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爱很爱自己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说起“爱自己”这个词儿,实在已是老生常谈了。但就我所知,真正、完全、理性地爱自己的人其实并不多,而落实到常常把“就是要宠自己”放在嘴边的女人身上,则更是凤毛麟角——虽然我们知道这严重影响了我们原本应当更加灿烂的人

说起“爱自己”这个词儿,实在已是老生常谈了。但就我所知,真正、完全、理性地爱自己的人其实并不多,而落实到常常把“就是要宠自己”放在嘴边的女人身上,则更是凤毛麟角——虽然我们知道这严重影响了我们原本应当更加灿烂的人生。

关于是不是足够爱自己,你可以试着自问以下几个小问题:洗完澡面对大镜子时,你衷心喜欢自己身体每一部分吗?你喜欢自己的父母以及他们给你取的名字吗?你喜欢自己的才干或学历吗?你喜欢自己刚刚写下的一篇文字、煮好的一盘菜吗?你喜欢自己的气质、谈吐、微笑、习惯性的小动作和打喷嚏的声音吗?

我不能肯定你的答案,但我在采访多位国内外公认的“成功人士”、“标准美女”时(感谢他们的坦诚),得到的答案都“不”、“还好啦”、“已经这样了,能怎么办呢”……大大松一口气(看来不止我一人会如此啊)之余,我更感到深深的悲哀:为什么我们总是擅长“发现”,却不擅长改变?

记得15岁时,有一天,我几乎是悚然地发觉:我左右两边脸颊不一样大小!我用了一下午的时间来照镜子,最后得出的结论还是这样——确确实实不一样大小。整日忙于工作的父母听见我的担忧后,只是随意打量了一眼,嗔句“哪有的事?”就过去了,而作为一件“丢脸”的事儿,我的苦恼是万万不能对别人说的。由此我的忧虑无边无涯,整个青春期过得愁云惨淡,灰头土脸,只能眼巴巴看着同桌满面春风地一把一把收情书。一直到高考前夕,我在书山题海里忙得没有时间照镜子了,才接到平生第一封情书,我忙里偷闲跑到镜子前照了照,好像……也许……似乎……根本没什么问题嘛!从此我喜欢上了“爱自己”的这个游戏。

爱自己不是把自己愣是看成一朵水仙花的纳喀索斯沉溺式的自恋,也与见识有限的老农般知足常乐无关。它既是一种孩童似的天真无心,又带有一种哲人般的知性豁达;既有小女人“喷香水的女人才有前途”的慧黠,又有着“自己并没有那么重要”的襟怀和勇气。总之,就是热爱自己一切与生俱来或亲手打造的东西,并努力发扬光大其中的长处。

说易做难。前几天我为一本杂志拍了组片子,回来后心情坏极了:那天我休息得很不好,跟摄影师的交流又有些生硬……尽管在场有朋友说还不错,焉知那不是在安慰我呢?好在这件事被我的损友阿奇听说了,他笑眯眯道:“对对对,你应当为此悲痛欲绝,因为杂志出来后,有多少人都会看见你的黑眼圈儿,并将深深铭记,没齿难忘!”我被噎得笑起来——作为一名当代都市居民,每天我都会在各种报刊杂志上看见成百上千张各类人等的照片,可真正记住的有几张?即使侥幸记住了,又能记住几天呢?

是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完美的,身为凡人,我的缺陷更是成箩论筐。如果较起真儿来我干脆别活了。所以如今,只要我尚拥有着一颗热爱美好的心,并为此孜孜努力着,我就以为自己是个可爱、幸福的人。——事实上,我的很多朋友正是这么说的。

(作者:画 眉 字数:1206)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