹事,省得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清菱和陈一男并不经常见面,但常常发短信。清菱不得不办了动感地带短信包月,否则光是短信就要发爆了,不见面,用短信谈情说爱,更是别有一番滋味,见了面不敢说的,在短信里说得有声有色。两个小儿女,就这样谈情说爱起来。

偶尔陈一男会打电话给清菱,告诉她公司清库有些货底子对员工成本价销售,给清菱留了一两件。清菱会感谢他想得周到。公司年节发福利,陈一男都会打车帮她送回家。妈妈也说,虽然这孩子也是苦出身,人倒是不错的,处处看吧,有好的再说,清菱,你可得多几个心眼儿,可别凡事傻实在。清菱心想,我培养的是红筹股,你们都知道什么。

上海总公司要抽调人去帮忙,陈一男报名去。清菱不愿他去,可是陈一男在这件事上也不和她商量,就定了。清菱想想,也好,如果在上海站住脚,把自己接了去,自己不也好起来了吗,所以也欢喜地送了他走,送了一件小小的礼物,是一个羊毛围巾,要用温暖留住他。火车站送行,陈一男紧紧地抱着她,害得清菱透不过气来。这可是他第一次碰自己啊。清菱忍不住流泪,陈一男拍拍她的脸说:“傻孩子,我要回来的。”清菱狠命地点头。

一年后回来,陈一男升任黑龙江片区经理。小姐妹们都私下说,这臭小子真了不得,从个打杂的变成片区经理了,这是怎么忽悠的。难不成是上海哪个女老总看中这小子帅了?可是当了陈一男的面,大家自然是恭敬顺从的。陈一男也没架子,但账、货管理得严丝合缝,以前多多少少的跑冒滴漏也一并截住。但他启动的业务与工资挂钩,真正体现干得多干得好就多赚,虽私下有怨言,可是至少公平。陈一男的威严就这样无形建立起来了。

陈一男把清菱调了店,从卖货最好的店,调到稍差一点的,让清菱的工资一下少了不少。清菱向陈一男撒娇抱怨,陈一男便笑说:“我刚上任,大家知道咱们两个私人关系不错,我要再照顾你,别人不好管,你先委屈一下。”清菱一想,反正以后他赚的钱也都是自己的,吃点亏吃点亏吧。陈一男果然大气,调完店,就私下花了2000块钱买了一件伦敦雾的风衣送她。清菱拿回家给妈妈看,妈妈也笑盈盈地说:“看来这小子还不错,我们清菱还是有眼光的,现在你可得看好了,别让人抢了你的胜利果实。”清菱笑,“谁敢抢?”

又过了一年,清菱想想,前前后后认识陈一男也有4年了。这一年陈一男升了东三省总监,三省跑,现在可以称得上一个真真正正的白领阶层了。看到他的时间越来越少,电话也越来越短,清菱便和陈一男谎称自己爸爸妈妈要见他,让他来家里做客。陈一男说:“现在太忙了,等以后再说吧。”清菱撒娇,“不嘛,不能光工作,咱俩的事也不能总这样模糊着嘛。你要觉得单位不好说,我辞职,反正你现在也能养活得起我了。”陈一男笑说:“你舍得吗?”清菱说:“有什么不舍得的,你好我就好了。怕什么。”清菱果真就辞了职。陈一男帮她找了一家手机厂家做营业员,带着她去商场疯狂购物,清菱乐疯了,从小到大没这样花过钱,享受自己爱的人这样为自己花钱。想想自己也算是有福气的人,一下子选中绩优股,生活无忧,以后在小姐妹中终于可以成为被羡慕的对象了。

带着大包小裹回家,拿给妈妈看,还有买给妈妈爸爸的礼物。妈妈爸爸合不拢嘴。然后陈一男的电话打进来,说:“清菱,我想你误会了,我们并不是恋人,可能我们同事几年我照顾你,你误会了,我一直不忍心说出来,怕你伤心。可是,我怕耽误你,现在不得不说。我家里就我一个独子,父母年纪大了,我并不想在这儿长久停留,我要去上海,上海总公司那边我已经联络好了,可能今年晚些时候就走。清菱,你是个好姑娘,谢谢你这几年一直鼓励我,在我最穷的时候和我做朋友。可是,我们不是同路人。”清菱气得在电话里大喊:“你一直在利用我!你也算个男人!”陈一男在那边沉默了一下,然后慢慢说:“清菱,你不也是因为我有钱才愿意跟着我吗?你和那些女孩子有什么区别?如果说我利用你,你不是也在利用我吗?”清菱气得摔了电话。拿起剪子去剪那些衣服,然后马上停手,人没了,这些衣服还得穿,不能便宜了这个臭小子。哪天到公司闹去,让他别想就此了事!

清菱打定主意,冷静地去洗漱,早早上床睡觉。明天,她有重大的计划。清菱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微笑着说,以前那么纯情,对男人是没用的。只有自己有钱,才是真的。

(谢飞摘自《新青年》2006年第3期)

(作者:青藤茶 字数:3343)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