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透明的镜中看我模糊的脸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像一条孤独中被冻僵的鱼。我看不到我的表情;看不到我丰腴的脸颊是怎样消瘦。我几乎辨认不出来镜中的那个女孩是谁。我的长发是为一个叫木木的男孩子蓄起的。那个叫木木的男孩有一次对我说:妮妮,如果你蓄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像一条孤独中被冻僵的鱼。我看不到我的表情;看不到我丰腴的脸颊是怎样消瘦。我几乎辨认不出来镜中的那个女孩是谁。

我的长发是为一个叫木木的男孩子蓄起的。那个叫木木的男孩有一次对我说: 妮妮,如果你蓄长发会更好看。那年的我头发很短。

后来,我就问木木:飘逸的长发给谁看呢?木木就说,当然是一个叫木木的男孩呀。我就说:你以为你是周润发呀……

那时候我很幸福,我知道有一个男孩在爱我。时至今天我依然在梦中会想起木木以及他说的话。我不知道我对他的怀念会如此之深,它就像屋外的枯藤沿着墙的四壁攀援上升。

我和木木或真或假的爱情开场还没有半年,“夏日女孩”就悄然登场。那时,我不知道“夏日女孩”是谁,只听木木说:“夏日女孩”是他在网上认识的。木木说这句话时,脸很红,口齿也很钝。

那段时间,我看见木木时,木木很瘦。我就问他怎么瘦成这样了,是不是想着“夏日女孩”?木木的脸又很红。看到木水痘瘦的样子,我很恨那个“夏日女孩”。该死的女孩,这么好的男孩被你折磨成这个样。我因此为木木惋惜。木木怎么会为一个不知道珍惜他的女孩这么痴情?我真的很伤心也很后悔。“夏日女孩’就那么好?但我想:“夏日女孩”肯定比我强,否则木木不会移船泊岸,火速恋上“夏日女孩”。我也恨我从前和木木的关系一直很朦胧,我竟没去告诉木木:喜欢我的长发,我就为你蓄一次。其实从那一天开始,我就再也没有剪过一次发。该死的木木竟然看不到!

木木有一天突然告诉我:妮妮,明天我就要去另一个城市,去找我的“夏日女孩”了。那天晚上,我们坐在临江的一家茶坊。木木要了一杯“桂花红”,他为我要了一小碟情人梅。我用牙签数过,那是13颗。13就是我和木木相识的月份数。那时雨斜斜地落在玻璃上,然后沿着玻璃下滑,就像沿着一个人丰腴的脸颊下滑,也有一些雨落在江水上,悄无声息,就像一个人的眼泪,没有人知道它最后在哪处披风吹皱的江水上被吞没,像被谁的唇吸干;我把梅子放进嘴里,酸酸的像我整个季节的心情。

“你的头发长了,真好看。”木木说时依然有些笨拙,

当夜已经很深,我们从茶坊出来。那天并不是情人节,但还是有一些卖花的孩子。手持玫瑰的孩子走到木木的面前,“先生,为你身边漂亮的女孩买一枝花吧!”木木的脸又红了,在浅浅的灯光下羞涩得如一瓣睡莲的叶子。木木把目光投向我,我不敢正视他酌眼神,我只看着头顶上的天空,一片绛蓝。我想拥有这枝玫瑰,但“夏日女孩”就像一块锋刃的刀片插在我和木木之间。偶尔有些人在我的身边穿过,看着我们。木木窘迫得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路人的身影穿过,像在我的生命里划下的一道道暗伤。木木和我,还有一个卖花的孩子,还有深夜……这是多么刻骨铭心的记忆呀!

“小姐都默认了,买一枝吧。”

木木显得很尴尬,再次把目光投向我;我强作幽默:“就算买给‘夏日女孩’的吧,明天也可以去献殷勤呀……”

“那你先替我拿着。”

“夏日女孩’看见了可会吃醋的……”我说。

那个晚上,我虽然手持一枝玫瑰却很忧伤。

20路站台是我和木木分手的地方。木木说:“最后一次送你吧。车来了我再走。”那时我心情忐忑不安,我希望20路车晚点,甚至希望它今夜停开。我多想和木木能够在这个深夜相处得更长,即使多给我1秒钟。然而20路车最后还是无情地来了,缓缓地碾碎了一个女孩的梦。

我惊慌失措地被木木推上了汽车。汽车内除了我再没有一个乘客,末班车几乎只为我而开。贴着玻璃后窗,我看见木木沿着车一直在跑,他的手像一面旗帜在扬动。我还看见他的泪水……那一瞬间,我的泪水也终于冲了出来,没有人能够阻止。这是我对一个最深爱的人今生再也不能拥有的惋惜。

那枝玫瑰一直握在我手上,我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忘记还给木木,木木也忘记了把它要回去。我只看见我的泪水在深夜、在空荡荡前末班车里滑落在玫瑰的花瓣上。

在木木走后的第9天,我夜为玫瑰加水。木木的朋友送给我—封信,他说信是他收拾房子时从纸篓里发现的,信封上写了:妮妮收。就送来了,不知道该不该给你。我迫不及待地撕开信封,读着读着,我就惊呆了。这是一封没有写完的信……

妮妮:

原谅我最后选择离开你,离开我今生的至爱。

我最幸福的日子就是和你在一起相处的那13个月。肾衰竭像无情的杀手,阻止了我的幸福。永失我爱。怕你伤心,我只好虚拟了一个“夏日女孩”。其实”夏日女孩就是你。

还记得那束玫瑰吗?那是我送给你的。现在我走了,妮妮,妮妮,妮妮、妮妮我的“夏日女孩”,你的长发真好看……

至今我都不知道那封信是木木故意留下的,还是木禾想把冀相告诉我,后来又不想让我知道而把它扔进了纸篓?这是二个永远的谜。

在镜中,我看见我的脸渐渐地模糊了,我不知道是我的泪水模糊我的视线,还是冬天的寒气贴上了镜面。在冬天的镜中,我只看见我的脸,像一瓣硕大的玫瑰忧伤的花辫在掀动我长发的风里模糊。

(周玉成摘自《当代青年》2001年第2期)
(作者:妮 妮 字数:2158)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