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希腊人的智慧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葡萄和挡布之赛古希腊画家雷克西斯和帕哈西奥斯是很好的朋友。有一次,对一篇文学作品的评价产生了分歧,两人争得面红耳赤,互不服气,双方约定各作一幅画公开展览,让雅典市民来评判高下。雷克西斯回家精心制作,画出了一幅

葡萄和挡布之赛

古希腊画家雷克西斯和帕哈西奥斯是很好的朋友。有一次,对一篇文学作品的评价产生了分歧,两人争得面红耳赤,互不服气,双方约定各作一幅画公开展览,让雅典市民来评判高下。

雷克西斯回家精心制作,画出了一幅孩子头上顶着一筐葡萄的画。画中的孩子呼之欲出,葡萄也水灵得像刚从藤上摘下似的。他十分满意自己的作品,用挡布遮住画架上的这幅画,前往比赛现场。帕哈西奥斯冥思中忽来奇想,最后也大笔勾勒出了他的参赛作品。

这天,雅典广场挤满观众,当雷克西斯揭开自己画架上的挡布时,惊得赏画的市民不知怎样赞美才好,逼真的画面居然引来数只麻雀,叽叽喳喳去啄画面上那“筐中葡萄”。帕哈西奥斯站在一边默不做声,观众向他高呼:把挡布取下来,让我们看看你的画吧!帕哈西奥斯依然平静地站着不动。雷克西斯也急了,走上前去,当他伸手去扯那块挡布的时候,他怔住了,随即发出由衷的惊叹:“我输了!”原来那块“挡布”正是帕哈西奥斯画出的作品,他不仅胜在逼真上,还胜在精巧的构思上。

胜诉付酬之争

普罗塔哥拉是公元前5世纪古希腊的哲学家和诡辩家。一天,来了一位叫爱瓦特尔的青年要拜他为师学习诉讼和辩护。爱瓦特尔表示一旦完成学业,只要第一次出庭胜诉了,就一定付给老师巨额报酬。看他那副聪明和认真的样子,普罗塔哥拉收下了这名徒弟,并按爱瓦特尔的说法立下了合同。爱瓦特尔伶牙俐齿,辩护能力长进迅速,很快连老师也觉得难以应付。一年满师临别时,老师提醒学生别忘了当年的诺言。爱瓦特尔虽然嘴上答应一切按合同办事,但心里却想赖掉这笔学费,便迟迟拖着不替人打官司。普罗塔哥拉十分生气,向法院提出起诉。他对学生说;如果你在我们的案子中胜诉,按契约你应向我交付学费,如果你败诉,那么也应按法院的判决付给我学费,总之,你非得付学费不可。爱瓦特尔振振有词地回击说,如果我胜诉了,那么根据法院判决我当然不用付钱,如果我败诉,根据合同我也不应付钱,总之,我决不会付钱。

法官也是位聪明人,当他了解到这场纷争的全部经过后,想出了一个更聪明的办法:他先撤销原告的第一次起诉,然后暗示原告提出第二次起诉,再判普氏后一次胜诉。这样,爱瓦特尔也算是赢了第一次诉讼,但最终又输了第二次诉讼。无论是根据合同还是依照法院最终判决,爱瓦特尔都应付出学费。

同一河流之辩

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有句名言:你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赫拉克利特的学生克拉蒂鲁喜欢标新立异,说这句话不对,应当是你连一次也不能踏进同一条河流。他解释说,正如老师所说,世上的事物无时无刻不在流动和变化,不可能有一刻的稳定和静止,那么在你踏进河流的那一瞬,河流已经变成另外一条河流了。所以我们一次踏进去的已不是同一河流了。有人间道:如你所说,就像一幢房子,当你刚看到它那一刻马上就不是原来的房子了,是不是?克拉蒂鲁说,正是。

有位喜剧家觉得这种不可知理论十分可笑,就按照克拉蒂鲁的说法编了一个剧本,并请克拉蒂鲁到场观看首场演出。剧情大致是这样:甲向乙借了一笔款子,并发誓一月后归还。但期限到了却不见甲来还钱,乙找上门来。甲诡辩说,我最近学了一门最美妙的哲学。哲学老师说:一切事物都在瞬间变化,我们连一次也不能踏进同一条河流,因为瞬息变化的河流已不是原先的河了。我向你所借的钱已过了一个月,现在的我早就不是向你借钱和发誓的那个我了,你怎么能找现在的我还给你钱呢?

乙有理难辩十分恼火,就把甲痛打了一顿。为此,甲把乙告到法院。在法庭上,乙对法官说,我知道打人是犯罪的,但是按照原告的理论,一切事物都会马上变成另外的事物,那么打他那个时候的我早已不是现在站在先生面前的我,根据他不肯还钱的同样道理,法律只治先前打人的那个我的罪,此事与现在的我无关。

台下观众哈哈大笑起来,弄得克拉蒂鲁十分难堪。

(刘桂林摘自《知识窗》2001年第6期)
(作者:潘国本 字数:1697)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