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上她的眼睛(下)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这天夜里的梦境中, 我看到了她, 穿着太空服在那间小控制舱中, 眼里含泪, 向我伸出手来喊:“快带我出去, 我怕封闭!”我惊醒了, 发现她真在喊我,我是戴着她的眼睛仰躺着睡的。 “请带我出去好吗? 我们去看月亮, 月亮该升起

这天夜里的梦境中, 我看到了她, 穿着太空服在那间小控制舱中, 眼里含泪, 向我伸出手来喊:“快带我出去, 我怕封闭!”我惊醒了, 发现她真在喊我,我是戴着她的眼睛仰躺着睡的。

“请带我出去好吗? 我们去看月亮, 月亮该升起来了!”我脑袋发沉, 迷迷糊糊很不情愿地起了床。到外面后发现月亮真的刚升起来, 草原上的夜雾使它有些发红。月光下的草原也在沉睡, 有无数点萤火虫的幽光在朦朦胧胧的草海上浮动, 仿佛是草原的梦在显形。

我伸了个懒腰, 对着夜空说: “喂, 你是不是从轨道上看到月光照到这里? 告诉我你的飞船的大概方位, 说不定我还能看到呢, 我肯定它是在近地轨道上。”

她没有回答我的话, 而是自己轻轻哼起了一首曲子, 一小段旋律过后, 她说: “这是德彪西的《月光》。”又接着哼下去, 陶醉于其中, 完全忘记了我的存在。《月光》的旋律同月光一起从太空降落到草原上。我想像着太空中的那个娇弱的女孩, 她的上方是银色的月球, 下面是蓝色的地球, 小小的她从中间飞过,把音乐溶入月光……

直到一个小时后我回去躺到床上, 她还在哼着音乐, 那轻柔的乐声一直在我的梦中飘荡着。

不知过了多久, 音乐变成了呼唤, 她又叫醒了我, 还要出去。 “你不是看过月亮了吗?!” 我生气地说。“可现在不一样了, 刚才西边有云的, 现在那些云可能飘过来了, 现在月亮正在云中时隐时现呢, 想想草原上的光和影, 多美啊, 那是另一种音乐了, 求你带我的眼睛出去吧!”

我十分恼火, 但还是出去了。云真的飘过来了, 月亮在云中穿行, 草原上大块的光斑在缓缓浮动, 如同大地深处浮现的远古的记忆。

“你像是来自十八世纪的多愁善感的诗人, 完全不适合这个时代, 更不适合当宇航员。”我对着夜空说, 然后摘下她的眼睛, 挂到旁边一棵红柳的枝上, “你自己看月亮吧, 我真的得睡觉去了, 明天还要赶回航天中心, 继续我那毫无诗意的生活呢。” 她的眼睛中传出了她细细的声音, 我听不清说什么, 径自回去了。

我醒来时天已大亮, 阴云已布满了天空, 草原笼罩在蒙蒙的小雨中。她的眼睛仍挂在红柳枝上, 镜片上蒙上了一层水雾。我小心地擦干镜片, 戴上它。原以为她看了一夜月亮, 现在还在睡觉, 却从眼睛中听到了她低低的抽泣声, 我的心一下子软下来。

“真对不起, 我昨天晚上实在太累了。”

“不, 不是因为你, 呜呜, 天从三点半就阴了, 五点多又下起雨…… ”

“你一夜都没睡?!”

“……呜呜,下起雨, 我, 我看不到日出了, 我好想看草原的日出, 呜呜, 好想看的, 呜……”

我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融化了, 脑海中出现她眼泪汪汪、 小鼻子一抽一抽的样儿, 眼睛竟有些湿润。不得不承认, 在过去的一天一夜里, 她教会了我某种东西, 一种说不清的东西, 像月夜中草原上的光影一样朦胧, 由于它, 以后我眼中的世界与以前会有些不同的。

“草原上总还会有日出的, 以后我一定会再带你的眼睛来, 或者, 带你本人来看, 好吗?”

