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声,响在友谊的台阶处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唐以是个天津女孩,并且和我的名字一起被贴在学生公寓7号楼435室的门上——这足以诱惑我同她结为好友,两年前刚迈进大学校门时我这样想。因为从姐姐那取来的经上说:有个本地朋友,不但可以为你充当逛街时的导游,而且能让自

唐以是个天津女孩,并且和我的名字一起被贴在学生公寓7号楼435室的门上——这足以诱惑我同她结为好友,两年前刚迈进大学校门时我这样想。因为从姐姐那取来的经上说:有个本地朋友,不但可以为你充当逛街时的导游,而且能让自己十天半月改善一下伙食,至于其他诸如锤头钉子之类的小恩小惠更是取之不尽了。

上天保佑,我的阴谋很快得逞了。不过除了以上所列的诸多好处外,我发现唐以确实值得一交。

大一时,唐以便开始为她钟爱的广告设计忙碌着,在大学校园里,这是一条无人喝彩的路——这既与本专业无关,又不会获得综合测评的加分,但她仍坚守着自己的理想。也许是自己不能如此超脱,对她,我竞萌生一种敬佩之情。

大二时,在我忙着把手伸得更长,胡乱地向公开发行的报纸杂志投稿之际,唐以也凭自己出色的业绩在一家广告公司获得兼职。

我俩变得比以前更忙碌了,当宿舍里鼾声、梦呓声四起时,烛光下的我们竟有一丝嫉妒她们。通常,我比唐以睡得还要晚。因为我接受了重任——执掌校记者团采编部,我要安排团里的采访任务,要给实习记者改稿,要参与团内重大事务的决策……总之,一大堆事情等着我去做。宿舍里的电话好像成了我的热线——有时,刚放下电话,铃声又响起,都是找我的。我没有怨言,我享受着这种为自己喜欢的事而忙碌的快乐。

但时间长了,宿舍的人难免会有所表示——如当我细声细气地在午睡时接电话,便会有人猛拉一下被子蒙住头,有人夸张地翻身弄得床吱吱地呻吟。起先,唐以还会站在我这边学着官腔逗大家:“同志们辛苦了,难得我们宿舍出了位校园名人,诸位睡神可要海涵。”——“校园名人”,唐以能这么捧我,我很感激,也许在我眼里,在这样一个充满率性、狂傲的年龄里,有难同当并非难事,有福同享却着实不易。

不过,随着电话频率的增加,唐以也就加入了睡神行列。我理解唐以——换做是我,我能做多好呢饿不想茕茕孑立形影相吊,于是便主动在门边安一部分机。这样,一有电话,我就可以到走廊接了。而且我还请大家记着不要在休息时打电话来。那段时间,我和舍友的关系融洽一些,但唐以对我仍不冷不热。

一个星期一的早晨,我们没课,原本我约了几个记者七点半去校对。出乎意料的是,六点刚过,电话响了。

“是非衣吧?我是蚊子,这期校园学术周专稿的照片不见了。”

“什么?”我几乎是大喊了一声,走廊的寒冷和这个意外的消息已经让我彻底清醒了。

等我放下电话,进屋准备打电话找底片时,迎接我的是唐以的声音:“烦不烦,这是公共场所,你让不让人睡觉了?”

“你也知道这是公共场所,那你昨天晚上瓶瓶罐罐丁零当啷的干什么?”昨晚唐以在赶一个寻呼台的平面设计,今早这一觉对她无异于漫漫冬夜里的温暖。

“不就一次嘛,也好过你整天没完没了地制造噪音!”我感觉唐以好像已经双手叉腰配合她的吼叫了。

“我懒得理你,你自己慢慢喊吧。”我比唐以更珍惜这份友谊,可我还没进化成那种在发脾气前可以从一数到十的入。

打电话时宿舍里一堆声音,大概是在劝唐以。这件事好像这么完了。可从此以后,我和唐以形同路人,偶尔说话也无非是“某某刚才来找过你”、“某某某要你回电话”。何必再伤害对方呢卜—毕竟曾经有过一段那么快乐的时光。有时候,当我又有文章发表但无人分享时,当宿舍里就剩下我和唐以时,哉真想对她说:“算了吧,是我不好!”可怎么开门呢?我是个太自负的人,怎么可能轻易向别人低头?

放寒假了,去车站送我的人群中,第一次没了唐以的身影,不禁一阵惆怅。

除夕晚上,我接到了一个电话。

“过年好,听得出来我是谁吧?你们新疆冷吗?”是唐以——她打错电话了,以为拨的是宿舍里新疆那个:女孩的电话。

“你打错电话了,我不是吴非。”我只能这样说。

“那你是谁?”真是可悲!唐以竟然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我是非衣呀,也祝你新年好!”这是个和好的时机,我不能放过。

“对不起,我看错电话号码了。”我听得出唐以有点紧张。

“没关系。凤凰卫视正在播亚太地区广告大赛颁奖典礼,你应该看看。”我顺着竿子往上爬。

“谢谢,我在《天津青年报》上又见到你的文章了,我爸爸说写得很好。”傻丫头,是你自己觉得吧!——我想。

雨过天晴了。我们又像以前一样互相欣赏、吹捧着对方的作品,一起吃喝玩乐,好像因为那场风雨,我们更加珍惜对方了。

4月1日是愚人节,也是我的生日,又是电话铃把我吵醒,是妈妈打来的。挂了电话准备回来继续会周公时,我突然发现桌子上有一份包装精美的礼物,上面有张卡片——“非衣:HAPPYBI盯HDAY!哈哈,你又老了一岁,岁月无情呀!没关系,还有我可怜你,作为好友我祝你:晚年幸福!

“又及”告诉你个秘密,春节时那个电话是我故意打错的,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还有,暖壶的水我已经帮你打满了——我知道今天早晨你一定会忙着接电话。

“可爱的蚂蚁姐姐于你生命第二十春。”

回过头,从被窝中探出脑袋的唐以一脸坏笑,而我早已感动得满脸是泪。

(吴欢颖摘自《花季雨季》2001年第7期)
(作者:裴 艳 字数:2217)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