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八卦,偏和陌生人说话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南美洲的一只蝴蝶扇翅膀,可以引发得克萨斯大暴雨和山洪,所谓Butterfly effect。这就是咱们八卦。”怎么样和陌生人说话?男不问收入女不问年龄,寒暄阶段不好切入正题,夸完了长相夸衣服。总不能老拿着天气打哈哈。这个时候,

“南美洲的一只蝴蝶扇翅膀,可以引发得克萨斯大暴雨和山洪,所谓Butterfly effect。这就是咱们八卦。”

怎么样和陌生人说话?男不问收入女不问年龄,寒暄阶段不好切入正题,夸完了长相夸衣服。总不能老拿着天气打哈哈。这个时候,八卦就发挥作用了。锋菲恋没好下场吧,还有菲姐姐那句“男人都是花心的,不如拣个漂亮的”。璩美凤的故事已经被拍成电影啦,主演叫什么来着?身材好好的那个?八卦一下子就拉近了平头百姓的距离。有个客户就对我说:“瞧那个松霞恋,奥运冠军连卢沟桥都不知道,代言雪碧还弄了场脏裤子风波,嗯,我觉得还不如我。”

哦,对了,忘了说明一下,我在深圳做保险,是那种变着法儿要和陌生人说话的Agent。

我这个人很喜欢说话,能和很多人说话。死党都不说那句“不说话也没人把你当哑巴了”,她们说,“不说话你会死啊?”

大学时代,每晚主持寝前会议时就有人开始讨论郭主播将来的工作去向,没人预测出我会做除开娱记(这是校友们公认我最能做好的一项工作)之外的保险。但事实上咱做好了。而且是深圳,这座高速的、把人累到几乎没时间八卦的城市。事实证明做好保险需要八卦。事实也证明与其在办公室看业务定额叹气,不如上街和陌生人说话。

比如我住的小区楼下有个不大不小的干洗店,有一回我把一件三宅一生的衬衫拿去洗。一千多元的翠绿雪纺,最特别的是有着好像人为的褶皱——我一下子爱上那“人为”的创意,这年头故意的就是另类的。去取时店子里的小姑娘给了我惊喜。我看着那件“人为”褶皱被烫平的衬衫,简直反应不过来,只一个劲儿地说:“我那些皱皱呢?到哪里去了?”和小姑娘理论时有人看我“吵架”,当然了,我这个人急起来声音很大。百忙之中我也注意到那个人,穿西服、长得诚恳的先生,他和另一个店员说话时我听见他的口音,本地人。本地人!加上他,还有他们家,这得是多少份保单啊。我马上瞄他几眼,嘿,一把年纪的人,居然夹本《当代歌坛》!马上和他说话:“咦,你也喜欢看?喜欢郑秀文还是孙燕姿?”他有点不好意思:“不是我看的,我哥哥的女儿现在住我们家。”

“哥哥的女儿?初中还是高中?你妈妈照顾她一定很累吧?现在的小孩子不好管啊。”我几乎忘了我那不见了的皱皱,就这样和他说话。皱皱还原,他答应跟我签一份他妈妈的保单

本以为这只是和陌生人说话的又一成功案例,没想到过一星期,跟我签过保单的他妈妈找上门来,说:“小郭,你还没结婚吧?有男朋友了吗?”送她出去老太太还在说:“给他打电话吧,我们小彬很听话。”

老太太这次来,弄清了我的底细,湖南长沙人,爸妈都在,爸是工人妈是老师。老太太也很八卦:“你们湖南台的那几个主持人,怎么总是长不大?”同事都在笑:“给他打电话吧,我们小彬很听话。”

我给他打电话,和他吃饭逛街,问他:“是你妈喜欢我呢还是你呀?”顾彬成了我男朋友后这样回答:“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回去的时候我一直想,这个女孩对我有好感吧?她那双眼睛,好像会说话。”

他认定我对他一见钟情,所以那么“真诚地”和他说话。很快他发现这不过是我的惯性和德性,他说:“原本以为自己是宴会上众星捧月的王子,公主只对着我微笑;可现在——”现在怎么啦?现在他发现自己不过是普通大众的一员。他还说:“我发现你只要一说起八卦,眼睛都亮了。”我自己清楚那种唾沫横飞的样子,吞了口水后我说:“南美洲的一只蝴蝶扇翅膀,可以引发得克萨斯大暴雨和山洪,所谓Butterfly effect。这就是咱们八卦。”

恋爱谈一阵子也不新鲜了,还是挣银子来得重要。

2002年公司大换血,来了位三十四五的顶头上司陈小姐,开例会时我听她批评我手下那3个二十出头的MM,批评完了我和MM们吃饭,MM们说:“完了,听说她离过婚,不是拿咱们撒气吧?今后这日子怎么过啊?”我本来在说她们:“别八卦。”一听她离过婚,马上问:“你们怎么知道?哪听来的?”一个MM的老哥认识她前夫,MM说:“没小孩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另一个问我:“你觉得她那样子像不像丁克?”

