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兄长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他们是老同学。其实他们仅仅同过一年学。那时她才16岁,随着修铁路的父亲来到了那个山区小镇。小镇上仅有一所中学,他们就成了同学。他当时17岁,生得高高大大。三代工人的儿子,班上的团支部书记。人缘很好。后来他当上了班长。

他们是老同学。

其实他们仅仅同过一年学。那时她才16岁,随着修铁路的父亲来到了那个山区小镇。小镇上仅有一所中学,他们就成了同学。

他当时17岁,生得高高大大。三代工人的儿子,班上的团支部书记。人缘很好。

后来他当上了班长。因为都是班干部,他们就接近了。从表面上看,两人差距挺大。一个是朴实热情的工人的儿子,讲一口浓重的乡音;一个是娇小玲珑的工程师的女儿,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但两人却很谈得来。

每次班干部开会,他总要先问她:今天放学有事吗?如果她说不行,我妈让我早点儿回去。他马上就说:那好,明天吧。

开完会,他也总是问她,你从哪条路回去?她回答说,走小路。那他就陪她走小路,不管绕道多远。

他做这些时,丝毫没有讨好的意味,就像一个兄长对小妹妹。可有一天,他神情颇为严肃地把她单独叫住。教室人空了,他俩站在静悄悄的走廊上,各自靠着一面墙。

“有人说,”他很费劲儿地吐着词,“你和李志强耍朋友。”李志强是学习委员,他们也挺谈得来。

听他问这话,她扑哧一声笑出来。“怎么会?”但她的脸还是红了,毕竟是这样的事。

他似乎松了口气,笑着说:“我想也不会。同学中有议论,我怕对你影响不好。”

于是他们又快快活活谈起别的事来。

以后,他对她仍像兄长一样。她喜欢和他在一起。

后来他们毕业了。

毕业时,她朦朦胧胧地期待着什么,可他什么也没说。

他随着潮流下了乡,成了最后一茬知青;她则跟随父亲离开了那个小镇,搬迁到省城,当上一名话务员。

她主动给他去信。什么都说,连女孩子之间的芥蒂也不放过。他的回信便也淳厚的,鼓励她,开导她。有一次还在信尾补了一行字:你的字写得不如以前了,要注意。

他仍然像个兄长。但她的感情却开始有了一种变化,盼他的信,并期待着某种东西的到来。有一次她借故想搞一个全班影集,问他要照片,他便寄来一张与另两位男生的合影。他说他没有单人照。他在照片的一角朝她微笑着,仍像个兄长。

后来他抽调进镇上的无线电厂当了工人,她则在恢复高考第三年考进了一所大学。

他们继续通信。她谈学校,他谈工厂。她总是多愁善感,秋雨啊,黄昏啊,寻寻觅觅。他却像个乐天派,大大咧咧地告诉她,他们厂产品卖不出去,工资是借钱发的。但每次他都不会忘记提醒她注意身体,注意眼睛,不要熬夜看书。

久而久之,她感到和他可说的话越来越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似乎越来越大了。

于是她不再那么盼他的信。

后来她毕业了,留校当了老师。第二年就结了婚,丈夫是个作家。而他,还在那个小厂,当了副厂长。仍旧单身一人。

慢慢的他也不爱写信了。但年底必寄一张明信片,年初必寄一本挂历。挂历有时是山水,有时是花鸟、人物。

就这样,10年过去了。有时她独自一人静坐默想时,会突然想起他来,不明白他为什么一直不向自己表白,她相信他一直是爱自己的。可是,他真要说了,自己会接受吗?

10年后的一天,他突然来了,出现在她的单身宿舍里。

“你怎么找到这儿来的?”她的学校在郊区,且有一段路不通车。

“问嘛,一路问来的。”他说话依然带着很重的土音,脸上的笑容也是她非常熟悉的。她很感动。因为交通不便,连丈夫都很少来。可他却来了。他仅仅是出差到这个城市。

她看着他洗脸。看着他把烟点上。看着他像大人对孩子那样从提包里给她拿出几盒桃片。

“你简直没变。”他说。

“你变了。”她感叹。

是的,他胡子拉碴,真像个厂长了。一时间,屋里充满了他的声音。他谈工厂,谈产品,谈出差的情况。她几乎插不上话。

忽然他发现了桌上的照片,她和丈夫的合影。他拿起来,仔细看了一下,说:

“他脾气挺好吧?”

“才不呢,”她笑着否认,“比你差远了。我们经常吵架。”

“我不信。”他笑着摇头,“你们处得不错吧?”

“还可以。”她尽量把语气放平淡,他还是听出了她的满足。

晚饭后,她推车送他去汽车站。他说还是走着去吧。他们就一起走。

他的话渐渐少了,有一句无一句的。

“你太弱了,得锻炼一下。”

她点点头。

“今年28了吧?别光顾工作。该……做母亲了。”

她脸红了,还是点点头。

他终于什么也不说了。她就说:“你也别太挑了。你现在当了厂长,最好找个贤妻良母,多关心你照顾你。”

他笑笑。她又谈起中学里的事,谈起那次他们支农劳动在山上迷了路,渴得受不了的时候他找到一眼泉水……

他忽然站住。“你别送了,天太晚了。”

她不肯回去。“没关系,我经常天黑走这条路。”

“不行。”他坚决地说,“连路灯都没有,又没人家。赶快回去。”

她只好站住,伸出手来。“那好吧,咱们在这儿分手。”

他没有握她伸在黑夜里的手,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她刚有些心慌,他就转身走了,走得很急。

一个月后,正是元旦。他又寄来一本挂历。里面全是可爱的孩子。同时附有一信,告诉她准备春节结婚,对方是售货员,人挺好。

信尾又附着一行小字:记住以后夜里不要一个人走那条小路。

她想起他是个挺英俊挺魁梧的男人。但对她来说,他永远是兄长。

(作者:裘山山 字数:2487)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