她不哭了, 突然, 她低声说: “听……”

我没听见什么,但紧张起来。 “这是今天的第一声鸟叫, 雨中也有鸟呢!” 她激动地说,那口气如同听到世纪钟声一样庄严。

落日六号

又回到了灰色的生活和忙碌的工作中, 以上的经历很快就淡忘了。很长时间后, 当我想起洗那些那次旅行时穿的衣服时, 在裤脚上发现了两三颗草籽。同时, 在我的意识深处, 也有一颗小小的种子留了下来。在我孤独寂寞的精神沙漠中, 那颗种子已长出了令人难以察觉的绿芽。虽然是无意识的, 当一天的劳累结束后, 我已能感觉到晚风吹到脸上时那淡淡的诗意, 鸟儿的鸣叫已能引起我的注意, 我甚至黄昏时站在天桥上, 看着夜幕降临城市……世界在我的眼中仍是灰色的, 但星星点点的嫩绿在其中出现, 并在增多。当这种变化发展到让我觉察出来时, 我又想起了她。

也是无意识的, 在闲暇时甚至睡梦中, 她身处的环境常在我的脑海中出现, 那封闭窄小的控制舱, 奇怪的隔热太空服……后来这些东西在我的意识中都隐去了,只有一样东西凸现出来, 这就是那在她头顶上打转的失重的铅笔。终于有一天, 上班时我走进航天中心高大的门厅, 一幅见过无数次的巨大壁画把我吸引住了, 壁画上是从太空中拍摄的蔚蓝色的地球。那支飘浮的铅笔又在我的眼前出现了, 同壁画叠印在一起, 我又听到了她的声音:“我怕封闭……”一道闪电在我的脑海里出现。

除了太空, 还有一个地方会失重!!

我发疯似地跑上楼, 猛砸主任办公室的门, 他不在, 我飞跑到存放眼睛的那个小房间, 他果然在里面, 看着大屏幕。她在大屏幕上, 还在那个封闭的控制舱中, 穿着那件“太空服”, 画面凝固着, 是以前录下来的。“是为了她来的吧。” 主任说, 眼睛还看着屏幕。

“她到底在哪儿?!” 我大声问。 “你可能已经猜到了, 她是‘落日六号’的领航员。”

一切都明白了, 我无力地跌坐在地毯上。

“落日工程”原计划发射十艘飞船, 它们是“落日一号”到“落日十号”, 但计划由于“落日六号”的失事而中断了。“落日工程”是一次标准的探险航行,它的航行程序同航天中心的其他航行几乎一样。 惟一不同的是,“落日”飞船不是飞向太空,而是潜入地球深处。

第一次太空飞行一个半世纪后, 人类开始了向相反方向的探险, “落日”系列地航飞船就是这种探险的首次尝试。

四年前, 我在电视中看到过“落日一号”发射时的情景。那时正是深夜, 吐鲁番盆地的中央出现了一个如太阳般耀眼的火球, 火球的光芒使新疆夜空中的云层变成了绚丽的朝霞。当火球暗下来时, “落日一号”已潜入地层。大地被烧红了一大片, 这片圆形的发着红光的区域中央, 是一个岩浆的湖泊, 白热化的岩浆沸腾着, 激起一根根雪亮的浪柱……那一夜, 远至乌鲁木齐, 都能感到飞船穿过地层时传到大地上的微微振动。

“落日工程”的前五艘飞船都成功地完成了地层航行, 安全返回地面。其中“落日五号”创造了迄今为止人类在地层中航行深度的记录: 海平面下3100公里。“落日六号”不打算突破这个记录。因为据地球物理学家的结论, 在地层3400—3500公里深处, 存在着地幔和地核的交界面, 学术上把它叫做“古腾堡不连续面”,一旦通过这个交界面, 便进入地球的液态铁镍核心, 那里物质密度骤然增大, “落日六号”的设计强度是不允许在如此大的密度中航行的。

“落日六号”的航行开始很顺利, 飞船只用了两个小时便穿过了地表和地幔的交界面——莫霍不连续面, 然后开始了在地幔中三千多公里的漫长航行。宇宙航行是寂寞的, 但宇航员们能看到无垠的太空和壮丽的星群; 而地航飞船上的地航员们, 只能凭感觉触摸飞船周围不断向上移去的高密度物质。有一名地航员回忆: 他们一闭上眼睛,就会看到飞快合拢并压下来的岩浆, 一种地面上的人难以理解的压抑感折磨着地航飞船中的每一个人, 他们都受到这种封闭恐惧症的袭击。

“落日六号” 出色地完成着航行中的各项研究工作。但在飞船航行15小时40分钟时, 警报出现了。从地层雷达的探测中得知, 航行区的物质密度由每立方厘米6.3克猛增到9.5克, 物质成分由硅酸盐类突然变为以铁镍为主的金属, 物质状态也由固态变为液态。尽管“落日六号”当时只到达了2500公里的深度, 目前所有的迹象却冷酷地表明, 他们闯入了地核! 后来得知, 这是地幔中一条通向地核的裂隙, 地核中的高压液态铁镍充满了这条裂隙, 使得在“落日六号”的航线上, 古腾堡不连续面向上延伸了近1000公里! 飞船立刻紧急转向, 企图冲出这条裂隙, 不幸就在这时发生了: 当飞船在远大于设计密度和设计压力的液态铁镍中转向时, 烧熔发动机与主舱结合部断裂, 从“落日六号”用中微子通讯发回的画面中我们看到, 已与船体分离的烧熔发动机在一瞬间被发着暗红光的液态铁镍吞没了。地层飞船的烧熔发动机用超高温射流为飞船切开航行方向的物质, 没有它, 只剩下一台推进发动机的“落日六号”在地层中是寸步难行的。由于液态铁镍对飞船产生的浮力小于它的自重,“落日六号”便向地心沉下去。