八卦完回公司,3个月的定额表看得我要抓狂。站起来喝N杯水,一看陈小姐进来,马上像晴雯骂小丫头一样骂手下:“都坐这儿干什么?出去找客户啊!保单不会从天上掉下来!”陈小姐看我一眼,进她办公室。那天晚上和顾彬到他姨妈家吃饭。一听他表妹男朋友做房地产,马上丢了顾彬和未来表妹夫说话。吃完饭我要请表妹夫唱歌,顾彬好容易逮着空子说了句:“人家要去看电影!”表妹夫年轻有为不说他爸还是公司老总啊,要是和他们公司签下长期保单……我兴奋得顾不上看顾彬的脸色,说:“看电影?好啊。《指环王》怎么样?那里面的女一号叫什么来着?莉芙·泰勒。听说是前摇滚歌星的私生女。用了9年的时间哪,新一代玉女才知道谁是她爸爸。”

表妹、表妹夫还有顾彬都看着我。

我接着说:“还有另一位玉女要主演《星战前传Ⅱ》,嗯,就是那个演了《这个杀手不太冷》的娜塔莉·波特曼。那个时候她才14岁。一炮而红啊。和让·雷诺合作,那部片子拍得真是好看。吕克·贝松的代表作就数它了。让·雷诺最近和广末凉子拍了部《绿芥刑警》,我刚看过,不过是《这个杀手不太冷》的2002版。”

表妹、表妹夫还有顾彬都看着我。

回去时顾彬问我:“是不是你们做保险的都这样?”他语气不善。我的男朋友语气不善。我还语气不善呢,做保险这行容易吗?我也看他:“哪样?”他作痛心状:“我们可不可以别这么说话?”“我们应该怎么说话?朗诵、演讲,问答式、访谈式?”就这样和顾彬大吵一架。顾彬说:“话都让你一个人说了。”我承认是这样,可为什么,话都让我一个人说了还是给气得抓狂?

第二天我照样蹭到表妹夫公司去,耗了一天,拉了几份保单。表妹夫说,他们公司的保单要问他爸爸。把情况汇报给陈小姐,陈小姐说有另一家公司在和我们抢,咱得先下手为强。要赴先下手的饭局时顾彬来了,在我楼下。

“你真的这么需要钱吗?”他竟然这样跟我说话。“我可以借给你呀。”这傻瓜,他像他妈妈一样知道我家有个当工人的爸和当老师的妈。可他不知道我老爸成天打牌,已经输掉了房子钱。我打电话回去,说不到三句就听我妈把话题说回到爸和房子钱。

我那五十过几的老妈有次哭着说她要来深圳找我,她要和爸离婚,这日子她过够了。我当然告诉她现在还不能来,因为我还没有房子,和别人合租的小单元已经乱七八糟。死党琪成天说那你就结婚吧,我笑,结婚了就包治百病?就说顾彬他们,也不过是普通的深圳人家。在这个物质的城市里,没有一定的物质基础,结婚不是讲笑话?工作饭局吃得并不尽欢,说实在对方公司开出的条件比我们好。喝了点酒的我一时嘴快,我说:“我们也可以的。”

陈小姐看了看我。没说什么。

第二天我被叫进总经理办公室,听她说身为一个资深经纪,有些话不可以乱说,尤其在有上司在场的时刻。我承认我是说错了话,可是,有必要这么张扬吗?她怎么就忘了那几杯酒是谁帮她挡的?她为什么要这样针对我?一气之下跑去找顾彬,问他,她为什么要这样针对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顾彬不肯和我一起骂陈小姐:“你平时有什么说错话的地方吗?”我说没有啊。也许真像我手下那几个MM说的,三十四五的女人不喜欢二十五六的,二十五六的比她漂亮,比她身材好。

顾彬听我发牢骚。半晌才说:“设想一下,如果有那么一天,你三十四五了,手下有那么一批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孩子,个个比你年轻,比你漂亮,比你身材好,你会怎么办?”我呆住。顾彬又说:“再说了,你们那几个女生,个个八卦,也许得罪了人家都不知道。”

我八卦吗?哈。

再次去找表妹夫,我在他爸办公室门口等了整整3个小时。约好时间跟陈小姐汇报,和陈小姐做功课时为她倒来一杯绿茶,说:“我这个人平时大大咧咧,说话不经大脑,有什么不对之处,还请师姐多多指教。”做足功课再去谈,听陈小姐丝丝入扣说服:“按中国传统的看法,做保险不过是以防万一,我们公司的后期工作不用我多说,相信您也了解过。如果说花钱买放心,为什么不买个更放心的?”

单子就这样签了。回程时陈小姐说:“晚上去喝酒?有没有空应酬我?”我说:“好啊,什么时候再请我去钱柜唱歌?说不定星探就那样发现我。”陈小姐看着我笑了。过一会儿问我:“你那个男朋友,什么时候结婚?”再说,“能把握的时候,一定要珍惜。”

我也笑,想起那傻瓜不肯和我一起骂陈小姐的“忠厚”,我说:“我这么八卦,不知道他肯不肯娶我。”

2003年联合会杯,我发现这个从不八卦的人把三R的家底都给抖了出来。我说咦,顾大少怎么也八卦了啊?

顾大少怎么回答我:“深圳太容易让人累了。八卦的人至少比较容易快乐吧。”

(作者:郭 葭 字数:3682)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