现在的地航飞船误入地核, 就如同二十世纪中期的登月飞船偏离月球迷失于外太空, 获救的希望是丝毫不存在的。

好在“落日六号”主舱的船体是可靠的, 船上的中微子通讯系统仍和地面控制中心保持着完好的联系。以后的一年中, “落日六号”航行组坚持工作, 把从地核中得到的大量宝贵资料发送到地面。他们被裹在几千公里厚的物质中, 这里别说空气和生命, 连空间都没有, 周围是温度高达五千度、压力可以把碳在一秒钟内变成金刚石的液态铁镍! 它们密密地挤在“落日六号”的周围, 密得只有中微子才能穿过,“落日六号”是处于一个巨大的炼钢炉中!

沉重的心理压力像毒蛇一样撕裂着“落日六号”地航员们的神经。一天, 船上的地质工程师从睡梦中突然跃起, 竟打开了他所在的密封舱的绝热门! 虽然这只是四道绝热门中的第一道, 但瞬间涌入的热浪立刻把他烧成了一段木炭。指令长在一个密封舱飞快地关上了绝热门, 避免了“落日六号”的彻底毁灭。他自己被严重烧伤, 在写完最后一页航行日志后死去了。

从那以后, 在这个星球的最深处, 在“落日六号”上, 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现在, “落日六号”内部已完全处于失重状态, 飞船已下沉到6800公里深处,那里是地球的最深处,她是第一个到达地心的人。

她在地心的世界是那个活动范围不到10平方米的闷热的控制舱。飞船上有一个中微子传感眼镜, 这个装置使她同地面世界多少保持着一些感性的联系。但飞船里中微子通讯设备的能量很快就要耗尽,现有的能量已不能维持传感眼镜的超高速数据传输,这种联系在三个月前就中断了, 具体时间是在我从草原返回航天中心的飞机上, 当时我已把她的眼睛摘下来放到旅行包中。

那个没有日出的细雨蒙蒙的草原早晨, 竟是她最后看到的地面世界。

后来“落日六号”同地面只能保持着语音和数据通讯,而这个联系也在一天深夜中断了,她被永远孤独地封闭于地心中。

“落日六号”的中子材料外壳足以抵抗地心的巨大压力, 而飞船上的生命循环系统还可以运行五十至八十年,她将在这不到10平方米的地心世界里度过自己的余生。

我不敢想像她同地面世界最后告别的情形, 但主任让我听的录音出乎我的意料。这时来自地心的中微子波束已很弱, 她的声音时断时续, 但这声音很平静。

“……你们发来的最后一份补充建议已经收到, 今后, 我会按照整个研究计划努力工作的。将来, 可能是几代人以后吧, 也许会有地心飞船找到‘落日六号’并同它对接, 有人会再次进入这里, 但愿那时我留下的资料会有用。请你们放心, 我会在这里安排好自己生活的。我现在已适应这里, 不再觉得狭窄和封闭了, 整个世界都围着我呀, 我闭上眼睛就能看见上面的大草原, 还可以清楚地看见每一朵我起了名字的小花呢。再见。”

透明地球

在以后的岁月中,我到过很多地方,每到一处,我都喜欢躺在那里的大地上。我曾经躺在海南岛的海滩上、阿拉斯加的冰雪上、俄罗斯的白桦林中、撒哈拉烫人的沙漠上……每到那个时刻,地球在我脑海中就变得透明了, 在我下面六千多公里深处, 在这巨大的水晶球中心, 我看到了停泊在那里的“落日六号”地航飞船, 感受到了从几千公里深的地球中心传出的她的心跳。我想像着金色的阳光和银色的月光透射到这个星球的中心, 我听到了那里传出的她吟唱的《月光》, 还听到她那轻柔的话音:

“……多美啊, 这又是另一种音乐了……”

有一个想法安慰着我: 不管走到天涯海角,我离她都不会再远了。 (完)

(作者:刘慈欣 字数:5123)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